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这样也行 (小段子)

萧景琰和梅长苏大吵了一架。
这种情况苏宅的人已经司空见惯了,多数时候是萧景琰不赞同梅长苏行事的方式,而梅长苏的回应是你可以不听但你必须要做,接着便是萧景琰气呼呼地闹一通,梅长苏淡定地喝他的茶。
萧景琰甩手回了府,果然随后一整天都没有再出现。梅长苏自然是不着急的,左右他消失一天,都是憋着气按自己的吩咐去做了。
夜里梅长苏歇下,想着外头月光明亮,房里便吹了灯。他侧躺在床上背对门口睡着,果然没多久便感觉到有人悄悄摸进了他的房间,接着悄悄掀开他的被子摸上了床。
梅长苏没有理他。
来人当然是萧景琰。他探头看了看梅长苏,见他闭着眼睛不应,便壮着胆子搂住了他的腰。梅长苏仍是不动。于是萧景琰便放心了,大胆解开了他的衣带探进衣襟里摸索起来。不多时被窝里头甩出几件衣裳来丢在了地上,随后便听得梅长苏发出阵阵细碎的哼咛,甜腻而撩人。
梅长苏被萧景琰毫不留情地弄了一回,事后他披衣坐在床上理顺自己凌乱的长发,手里解着和萧景琰的发结,眼睛都没抬,道:“不是不喜欢苏某吗,怎么又过来了。”
萧景琰借着月光看着他泛红的眼尾和玉颊,征了好一会儿,才鼓着脸应道:“我是不喜欢你的办事方式,又没说不喜欢你。”
梅长苏没好气地睐了他一眼,解开了头发,侧身又躺了下去。萧景琰见他不说话了,也跟着躺了下去,拉好被子盖在他身上,然后抱着他拱了拱他的后颈。
梅长苏见他又不安分起来,无奈道:“别再来了,我要睡觉……”
萧景琰听他声音软绵绵的,于是心里也软绵绵的,哦了一声,揽着他的身子将他往自己怀里拢了拢。
月隐云中。

END

#忙得起飞,没空正经写文,只好码个小段子喂喂自己。

 

评论(44)
热度(248)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