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我欲与君相知 (四)(完)

(一)

(二)

(三)

(四)

梅长苏在萧景琰房里住下了,夜里躺在宽敞的床上是有些不自在,但感受到属于萧景琰的气息,却令他十分安心,他辗转了一阵,很快就睡着了。
半夜,睡梦中的梅长苏隐约听到了什么声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坐起来撩起床账往外看去,而这一看就让他瞬间惊醒了过来!
“呀——!”梅长苏一转头就撞上了一双在黑暗中泛着亮光的眼睛,忍不住惊叫起来,急忙往床内退去。床帐又落下了,他看不到外面,只听房间乒乒乓乓地响了一阵,听声响应是方才那双眼睛的主人撞倒了灯台和椅子,冲到了床边!梅长苏的心几乎要跳出来!他抓紧了被子盖着自己瑟缩在床边,见外面又安静了下来,许久不见动静,才壮着胆子悄悄从被子...

  2019-01-01 17 153
 

【靖苏ABO】《有“种”别跑!》48 (生子慎入)

(四十八)

急不来的事情急也没用,萧景琰勉强收拾了心情,将心思放在了春猎之上。
前去九安山的路途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一路上梅长苏都在马车上躺着,虽然摇摇晃晃的让他有些头晕,但总的来说精神还算不错。如今他是炙手可热的七珠亲王靖王的正妃,又怀有身孕,去往春猎自可带上专诊大夫,而晏大夫年纪大了,蔺晨自然就义不容辞跟着去了。本来也是贪玩的人。但曾经可以两天一夜马不停蹄地从北燕一路疾驰回梁的蔺晨万万没想到才过了半年自己就被梅长苏传染了体弱病,一路骑着马来魂都要被颠散了,终于抵达九安山之时已面如土灰,被列战英捡走安置了。
梅长苏许久不曾出门了,虽是春寒料峭,但仍觉得开怀不少,在等着安营之时拢着厚厚的披风坐在小...

  2018-12-30 25 198
 

【列蔺】 霸王脐橙 (“有种”衍生短篇)

#这是“有种”第三十六章里蔺晨和苏吵架之后发生的事情。简单说明一下前情就是之前苏知道自己将会沦陷悬镜司然而并不打算规避,蔺晨觉得他不把自己的命和孩子当回事,和他大吵大闹了一通。

——

列战英刚刚洗了澡,只穿着裤子,随意披着上衣就从隔间里走出来,用毛巾擦拭着还滴着水的头发。这时蔺晨就气势汹汹地一脚踢开了门冲了进来,见了他就怒吼道:“快!找点什么东西给我摔一下!”
“呃……”难得见他这般急躁的模样,列战英愣了一下,急忙到处看了看,跑到书桌前拿起笔格递给他。
蔺晨一把抢过来就往地上摔去,可是地上铺了地毯,笔格本也不是易碎的东西,摔到地上只发出了一声闷响。蔺晨看似更暴躁了,“这玩意儿没用!给我来点干脆...

  2018-11-18 34 65
 

记一个靖苏哨向脑洞!

前两天和基友脑了个哨向梗,整理出来给大家玩玩_(:3 」∠)_
——
梅长苏在还是林殊的时候就已经是顶级向导了,脑力精神力过人,十三岁跟着父亲上战场,开大的时候方圆十米之内的敌人都可一秒脑死,成为了人人闻风丧胆的少年将军。他十七岁那年在梅岭,赤焰军遭遇友军暗算,几乎全军覆没,林殊被父亲推下了悬崖,侥幸存活。后面大家也都知道,他中毒了,拔毒之后身子过度虚弱,以一人之力已经无法承受起过于强大的精神力,以前光靠精神控制就能让大一片敌军脑死亡,现在是精神触手伸出太多的话就会因为负荷过大而吐血。
自梅岭之后他就不再随便动用向导之力了,回京之后也一直隐藏自己,后来有一次景琰遭到暗算,无法张开精神屏障,被不知名的...

  2018-11-10 49 127
 

【靖苏ABO】《有“种”别跑!》47 (生子慎入)

(四十七)

萧景琰与梅长苏拜堂成亲的第二天,按照规矩,他们二人一早就入宫去了,叩拜过皇上和嫡母皇后,奉茶领礼谢恩,随后又去了芷萝宫叩拜萧景琰的生母静妃。好在这一次静妃没有情绪失控。
静妃早有怀疑梅长苏就是林殊,只是一直苦于没有机会相见,无法求证。而皇帝下旨赐婚之后,梅长苏身为未来的靖王妃,自可入宫去面见靖王的生母静妃,因此十天之前她便找机会召见了他。那时候按照规矩,婚事定下来之后,萧景琰就不得再与梅长苏相见,因此当日梅长苏前往芷萝宫之时,他并不在场。
在静妃的面前,梅长苏的伪装果然轻易就被识破了。向来疼爱林殊的静妃在给他把完脉之后当即抱着他落泪痛哭,久久不能停,直到想到他即将与景琰成婚,他们就要...

  2018-11-10 56 261
 

怀孕六七个月了能去春猎吗?
一方面想着带馅儿的苏不能离开孩子他爸,一方面想着都六七个月了,去春猎路途遥遥又有点折腾,不利于养胎。
无论靖王妃去不去,最后我都可以接上大纲,只是不知道哪个比较合理……大家有什么想法吗?

  2018-10-22 55 31
 

【靖苏ABO】《有“种”别跑!》46 (生子慎入)

#每天肝衣服肝到凌晨四点连续肝了一个月,身体终于不行啦哈哈哈哈哈哈哈!!于是可以休息了!!顺便给美梦成真的遥遥庆祝一下!让靖苏结个婚吧!!

(四十六)

萧景琰与梅长苏的婚期定在了正月廿五,婚讯一公布,满城哗然。谁都不知靖王与麒麟才子何时好上了,一时间流言满天飞。心中愤恨不平的誉王也让人传出靖王与梅长苏早已勾结一事,同时不断诋毁梅长苏的声誉,企图破坏靖王的名声。然而不明真相的百姓最终都听信了一个说法,那就是梁帝这次将才情兼备貌美无双的梅长苏赐给靖王,表面是为了嘉奖他多年来劳苦功高,而实际上则是因为靖王在悬镜司与卫铮一案中受了委屈,梁帝怕他心生隔阂,才将相传得之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赐给了他,一来...

  2018-10-19 53 236
 

【靖苏ABO】《有“种”别跑!》45 (生子慎入)

(四十五)

萧景琰在宫中待了一天,回来都差不多天黑了,进房就见李如茵正伺候着梅长苏用膳,便走过去接过了碗,让她出去了。
梅长苏仍是头晕,精神不是太好,在床上躺了一天没有起来,饭也是在床上吃的。他知道自己失血过多,需要尽快补回来,不然对孩子也不好,便没有推辞,乖乖地一口一口吃着萧景琰喂到嘴边的饭。
“今日在宫中陛下没有为难你吧。”梅长苏咽下最后一口饭,用帕子轻轻印了印嘴角,轻声问道。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父皇没有起疑,放心吧。”他放下空碗,又盛了一碗汤,自己先试了试温度,然后才舀起一勺喂到梅长苏嘴边,“吃饱再说。”
梅长苏没再作声,在萧景琰的服侍之下安安静静地喝了汤,过了两刻钟又吃了药,靠在...

  2018-09-16 35 279
 

【靖苏ABO】《有“种”别跑!》44 (生子慎入)

(四十四)

悬镜司陷落,京城仍是一片混乱,市集里禁军来回穿行,搜捕逃逸的门徒和兵卫。表面上与此事并无关联的云南王府穆霓凰从市集上匆匆打马而过,面色冷峻,见了禁军统领蒙挚亦并未停留,身后带着一车一马往穆王府方向疾驰而去。蒙挚看了看她身后的马车,又看了看她来时的方向,若有所思,然并未追究,只带着人往另一方向而去。左右他与穆霓凰是同一阵线,既帮不上忙,便不捣乱。
此时穆王府中,卫铮仍旧躺在床上昏迷不醒,蔺晨正认真配置着解药,面前摆着几只空空如也的瓷碗,只是满到碗口的血痕昭示着这几只碗方才装的都是满满当当的一整碗鲜血。梅长苏侧躺在他的身边,双眸紧闭,面色苍白如雪,也不知是睡着了或是失去了意识,纤瘦的手...

  2018-09-12 19 228
 
 
|1
|2
|3
|4
|5
|6
|7
|8
|9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