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压寨夫人 108

(690)
萧景琰听梁帝这么说,脑子转得飞快:“父皇,今日之事让长苏受到了惊吓,儿臣想先送他回去,相信母妃不会介意的。”
梁帝看着梅长苏,道:“今日无端牵连了苏先生,朕心里很过意不去,略备了薄酒,给你压压惊。”说罢他又转向萧景琰,“一会儿朕会派人送苏先生出宫的,忙你的事去吧。”
萧景琰看了看往座位走去的父亲,又看了看梅长苏,心中越发不安,急忙追向梁帝:“父皇!”
萧景琰尾随而来连声呼喊,梁帝只觉心烦不已,便转身对他怒道:“朕说了!自会派人将他送出宫的,不要你管!”
萧景琰似被噎了一下,顿住了。
梁帝呼了一口气,看了看站在远处的梅长苏,又对萧景琰道:“记住,你已是东宫的储君,未来的天子,行事自当稳重周全,不可再像从前那般感情用事,做事不管不顾,不分轻重!”
萧景琰即刻接道:“只分轻重,不分是非吗。”
梁帝闻言眯起了眼:“怎么,东宫初立,你就不想再听朕的教诲了吗?”
父子二人僵持不下,这时,奉命离去准备酒水的高湛回来了。

(691)
梅长苏看着高湛端着酒走到梁帝身边,脸上却没什么表情,犹自淡定地走了过去。
高湛来到梁帝面前,躬身行礼:“陛下,酒已经准备好了。”说罢他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将右边的那杯酒往旁边摆了摆,说道,“这杯是苏先生的。”
高湛这话一说出来,任谁都知道这杯酒是有问题的,梁帝只能朝他干瞪眼。
萧景琰早知自己的父亲多疑,可没想到如今他竟要连他最心爱的人也要毒害,心中的愤怒逐渐堆积,面上却越发平静:“父皇,此酒意欲何为?”
梁帝见已然暴露,便干脆坦白:“你做事素来鲁莽,易被他人左右,朕这么做,是为了你,”他转身看着萧景琰,“不受他人利用,而确保你我父子之间,再无嫌隙而已。”
萧景琰冷哼一声:“父皇,儿臣不懂——”
“我明白陛下的意思。”萧景琰的话还未说完梅长苏便打断了他,“夏江的话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但宁可杀错,也不能放过。陛下想让我死在宫里,以免后患。”
萧景琰转过身看着自己的父亲:“父皇真的是这个意思吗?”
梁帝看了看梅长苏,又看着萧景琰,接着端起了小酒杯,掷出了一个字:“是。”

(692)
梅长苏并未有任何惊诧之情,面上反而带着点笑意,他毫不迟疑地走到高湛面前,伸手端起了酒杯。但萧景琰立即抓住了他的手臂,从他的手里夺过了杯子。
梁帝一脸惊诧:“景琰?!”
萧景琰举起杯子,淡然道:“父皇立我为太子,命我监理朝政,我一直以为父皇是真心相信我,愿意托付江山。”他摇了摇头,神色黯然,“没想到,一个已定案的逆犯,几句胡言乱语,就让父皇猜疑至此。”他抬起头来看着梁帝,“今日之事,本是夏江与我的恩怨,本就与长苏无关,父皇若是觉得心中难安,处置我便是了。”
梁帝更是一脸不敢置信:“就为了这一介白衣吗?”
萧景琰却是一脸坚决:“儿臣行事素来如此,不愿他人替我受过。”说罢他便举杯欲饮。
梁帝这下子终于慌了,梅长苏也急了,正要去阻止,却见萧景琰慢慢倾斜杯子,将杯里的酒全部倒在了地上!

(693)
将皇帝赐予的酒倒在地上,可谓是大不敬之罪,萧景琰的这般作为让梁帝是又气又急,但又束手无策,只能干瞪着眼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萧景琰倒了酒,将杯子放回高湛手中的酒盘之上,然后就对梁帝行了一礼:“儿臣告退。”
梁帝仍旧张口结舌,萧景琰也不等他回应,直接拉着梅长苏离去了。
不知何时已在外等候的蒙挚见他们终于出来了,急忙迎了上去,对他二人上下来回审视了几番,见他们安然无恙,才终于放下了心。他往养居殿里头看了看,不见里面有动静,便问萧景琰:“没事吧?”
萧景琰摇了摇头,扶着脸色煞白的梅长苏离去了。

(694)
宫外早就准备好了车马,甄平带着人一直在门口焦急地守候着,一见他们出来,心头大石总算落地,随即遣了人往巡防营和穆王府的方向而去,剩下的人则赶紧拉马过去迎接。出了宫门萧景琰就将梅长苏抱了起来,将他抱上马车,一起回府去了。
一路上所有人都十分安静,似还未从高度警戒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各个神情严峻。坐在车厢里面的梅长苏是一声不吭,萧景琰见他仍旧面色发白,似吓得不轻,便未与他多说,想将他揽到怀里,可他身体紧绷不肯放松,便只好搂着他的肩,紧紧握住他的手。

(695)
马车直接从侧门驶进了王府,在院内停下,萧景琰又抱着梅长苏下来,可谁知梅长苏一落地便挣脱了萧景琰的怀抱,自顾自往后院去了。
萧景琰见状甚是吃惊,赶紧追了上去:“长苏!你怎么了?”
萧景琰要拉他的手,梅长苏给甩开了,不理他,径自往后院里开辟给他专用的院子走去,回到去见了蔺晨和飞流,还不待那两人扑过来,便喊道:“黎纲!甄平!收拾东西,我们回廊州!”

(696)
梅长苏此话一出,在场之人皆是惊诧无比,就连飞流都半道停下了飞扑过来的动作,当场愣住了。蔺晨在惊讶过后,慢慢露出了好玩有趣的神情,萧景琰则急了起来,赶忙过去拉住了梅长苏的手:“好端端的,为什么突然要回廊州!”
梅长苏又想甩开他的手,甩不掉,便对旁边呆若木鸡的黎纲与甄平喊道:“还愣在这里做什么!”
黎纲与甄平这才反应过来,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双双露出了茫然的神色,然后看了看他们的宗主,又看了看他们的宗主的夫君,一时犹豫不决。
梅长苏见他们不动,便气呼呼地朝飞流道:“飞流!他们不听话,你跟苏哥哥回廊州!”
飞流向来是听梅长苏的,这次竟也难得迟疑起来,他犹豫地哦了一声,对他说了句:“飞流,行李。”然后便挪回自己房里去了。
飞流乖乖地回屋收拾行李了,黎纲和甄平仍是犹豫不决。他们跟在梅长苏身边多年,哪能不知他现在是在说气话呢,可要说开口劝两句,又不知他生哪门子气。他们二人正踌躇间,萧景琰便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他二人见状简直是如蒙大赦,脚底抹油一般溜走了。

(697)
屋里只剩下萧景琰、梅长苏与蔺晨三人,前者犹在拉拉扯扯,蔺晨便干脆坐了下来,一边喝茶一边看好戏。
萧景琰极力安抚着梅长苏,将他禁锢在怀里不让他走:“这突然之间你就说要走,总得给我一个理由吧!”
梅长苏挣扎了片刻推脱不得,便瞪着他怒道:“我要回家,还要什么理由!”
坐在地上的蔺晨便道:“说得好啊长苏!”
萧景琰喷了一口气,道:“这里就是你的家!”
梅长苏便冷哼了一声:“太子殿下不要说笑了,我们一不是君臣二不是夫妻,堂堂靖王府,苏某无功无德,怎当得起!”
蔺晨便举了举茶杯对萧景琰道:“长苏说得对啊太子殿下!”
萧景琰仍旧抱着梅长苏不肯放:“你若拘泥于此,今晚我们就拜堂成亲!”
梅长苏就怒道:“若我不肯,太子殿下还要强抢良民不成!”
蔺晨趴在地上挥了挥拳头,呐喊起来:“太子殿下威武霸气!”

(698)
两人正僵持着,一人还在旁边起哄,萧景琰实在头疼,正巧这时列战英匆匆赶来了,他一副急切的模样,应是刚从巡防营赶回来,来确认萧景琰与梅长苏安好的。萧景琰见了他,来不及听他说巡防营的后续安排,便要他把蔺晨带走。蔺晨听得正是兴起,哪里肯走,列战英虽不明所以,但萧景琰的吩咐他自然听从,便提着蔺晨离开了。
蔺晨被列战英带走之后屋里就剩下他们二人了,萧景琰又去抱梅长苏,又被他躲开了,萧景琰无奈,只得冷静下来对他哄道:“有什么事我们好好商量,不要意气用事,嗯?”
梅长苏却不领他的情,冷着脸道:“殿下贵为太子,日后便是天子,伴君如伴虎,哪天伺候得殿下不满意了,一道旨意下来就是一杯毒酒,苏某实在不想终日惶恐,还望殿下准允,放我回江左去。
他的这番话说得阴阳怪气的,萧景琰哪能不知他还在生气,只能耐心哄道:“父皇的为人就是这样你又不是不明白,可你也知道,我不是父皇那样的人,况且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会让你受苦呢。”
梅长苏就哼了一声:“苏某何德何能,得殿下宠爱,还不是因为殿下早知我满口谎言,满腹谋算,却假装无辜,便留着想看苏某笑话吗。”
萧景琰听他这么说,当即黑了脸,他捏紧了梅长苏的手腕,沉声道:“林殊,你闹够了没有!”
梅长苏听到他的呼唤,眉头一皱,顿时不说话了。

TBC

#这算不算振夫纲呢?【托腮】

 

评论(53)
热度(343)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