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萧先生 (现代paro 甜短)

#因为突然想看先生叫景琰作“萧先生”,所以就突然写了个现代paro,诶嘿~
#基本是现代版的压寨,OK了再往下看噢。

时近中午,萧景琰打开房门,看见梅长苏仍旧躺在床上,并未感到惊讶,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轻手关上了门,轻脚走到床边坐下,慢慢拉开了梅长苏的被子,露出了他藏在被子底下苍白而姣好的面容来。
刚过寒露不久,梅长苏已经盖上厚被子了,他十分怕冷,也不知是车祸之后的后遗症还是他本来就畏寒。想到他们相遇时的那次车祸,萧景琰心有愧疚,不由自主地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脸蛋。梅长苏渐渐醒了,睁开眼睛见了是萧景琰,便勾起了嘴角,眯着眼睛像只猫儿一般轻轻蹭了蹭他的掌心。
萧景琰见他睁开了眼睛,便理了理他的额发,柔声道:“醒了?”
梅长苏轻轻点了点头,声音还带着刚刚醒来的软糯:“嗯……萧先生怎么回来了?”
现在是中午时候,萧景琰比较忙,以往都会留在公司吃午饭,一般到下午下了班才会回家,有时候遇上急事,加班到深夜也很常见。
萧景琰便无奈道:“刚得了空,回来看看你,免得你又把午饭给睡过去了。”
梅长苏就嘻嘻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萧景琰白天要去上班,梅长苏一个人在家里,没事干的时候多数都是在睡觉,毕竟以他的情况,还不能一个人到处走。
萧景琰见他笑得心虚,便知这种事时常发生,但也不好责怪他。他伸手轻轻拨开梅长苏额侧的头发,见底下的伤痕已经消退得差不多了,才终于安心了些。
他与梅长苏相识于一场意外。当天他在公司与自己身居高位的父亲和长兄闹了矛盾,受了罚,加班到深夜开车回家时有些精神不济,不知怎的就撞到了路边的行人。知道自己撞了人的萧景琰大惊失色,马上将人抱上车送到了附近的医院。当时的受害者,也就是梅长苏,伤得不重,可是撞到了头,失去了意识,昏迷了一整天还不见醒。院方解释病人可能伤到了脑子,他们的医疗条件不够,萧景琰在他们的建议之下就将他转移到了市内最大的医院的脑科继续接受治疗。转院之后又过了一天,梅长苏终于醒了,可是却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萧景琰请医院给他拟定了最好最合适的治疗方案,请的主治医师还是省内甚至国内都颇有权威的脑科医师,年轻有为的蔺晨医生,可惜梅长苏的病仍不见起色。梅长苏入院之后萧景琰就一直试图联系他的家人,可是梅长苏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他的身份的东西,只有一张收据上面签着梅长苏的名字。他请梅长苏在纸上写过一次这个名字,字迹一样,看来这就是他自己的名字没错。后来他请以前在队伍里的小师弟,现在在警局工作的列战英帮忙查过,但没有查到任何关于梅长苏的信息,只得让他继续留意看看有没有人报人口失踪。好在梅长苏除了失忆之外,就是身体弱些,就没有其他大毛病了,让他一直住在医院里也不是办法,萧景琰就暂且将他接回了自己家里方便照顾。
萧景琰一直一个人住,虽然他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可梅长苏是个温柔又有教养的人,并没有给他带来困扰,渐渐的,反倒让他觉得,家里有一个人在等着自己也不错。
梅长苏的记忆一直没有恢复,萧景琰也习惯了有他在的日子,因此绝口不提让他搬走的事,两个人就这么一起住了三个月。
两个人住在一起,相互之间越来越熟悉,相处时也没了什么隔阂,只是不知怎的,梅长苏一直没有称呼他的名,而是规规矩矩地叫着他“萧先生”。萧景琰本人倒是不在意这些,只觉得是梅长苏的个人性情如此,便也没有强迫他,自己倒是直呼他的名字叫得顺口。
“长苏,我今天带了个厨娘了回来,”他一边把梅长苏的额发整理好一边说道,“妹妹介绍的,说她手艺极好,人也细心体贴。”
梅长苏眨了眨眼睛,问:“穆小姐介绍的?”
萧景琰点了点头:“嗯,霓凰说她之前是在一个朋友家里服务的,最近那家人搬走了,她就把她介绍给我了。”
梅长苏就笑道:“相信穆小姐的眼光不会差。”
萧景琰见他没有反对,就松了一口气。毕竟自从他搬来之后,这个家里就没有来过外人,他怕梅长苏会不适应。可他工作繁忙,少有时间中午能够回来,梅长苏身体又不好,他不放心他亲自下厨接触油烟,只能在临近的酒楼定了餐每日定时给他送过来。可是梅长苏体弱,胃口不好,对饮食要求很高,而且没有个人督促,他总是有一顿没一顿的,更让人担心。请个人专门给他做饭才是最好的,只要他不反对。
“好了,快起来,去见一见人,认个脸。”说罢他掀开了被子,把梅长苏从床上捞了起来,又见他身上只穿着睡衣,松松垮垮的连扣子都没扣好,就左右看了看给他找来裤子,然后轻轻拍了拍他光裸的大腿柔声催促道,“像什么样,把裤子穿好。”然后又伸手给他把衣服扣子一个个扣好。
梅长苏起来穿好衣服洗了脸,从房间出来就见萧景琰正和一个身材微胖,慈眉善目的妇人交代着什么,见了他就唤了他过去,介绍道:“这是吉婶,我让她以后每天中午过来给你做饭吃,偶尔帮忙收拾一下屋子。”
梅长苏规规矩矩地朝吉婶点了点头,向她问了声好,萧景琰便又对吉婶道:“这是苏先生,他身子不好,对饮食也挑剔些,希望我不在的时候您可以替我照顾好他。”
吉婶就赶忙点头:“应该的应该的,苏先生好。”
互相介绍完萧景琰就让吉婶先去厨房熟悉一下,然后就对梅长苏道:“我看吉婶很有耐心,就先试用一段时间,要是你不喜欢,我们就另外再找合适的,嗯?”
梅长苏乖巧地点了点头。
萧景琰特别喜欢他这个呆萌可爱的模样,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又对他道:“要是你喜欢吉婶的手艺的话,以后晚饭也可以让她做,正好她就住这附近,来往方便。一会儿你跟吉婶说一下自己喜欢吃什么不能吃什么,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跟她说,我就先回公司了。”
梅长苏抬眼看他:“你不留下来吃午饭吗?”
他的这个表情总让人心软如泥,所以萧景琰拒绝的时候总有些不忍:“没办法,公司还有事。但今天下午的会议应该会结束得比预定早,我会早点回来。”
梅长苏听他这么说就露出了笑颜。
萧景琰也跟着笑了,在他额上亲了一下,然后抓起钥匙走了。
梅长苏目送他离开,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不见他掉头回来,就吐了一口气,转了个身往厨房拐去,拉长了声音喊道:“吉婶儿——”
听到他的呼唤的吉婶就探出了头来:“哎,少爷,我在这儿呢!”
梅长苏似与她关系极好,也极为熟悉,蹭过去一把就抱住了这个矮他一个头的圆润妇人,哭诉道:“吉婶,您不在的时候我天天吃外卖,都吃腻了呀!酒楼大厨都不如您手艺好!”
吉婶就拍了拍他的背,安慰道:“不怕不怕,吉婶来了啊,少爷想吃什么就跟婶儿说,婶儿都给你做!”
梅长苏就等她这句话呢,当即一股脑儿报了好几个菜,眼睛还闪闪发亮的,看来是真馋了。吉婶眉目和蔼地笑着,一一应了。这时梅长苏房里响起了一阵铃声,他听见了就趿拉着拖鞋要回房去,但他刚走出厨房就又转了个身回来,探头进去对吉婶说道:“婶儿,今晚做松鼠鳜鱼吧?景琰喜欢吃。”
吉婶一边刷着锅一边回道:“好好好,都做,都做,啊。”
梅长苏听了就笑了,喊了句谢谢吉婶就赶紧跑回房间接电话去了。响铃的是梅长苏的电脑,他回到房里坐到椅子上,随手拿过耳机往脑袋上一罩,往键盘上敲了个键,电话就接通了。
“少爷,是我。”
耳机里传来一个浑厚的男声,梅长苏似熟悉得不得了了,只嗯了一声,接着就问道:“结果如何?”
那边的人就回道:“已经顺利拿到楼之敬贪污的实证了,此外还有人证,够他和萧景桓喝一壶了。”
梅长苏又嗯了一声:“干得不错。记住,不要亲自出面,把这些证据匿名发给谢玉,他自会替我们把接下来的事情办妥。”
“是。”那男人顿了顿,又问,“少爷,吉婶今天就到你那儿了吧?”
梅长苏就回道:“她刚到,景琰趁着中午休息送她来的。”
那边的人明显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您吃惯了吉婶做的饭菜,其他人做的我们还真不放心,幸好表七少爷疼您,肯录用她。”
那人口中的表七少爷就是萧景琰,说到他,梅长苏的眉眼都柔和了许多:“你在景琰身边不要露了马脚,他看似耿直,实则聪明得很,不要让他发现了你在和我联系,不然你我都麻烦。”
那人回了一声是,又问道:“那少爷您什么时候把飞流也接过去呀?这孩子这么久没见您,蔺晨少爷又总闹着他玩儿,我们都要闹不住了啊。”
梅长苏沉吟了一下,回道:“我会想办法在最近这几天把他接来,你让他听话,也看着蔺晨点儿,别老让他欺负飞流。”
那人就唉声叹气:“飞流都难管了,我们哪管得住蔺晨少爷呀。”
梅长苏扬了扬眉,在心里同情了他们一下,然后说道:“景琰很快就到公司了,你注意着点儿,有事再联系吧。”
那边应了声,就中断了通话,梅长苏摘下耳机放到桌上,想了想方才萧景琰那温柔又体贴地的模样,心里甜滋滋的,眼睛都笑眯了起来。

END

#没错,先生是碰瓷景琰的,而且是假失忆0 0
#因为设定和压寨差不多,我就不往下继续写了,反正让先生叫了一次“萧先生”我也心满意足了_(:з」∠)_

 

占tag一天诶嘿~

评论(53)
热度(349)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