【靖苏】我欲与君相知 (二)

(一)

 

(二)

一直到被带回王府,被带进萧景琰的书房,手里被塞进热茶,梅长苏都还是懵的。
不得不说萧景琰的行动力实在是太强了,他根本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他抱上了马,一路疾驰回了靖王府。
他要没脸见人了。
好好一个新状元,被当今天子的弟弟、位高权重的王爷、器宇轩昂的将军在众目睽睽之下拦腰抱上马,同乘一骑带回了家。明天会被人传成什么样子?
梅长苏看了看手里的茶杯,又看了看坐在面前一副殷切的模样的萧景琰,心里暗暗紧张起来。
好端端的,这个靖王殿下对他这般热络,难道他也……?
梅长苏又抬头看向萧景琰,却被他满目的柔情吓了一跳,于是又慌慌张张地移开了目光。
难道真的……
萧景琰看着他下意识地捏着袖口摩挲着的手指,心里更软了几分,“你怕冷吗?需不需要火盆?”现在才是十月,天气还不算寒冷,萧景琰却突然作此发问,不知他是想到了什么,眉头都不觉皱了起来。
梅长苏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微微摇头,低声回道:“回殿下,我虽身子比常人弱些,但不算十分怕冷。”
萧景琰松了一口气,又不确定似的,竟直接握住了他的手。梅长苏又是一惊,耳朵迅速泛红。萧景琰摸到对方的手,感觉体温不算低,嗯了一声,放下心来,但并未放开他的手,“是不冷,我就放心了……”梅长苏听着他的自言自语,内心不知怎的竟就平静了下来。他感觉到对方的手心的温度滚烫滚烫的,那热量一路烫到了他的心底,不仅是手,连身子都被他带热了。意识到这一点的梅长苏脸庞发热。萧景琰却没多想,只是觉得手中的感觉温润如玉,他不想放。
萧景琰不说话,不知是在想些什么,梅长苏不敢出声惊扰他,屋里就这样安静下来。一开始梅长苏还能安静地被他握着手,可是这人陷入了思绪当中,想着想着就开始摩挲他的手背,把他摸得手上痒痒的,心里痒痒的,实在是羞死个人了。梅长苏赌气,终于忍不住将手抽了出来。萧景琰这才如梦初醒,看了看梅长苏藏进了袖子里的手,又看了看他的脸,见他微微鼓着脸脸色发红,才知方才自己情不自禁,让人害羞了。萧景琰险些忍不住笑出来,喝了一口水掩饰了嘴角的笑意。
梅长苏见他放下的杯子里装着白水,嘴巴张了张,可又想着他二人才初遇,对方又是王爷,问他是不是不爱喝茶这种问题,万一触了逆鳞就不好了,于是又闭上了嘴巴微微垂下了头。
萧景琰就完全不拘束了,他喝了水,杯子一放就开始发问:“你是何处人士?今年几岁了?家里还有哪些人?”
梅长苏乖乖作答:“我来自江宁广德,今年二十有六,家中尚有双亲健在。”
萧景琰嗯了一声,柔声道:“我的名字你应该听过,叫萧景琰,今年二十有八,家中……”他犹豫了一下,不知该如何说清宫中那庞大而复杂的关系网,便只挑了重要的说,“当今圣上是我的兄长,我的生母便是太后,还有个长公主排行第九,是我和皇长兄的胞妹。”
梅长苏听完朝他伸手行了个简单的礼,弯了弯腰。他知道靖王萧景琰是当今陛下的亲弟弟,他虽贵为王爷,但并未如寻常王宫贵胄那般在京城享乐,他是带领将士们浴血奋战的铁血将军,常年征战在外,守卫边境,保卫家国。虽然他手握重兵,但他的长兄却对他百般信任,二人之间没有任何隔阂与猜忌,兄弟二人肝胆相照,一如寻常百姓家的儿子那般亲厚。如此一脉同气君明臣贤的状况在历代帝王家都是十分罕见的,因此梅长苏心中一直十分敬仰君上,向慕王爷。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王爷竟然就是多年在他梦中流连的那人。
梅长苏仍沉浸在思绪当中,便听萧景琰问道:“你可曾婚配?”他回过神来,老实回道:“幼时双亲曾给我定过娃娃亲……”
萧景琰听了就皱起了眉,直接说道:“退了。”
梅长苏被他霸道的发言吓了一跳,怔怔回道:“我、我八岁时已让爹娘给我退了亲,环儿便认了我作兄长,如今她早已嫁人,孩子都几岁了……”
萧景琰闻之满意地点了点头,眉头松开,又问:“是你要求你爹娘退亲的?你那时才八岁,怎么?”
梅长苏低声回道:“我自记事起便时常梦见同一个人,我虽不知他是谁,出现在我梦中又是何意,但……”他说着抬头看了看萧景琰,又低下了头,声音更低,“但我知道他很重要,所以……”
萧景琰听了却不惊讶,反而眉眼带笑一副十分开怀的模样,又径自握住了梅长苏的手,肯定地说道:“那个人就是我,对不对。”
梅长苏瑟缩了一下,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萧景琰握着他的手慢慢抚摸着他的手背,看着他修长白皙的优美小手,柔声道:“我和你一样。”
梅长苏抬起头来看着他。
萧景琰勾起了嘴角,拉起梅长苏的手在他手背上亲了一下,看着他,认真而温柔地说道:“我梦中的那个人,就是你。”
梅长苏一动不动地看着他,没有说话,眸光闪烁。萧景琰朝他微微靠近,不见他躲闪,便大胆地撑起身靠近他,大手轻轻抚上他的耳后,指尖温柔地往下抚摸他的脸,温热的手掌捧住了他的下巴让他微微仰起头来,接着就朝他诱人的双唇压了下去。
“殿下,您今日到兵部是不是忘——”
就在萧景琰的吻落下的前一刻,门外突然有人走进,话说了一半,见了当下这个情景就卡住了。来人愕然张着嘴,话都说不出来了,直到被萧景琰转过头来狠狠一瞪,那人才终于反应过来,合上了嘴艰难地做了个吞咽动作,而后招呼也不打一声,僵硬地转过身又出去了。片刻之后,房中的二人便听得人在外面兴奋地边跑边大声呼喊——
“呀喝!快来人啊!殿下终于讨到媳妇儿啦!!”
二人又僵了片刻,最后萧景琰放开了梅长苏退回原位,捏了捏额头,无奈道:“抱歉,我府上的人都没规矩惯了。”
梅长苏仍是保持着方才的动作,全身上下红彤彤的,也不知是听没听见。

TBC

#不想干活。

 

 

评论(47)
热度(217)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