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性转靖苏】异世之缘 5

前文指路:

(一)

(二)

(三)

(四)

 

(五)

萧景琰走后,梅长苏就掀开被子下床了。她本就无事,只是为了掩饰与男子之身相比的身高差和体型差才一直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另外为了掩饰变得阴柔婉转的声音,也没有直接与萧景琰进行对话。她这么做,只是想瞒过萧景琰,不让他知道他的苏先生已经变成女孩子了。她之所以这么做,无非是不想打乱这边的梅长苏的计划,免得他回来之后要面对混乱的处境。
宫羽见梅长苏起来了,立即给她披上外衣免得她着凉了。梅长苏转头看了看宫羽,没有说话,有些不自在地理了理衣衫。在她来的地方,宫羽是男子,而且对她有意,只是她的心全都放在萧景琰身上了,自是不能回应他的感情。这会儿她来到相反的世界,偏生又是宫羽来照料日常起居,虽说现在她也是女孩子了,但多少总让人有些不习惯。
梅长苏想了想,又转回头去看着宫羽。既然那边的宫羽喜欢她,那这里的宫羽,也是喜欢梅长苏的吧?
宫羽看着她的眼神确实十分热切,眼中似有光华闪过,她温柔地看着眼前这个如今和自己身量差不多的梅长苏,微笑道:“宗主,靖王殿下回去了,是否需要梳妆更衣?”
梅长苏摇了摇头:“不必了,不知今日还会有谁过来,先这样吧。”她提着衣摆走到外间坐下,甩了甩过长的袖子,对宫羽道,“你让黎纲他们去给我做两身合身的衣裳来,现在这些太长了,容易让人看出破绽。”她现在穿的衣服都是这边的梅长苏的,太长了些,不合身。可要是直接拿他的衣服去改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就没有衣服穿了,她便干脆让人新做两身来。
梅长苏又拉了拉自己长到腰下的头发,犹豫道:“头发是不是太长了?要不要剪短些……”
宫羽听了就着急了:“不可啊宗主,女子不可随意剪发!”
梅长苏就笑了:“要剪便剪,怎的这般迂腐。”说罢她又摸了摸自己的长发,叹了一口气,“可是景琰很喜欢啊,剪了实在可惜……”
宫羽便也跟着劝道:“是啊宗主,难得生得这般好看,若剪短了,需得好久才能长回来呢。”
梅长苏想了想,不知能在此处留多久,若是贸然剪了,一会儿回去头发还没长好,她的公主可就难哄了。想到此处她便无奈地笑了,最后决定还是不剪了。
说来她在此处待了差不多一天了,也没见有什么异样,密道的铃除了萧景琰来的那一次响过之外,便再没有动静了,还不知什么时候她才能换回去。她随手翻了翻放在旁边的书,书里的内容也是别无二致。幸好这里的一切和那边并没有太多的不同,而目前发现的除了性别之外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萧景琰……这里的景琰,可真乖啊……哪像她的景琰,既霸道又流氓,总叫人又羞又气又无奈。倒是这里的景琰又乖又迟钝,让人忍不住逗弄。明明是同一个人,怎么性别不一样,性子就差这么远了?
梅长苏一想到方才红着脸落荒而逃的萧景琰,就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当天一直没有熟识的人前来苏宅拜访了,几个慕名而来讨教的人也被黎纲他们以宗主身体不适为由赶了回去。梅长苏见无人前来,又听他们说萧景琰一般无事不登门,便干脆早早地沐浴更衣,卸了妆容。她虽和原本的梅长苏长相极为相似,但她本是女子的面貌,亲近的人自然能看出区别来,因此她早起时画了个较为英气的妆容,眉毛画得粗浓了些,凤梢也画深了,让眼睛看起来更有锐气,不似女子这般娇媚。梅长苏常年卧病,本就肤白细致,这点倒让她省了不少事,不必往脸上抹粉了。她本就不爱施粉黛,就让宫羽给她加深了一下轮廓,让她看起来更肖男子。宫羽粗知易容之术,在她的帮助下上了妆的梅长苏看起来果真和男子之身时相差无几了,就连黎纲和甄平他们都拍手叫绝。后来与萧景琰相见时,对方果然也没有察觉出不同来。现下她卸了妆,又恢复了原本的娇柔妩媚之姿,洗浴之后头发尚未干透,便斜躺在外间一边看书一边等水分散去,那曼妙的身段玲珑有致,细致的肌肤吹弹可破,娇美的容颜摄人心魄,真真是出水芙蓉,祸国红颜。
梅长苏正专心致志地看着书,忽然听见里面传来了阵阵铃响,她立即坐了起来,却犹豫不动了。听铃声的快慢,不像那日她穿行异世之时那般急躁,倒像是正常的铃响。无论如何,她都该开门看看的,可万一另一边的是萧景琰,她现在这个样子可就不好办了。
梅长苏正犹豫着,幸好这时宫羽进来了,她便让宫羽去应门,自己就回到了床上盖好了被子。
来人正是萧景琰。他进门见了宫羽,便拧了拧眉,但没说什么,直接进去了。
他本不愿无事惊扰梅长苏休息,可一想到在他身边照顾的是宫羽,他就怎么都冷静不下来,犹豫了许久,还是过来了。
萧景琰进来见梅长苏仍旧躺在床上,自然以为她还不舒服,便走过去坐到了她的床边:“先生现在可好些了?”
梅长苏一开口便要露馅,于是仍是不出声,只微笑着点了点头。
而萧景琰见她还是不说话,自然觉得她身子还没好,认真一看又见她头发还湿着,就皱起了眉:“头发没干便睡易惹头风,不如先生起来等头发干了再睡?”
他这个建议让梅长苏甚是为难,她张了张嘴,只好转头去找宫羽。宫羽见了赶忙走过来对萧景琰道:“呃……殿下,宗主身子不适,不方便走动。”
谁知萧景琰听了便道:“原是如此。这倒无妨,我力气大,让我抱他出去吧。”说罢他也不等人回应,直接伸手就将梅长苏从床上抱了起来,稳步往外走去。
梅长苏一惊,下意识地伸手圈住了萧景琰的脖子,可是很快她便意识到了不对,又赶紧收手挡住了自己的胸口。沐浴之后她便穿得单薄,没了被子的遮挡,胸前的曲线便十分惹眼了。好在萧景琰只专心看路,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但他走着走着却说道:“先生也太过瘦小了,都没多少重量,可是饭量很小?”
女子之躯能有多少重量,梅长苏睁着眼睛,回答不了,只能点了点头,双手仍旧把自己的胸口遮挡得严严实实。
萧景琰这举动太过突然,宫羽始料未及,可是人都被他抱起来了,她也不好阻拦,只得取来梅长苏的外衣匆匆跟了出去。萧景琰将梅长苏抱到外间把她放了下来,自己也跟着在她旁边坐下,然后顺手接过宫羽带出来的外衣披在了梅长苏的肩上。梅长苏低着头,尽量往前拉了拉衣服挡住自己的胸口,萧景琰见状却以为她是觉得冷,便吩咐宫羽再去取一件衣服来,自己就帮梅长苏把头发拨了出来。
萧景琰这一拨弄才见梅长苏的头发已经长过腰际了,不由惊奇:“此前我未曾留意,原来先生的头发已经这么长了。”
大梁的男子都是长发只留到刚好及腰,方便束发打理,少有长发过腰的,梅长苏不好回答,便只低头不语,此时去而复返的宫羽便替她解围:“晏大夫最近给宗主开的药会促进头发生长,所以宗主的头发才会一下子长了这么多,加上宗主身子一直不好,才不方便剪发。”
萧景琰从喉咙里挤出了一个嗯字,沉声道:“宫羽姑娘对先生的事倒是了解。”
萧景琰这话说得酸溜溜的,旁人一听便知他是吃醋了,梅长苏自然也听出来了,心中暗自窃喜。宫羽多拿了一件披风来,识趣地搭在了梅长苏身前,梅长苏便赶紧将披风揽到了身上,几乎将自己整个人都埋了进去。萧景琰见状便问道:“先生可是觉得冷?”
梅长苏哪里能回答,只好点了点头。可谁知萧景琰这回却不叫宫羽给她加衣衫了,而是直接伸手将她揽进了怀里!
宫羽见状一惊,梅长苏更是僵住了,然而罪魁祸首萧景琰却全然不觉有何不妥,还搂着她的腰将她往自己怀里带了带,然后拉起滑落的披风盖在了她的身上。
萧景琰说道:“我的体温一向很高,正好给先生取暖。”说罢他瞟了一眼宫羽,又在梅长苏耳边轻声说道,“而且这样我们说话也方便些,就不用别人传话了。”
低沉有磁性的声音就近在耳边,梅长苏脸上一红,感觉半边身子都酥了,可她生怕萧景琰会发现自己是女子之身,又怕挣扎太过反而惹人怀疑,因此以这别扭的姿势费力地支撑着身子,不敢重压在他身上。
萧景琰见她白玉般的双颊渐渐染上了绯红,看着诱人至极,一时心醉不已,便认真观赏起她的眉眼来。而这认真一看,他便看呆了。
苏先生的脸……好像变得……
萧景琰越看越是疑惑,忍不住扶着她的脸让她面向自己,细心观察起她的容颜来。梅长苏知道他发现了端倪,一时心虚不已,不敢看他的眼睛。
“苏先生……”萧景琰轻轻描绘着她的眉眼,心中感觉越来越奇怪,“你和以前……好像不一样了……?”
梅长苏抿了抿唇,忍不住偏开了身子,可萧景琰却没看够,又将她扳了回来。梅长苏本就费力撑着自己的身子好一阵,双腿都有些麻了,这时被他一拉,整个人便失去了平衡,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
萧景琰自然接住了她,可下一秒他就变了脸色。
梅长苏正面压在他的身上,那感觉……软绵绵的……怎么……
萧景琰的思绪百转千回,他愣愣地低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梅长苏如画般精致的娇美容颜,顿时头脑一片空白。

TBC

#宫羽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好想把宗主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给她扎好看的发型给她穿漂亮的小裙纸。

#哦,差点忘了,七夕好啊。

 

 @绫 奶遥 别忘了你答应了七什么!

评论(36)
热度(16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