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32 (生子慎入)

(三十二)

在萧景琰的怀抱中梅长苏难得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他醒来的时候萧景琰已经不在床上,应是去上早朝了。但被窝里仍旧暖呼呼的,周围还满是萧景琰的气味,缩在里头舒适得不得了,这种感觉梅长苏已经多年没有体会过了,左右萧景琰没那么快回来,他便干脆在床上多躺了一会儿,直到飞流推门进来扑到了他的床上。飞流是奉蔺晨之命过来接他的,想来此前也是蔺晨一直拦着飞流,昨晚萧景琰才能如此顺利地将他拐到了靖王府。飞流来之前苏宅那边的密道门已经打开了,梅长苏只要直接从这边开了门回去就行,省得天寒地冻的还要他翻墙。昨晚萧景琰连夜将他抱来,他连衣服都没带,总不能披着棉被就走,于是他便干脆取了萧景琰的外衣和披风往身上套了套,通过密道回去了。
梅长苏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黎纲甄平还有晏大夫早就在那边候着了,几人见他脸色甚好,纷纷松了一口气。后来黎纲甄平出去干活了,晏大夫给梅长苏把完脉,难得地夸奖了他一句,也去配药了。晏大夫刚出去蔺晨就打着呵欠进来了,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但见了梅长苏就扑到了他的床边跟他的小烦聊起了天。蔺晨一个人也能叽叽喳喳讲个没完,梅长苏也没理他,自顾自用了早膳,才对蔺晨道:“蔺晨,你帮我个忙。”
“不行。”
还没说是什么呢蔺晨就果断拒绝了,梅长苏睁大了眼睛:“我还没说呢。”
“总之不行。”蔺晨翻了个白眼,“左右就是要我帮你对付萧景琰不是?没空!”
梅长苏就瞪他:“你还想不想当小烦她爹了?”
蔺晨瞪回去:“就是想当才不想陪你乱来!你再这么作死下去连小烦能不能顺利出生都还是未知数,我为什么要帮你!”
梅长苏知道他疼爱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很好抓住蔺晨的弱点:“我答应你,一定不会让孩子受到伤害的,她也是我的女儿呀。”
其实孩子的月份还小,并不能判断出到底是男是女,但蔺晨希望是个女孩儿,所以当梅长苏一说“女儿”就是在刻意讨好了,蔺晨就眯眼看他:“你不伤害孩子,但伤害自己还不是要她受苦!”
梅长苏摇了摇头:“这次不会了,现在景琰变得很难缠,我自知暂时无法说服他,也暂时离不开他,所以我只想守住底线,不让他知道我们的孩子是他的血脉,这是我最后的坚持,好吗?”
蔺晨的私心自然也是不想让萧景琰知道的,毕竟一旦让萧景琰知道了真相,那他这个强行当上的爹就真的只能沦为大姨娘了。但他沉吟了片刻,仍是犹豫:“……可现在你怀着身孕,对他的依赖受他的影响是有目共睹,傻的都能察觉他就是孩子的生父啊。”
梅长苏便道:“只能赌一把了。就我所知,乾元在娶妻生子之前,对坤泽的孕期症状和表现都不甚了解,他虽有两个侧室,但没有子嗣,而且靖王府上下不是乾元便是中庸,应是无从可知。”
蔺晨听了却不认同:“那就算他以前不知道,不代表他现在不会去问去查啊。”
梅长苏便说:“唯一能告诉他的,就是静姨。如今卫峥的事尚未明朗,我会说服他让他暂且不要告诉静姨我怀孕的事,这样一来,他就只能看医书了。”
蔺晨就挑了挑眉:“然后呢?”
梅长苏看着他:“然后就需要你帮忙了。”
蔺晨想了想,抽了抽嘴角:“你不是吧……”
梅长苏也不应他,就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装模作样地唉了一声:“我的女儿啊,真希望她以后能逍遥自在地活着。我想想,要是能跟着琅琊阁的少阁主,自然是她的福气吧。”
不用说,蔺晨自然是被他说服,跟着他一起胡闹了。

萧景琰下朝回来,不见了梅长苏,也不觉得奇怪,只是熟门熟路地走过密道拉响了门铃。
梅长苏自然知道是谁来了,虽然想见,又不想见,但到底不得不见,还是起身去开了门。见了萧景琰他正弯腰行礼,那人就握住他的手将他搂进了怀里。
萧景琰轻轻摸了摸他的小腹,柔声道:“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了,就不要拘礼了。”
梅长苏不着痕迹地划开了他的手:“礼不可废。”
萧景琰不应,又搂回他在他唇上亲了一记,然后揽着他往房间里头走去:“今天感觉怎么样?早上吃东西了吗?”
梅长苏在床边坐下来,回道:“吃了。”
萧景琰又在他额上亲了一记,然后扶着他坐到床上去,给他盖好了被子。这时他看到床的一旁放着自己的两件衣服,便问:“你拿过来的?”
梅长苏没有看他:“殿下昨晚执意将苏某带过去,我连衣裳都没有带一件,只能借用殿下的了。”
萧景琰握着他的手轻轻揉了揉:“是我疏忽了。”
梅长苏听他这话说得完全没有愧疚之意,实在无奈:“殿下,以后请不要再这般胡闹了。”
萧景琰握着他的手呵了一口热气,又亲了一下他的手背:“我没有胡闹,你夜里一个人,我不放心。”
梅长苏便道:“我这边有人值夜。”
萧景琰嗯了一声:“所以我才不放心。”
梅长苏张了张嘴,甚是惊讶,但很快理解了这是乾元的独占欲在作怪,只好道:“可我这边有大夫,比较方便。”
萧景琰想了想:“大夫还是很重要的。”
梅长苏点了点头,还未说话,便又听萧景琰道:“那让蔺晨也到王府住吧,战英也会高兴的。”
梅长苏听了马上就回道:“不行!”
萧景琰眨了眨眼睛:“为什么?”
梅长苏蹙着眉瞪他:“蔺晨——蔺晨还小!你们不能——”
萧景琰就笑了,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我靖王府虽简朴,但空房间还是有的。”
梅长苏抿了抿唇,知道自己想歪了,脸上微红,低声道:“那……那也要蔺晨同意,你知道他很有主意的,谁都不能替他做决定。”
萧景琰又嗯了一声:“那我让战英问他。”
梅长苏就不说话了。他知道蔺晨就喜欢闹着列战英玩,有这机会他才不会拒绝。可这都算什么事儿啊?他们家一个两个的,凭什么都要被拐到靖王府去!
萧景琰见他不出声,就当他同意了,便又亲了一下他的手腕,也许觉得还不不够,便扶着他的后脑想去吻他的唇,但又一次被梅长苏挡住了。
梅长苏捂住他的唇,对他道:“殿下,你我非亲非故的,贸然住到王府去,被人发现了总是不好交代。而且殿下府中,不是还有两位佳人吗。”
梅长苏这话听起来酸溜溜的,萧景琰自是心情大好,却不着急着解释,只道:“我们还没成亲之前确实不好对外声张,但我府上之人嘴巴都很严实,先生不必担心会有什么闲言碎语传出去。至于那两位……”他撩了撩梅长苏的鬓发,忽然笑了笑,然后靠近他的耳边刻意压低了声音,“佳人,先生就不必忧心了,景琰的心里只有你一人。”
萧景琰的声音又低沉又有磁性,窜入耳里让人酥痒得很,梅长苏微红了脸,想瞪他一眼,可他又蹭在一侧与自己耳鬓厮磨,便只好推开了他,刻意轻咳了一声,转移了话题:“关于我有孕一事,还望殿下瞒着静妃娘娘。”
萧景琰看着他脸上的红潮,心里痒痒的,但还是要认真听讲:“为何?我今日下朝本想到母妃宫里跟她说这个好消息的,可是担心你,就先回来了。”
梅长苏睐他一眼:“苏某腹中的孩子可不是殿下的血脉,算是什么好消息。”说罢他不等萧景琰反驳,又继续道,“如今京中风云再起,局势瞬息万变,殿下还是不要告诉娘娘,免得她日夜牵挂,平白惹她担忧。”
萧景琰安静地沉思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好吧,就等卫峥一事尘埃落定,我再跟她说。”
虽然勉强,好在对方还是答应了,梅长苏松了一口气,就问起了他早朝的事。
萧景琰撇了撇嘴:“还是那样。誉王几次三番想往卫峥和赤焰一案上面扯,我都未曾多加理会,倒是父皇被他说得有些不耐烦了。”
梅长苏点了点头:“殿下能稳住就好,不管誉王如何挑衅,只要他抓不到可以给你定罪的实证,也只能跳脚罢了。”
萧景琰嗯了一声:“今日我把赈灾的事务都汇报完了,父皇特地准我休养三天,可以不上朝。”
梅长苏道:“殿下劳累了这么久,应该的。这次赈灾殿下做得很好,朝野上下都对你赞口不绝,相信不必多久,给你加封的旨意就会下来了。”
萧景琰就埋进他的颈边蹭了蹭,深嗅了一口他的香气,含糊道:“这些我才不管,重要的是,接下来三天我都可以好好陪着你了。”
梅长苏轻轻咬了咬下唇,举起手想抱住他的背,犹豫了一阵,到底还是放下了。

当天萧景琰一直在苏宅陪着梅长苏,到了晚上,又不容拒绝地把他拐到靖王府去了。梅长苏有了前一晚的舒适安眠,这次拒绝得就不是很坚定了,三个回合之后就由着他拢在怀里抱着,沉沉睡去。
第二天还是萧景琰先醒来,但他不必上朝,就躺在床上陪着梅长苏多睡了一会儿。坤泽怀孕之后嗜睡,梅长苏此前也难有好眠,这时有乾元的呵护,自然醒得比之前更晚了。萧景琰睡完回笼觉之后就醒了,躺在床上看着梅长苏恬静的睡颜,心里是满满的,恨不得把他整个人揉进身体里,再也不要分开。这种感觉非常奇妙,梅长苏不止一次强调了他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他愤怒过,伤心过,可是却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放弃他的念头。也许这就是爱的魔力吧,更多的,还是梅长苏这个人的魅力。
萧景琰无奈地笑了,轻轻俯过身去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犹觉意犹未尽,便在他唇上轻轻磨蹭着,直到他的眉毛微微动了动,似有醒来的迹象,他才恋恋不舍地退开了。好在没了他的捣乱,梅长苏又陷入了沉睡当中,萧景琰便由着他继续睡了,自己则悄悄爬了起来,到外间去洗漱更衣。
晨练、早膳之后萧景琰就到书房去办公了,虽然不必早朝,但他爬到今天这个位置,手里总有些事要处理的。和手下的兄弟们讨论完了事情,人都走了,屋里就剩萧景琰和列战英二人。
萧景琰迟疑了片刻,对列战英道:“战英,你……去帮我搜几本医书来,要跟坤泽怀孕有关的。”
列战英的脸上先是疑惑,随即变成了欣喜的神情:“殿下!难道是苏先生——!”
萧景琰点了点头,嘴角不由自主地勾了起来:“他身子太弱,怀孕应该会很辛苦,我要多了解一下这方面的事,好方便照顾他。”
列战英高兴得不得了,忙不迭地点头,点完头才惊呼一声,一捶掌心,道:“难怪昨天蔺晨塞了几本医书给我要我收着,还说很快就有用,想来就是殿下要的没错了!属下马上去拿来!”
列战英说完,连行礼都忘了就风风火火地跑走了,看来是真高兴得紧,很快他又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将几本医书放到了萧景琰的桌前:“殿下,您看看?”
萧景琰连忙打开翻看了一下,可是看着看着就皱起了眉,接着他又打开另外一本快速翻了起来,同样的也是一脸不解。列战英见他这副表情,便问:“殿下,怎么了?可是这些医书不对?”
萧景琰仍旧皱着眉:“确实是与坤泽孕期相关的书籍,可是……”说着他翻过几页,转过来给列战英看,“你看,有些部分被涂黑了,几本都是这样,这是怎么回事?”
列战英哪里懂,也正是疑惑的时候,吊儿郎当的蔺晨便吊儿郎当地进来了。
蔺晨进来也不行礼,双手揣在袖里冲着萧景琰就发问:“哎,你,我家长苏呢?”
萧景琰也不责怪他无礼,回道:“还在睡呢。”
蔺晨哼唧了一下,转身就要走,很快被萧景琰喊住了,他便回过身来瞅着他拉长了声音道:“做啥啊?”
萧景琰便将医书涂黑的部分指给蔺晨看:“请问蔺阁主,这些医书怎么有好些地方被抹去了?”
蔺晨看都不用看就知道他问的是哪些,毕竟这几本书都是他亲自涂黑的。他按照梅长苏的指示,把医书上会透露孕期的坤泽和孩子的生父之间的联系的内容给抹除了,只余下其他内容,那么萧景琰从这几本书上,只能得知乾元对孕中坤泽的影响甚大,却不知必须是孩子的生身父亲才能呵护坤泽助他顺利怀胎。这种做法可谓相当冒险,毕竟只要萧景琰看了其他医书,或者从别人口中得知正确的说法,那梅长苏可就瞒不下去了,甚至可能还要面对来自孩子的生父、挚爱、主君的严厉“处置”。可梅长苏说了,这只是赌一把,能瞒一天便是一天。
反正就算瞒不下去了,也与他蔺晨无害。
蔺晨就耸了耸肩,对萧景琰道:“不是我说,你们金陵的医书,错漏的地方也实在太多了啊,我就把看着不对的地方给涂掉了,免得误人子弟啊。”
萧景琰对蔺晨的医术百般信任,自然不知道他现在就是在“误人子弟”,还给他郑重道谢了。
蔺晨豪迈地挥了挥手说了句“不足挂齿”,但看也不敢看列战英,转身吐了吐舌头就落跑了。

TBC

#我特意做了个调查,问一些男性在自己有孩子之前,对女性的孕期症状有什么了解,大多数都是只知道呕吐、容易疲劳、嗜睡和口味改变这些浅显的,而他们基本是通过影视作品和小说这些途径得知这些表现的,平时都不会去了解,也不会和别人聊起这些。而景琰那时候没有广播电视,他应该也不会是喜欢看市井小说的人,而他身为皇子,和姑嫂姨母这些女眷接触得应该也很少,所以孕期的知识应该也不会懂吧OTZ
#不要着急景琰为什么老是被骗,因为他每被骗一次,就是先生在给自己挖一个坑。
#日后有他好受的。

 

幸好全文还在QAQ!!!!!只是修改的部分没有了,我根据记忆再修改了一遍,也许还有错漏的,明天再查。

 

占tag一天。

评论(58)
热度(413)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