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43 (生子慎入)

(四十三)

第二天一早,蔺晨精神抖擞地醒来,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悠闲自得地吃着早饭,对落在他身上的六道灼热的视线视若无睹。
梅长苏看着蔺晨心满意足地吃饱放下筷子用帕子擦嘴,嘴巴张了张,没有说话。蔺晨看见了,就把碟里剩下的两块桂花糕推到他面前,“吃?”
梅长苏摇了摇头。
蔺晨又把糕点递向一旁的萧景琰和列战英,那二人也摇了摇头。
他们心事重重是正常的,因为今天已是卫铮服下乌金丸的第六天,再不解毒,明天他就会毒发身亡了。
蔺晨却一点不着急,自己大大方方地把两块桂花糕都吃了,又喝了茶润了润喉,才站了起来。梅长苏三人也跟着他一同站了起来。
蔺晨一脸惊诧,“我回房换衣服去,你们跟着做什么!”
梅长苏搓了搓手指,和萧景琰又坐了下来。列战英跟着他走了。
蔺晨换好衣服出来,一袭青衣潇洒儒雅,衬得他身量颀长,长发随意束在脑后,手执折扇眉眼含笑,肩上挂着药箱,看起来斯文得很。他走来抓住梅长苏的手腕将他从萧景琰怀里拉起来,牵着他就往外走。
萧景琰急忙喊住他,“蔺阁主!你要带先生去哪儿?”
蔺晨头也不回,“去给卫铮解毒啊,待在这儿他自己能好不成。”
萧景琰还待说话,蔺晨就停了下来,转身回到他身边拽走了他的披风过去给梅长苏好好披上,然后又拉着他继续走。
萧景琰急忙喊道:“我跟你们一起去!”
蔺晨背对着他挥了挥手,“你们都不准来,我和长苏去就行了。人多惹眼,暴露了卫铮的所在可怎么好。”
梅长苏没有说话,回过头去对萧景琰摇了摇头,安静地跟着蔺晨走了。萧景琰和列战英虽不放心,但也只能乖乖留下等候。
马车低调地从苏宅侧门驶出,拐了几条巷进入了闹市当中。外头熙熙攘攘的,人声鼎沸,马车内却异常安静。梅长苏一直不说话,蔺晨也不理他,只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热闹的街道,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眼神却十分冷淡。
后面两人在无人处换了两次马车,又绕了好久的路,马车才从后门驶进了穆王府。不用说,这里便是卫铮的藏身之处,大隐隐于市,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候反而是最安全的。蔺晨将梅长苏抱下马车,又牵着他跟着穆霓凰七拐八拐,才终于在一个隐秘的房间里见到了卫铮。
卫铮的伤已经好了大半,精神和脸色都很是不错,完全看不出来命不久矣。这种危急时刻,大家也没有闲心叙旧,房间里安安静静的,大家都不说话,看着蔺晨给卫铮把脉。
蔺晨给他号完脉,又从随身腰包里抽出一根银针在他手指上扎了一下,挤出两滴血来滴到装着不明液体的杯子中。血液在水里转了两圈,并未化开,蔺晨又抽出另一根银针在自己的手上扎了一下,将血滴到杯中。两人的血液混合之后很快起了反应,水中的血慢慢融化了一般渐渐在水中化开,蔺晨双眸闪现光芒,然而可惜的是血只化了一半就停住了。蔺晨看似有些失望,但不说什么,将杯子放下,认真擦干净两根银针放在面前,然后是一副严肃的模样,认真地对他三人说道:“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三个都要听清楚,听完了,认真思考过,再回答我。”
梅长苏、穆霓凰和卫铮都点了点头。
蔺晨正襟危坐,神情从未如此严肃,“这几日我和晏大夫在药房中日夜不停地分析乌金丸的成分,奈何时间太短,情报太少,至今只是了解了个大概。我们根据乌金丸已知的成分研制了对应的解药,但还有部分成分不明,对应的解药自然也无从得知。但是坦白说,就算有完整的乌金丸配方在,若不知其炼制方法,也无从得知制作过程当中会有哪些新的毒性产生,自行研制解药,不过是自我安慰,赌一赌罢了。”
“少阁主,我知道你和晏大夫都已经尽力了,无论结果如何,卫铮心中绝无怨怼!”卫铮朝他一拜,又转向梅长苏和穆霓凰,“少帅,郡主,卫铮已经给你们添了太多麻烦,可能还是逃不过这一劫,辜负了你们的恩情,卫铮只有来世再还了!”
蔺晨就啧了一声,“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不要就一副马上要死了的样子行不行。”
卫铮低下头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好意思。
此时梅长苏便道:“蔺晨你就不要卖关子了,还有什么办法你就明说吧。”
蔺晨看了他一眼,又抽出一支新的银针来,抓过他的手也给他扎了一下,将血滴到了杯子里。神奇的是,方才化到一半的血,在梅长苏的血液滴落之后竟就继续开始分解,没多久就化了开,最后彻底失去了踪影,只剩清水一杯。
梅长苏转过头来看着他,有些诧异。
蔺晨擦了擦自己的银针,放下来和另外两枚整整齐齐地摆在一起,才看着他道:“看见了吧,再厉害的毒,也抵不过百毒之王火寒毒。”
穆霓凰似察觉了什么,急道:“蔺阁主!你这是何意!”
卫铮也十分着急,“是啊少阁主!要解我的毒,和火寒毒有什么关系?”
蔺晨哼了一声,神色冷峻,“两日前我将乌金丸部分毒性引入自己体内,再根据中毒的症状给自己解毒,以此研制解药。此法虽十分冒险,但不得不说效果显著,研究出来的解药确实能解大部分毒性,但要将毒素全部清除干净却是不可能。剩余的毒性十分毒辣,前日我命悬一线,晏大夫急起来死马当活马医,就胡乱给我喂了本用来压制火寒毒的药水,反倒救了我一命。”
穆霓凰闻之,马上道:“难道火寒毒的解药可解乌金丸之毒?”
蔺晨却摇了摇头,“若是如此简单便好了。”他叹了一口气,“昨日我醒来,才发现那日晏大夫喂给我的,并非是压制火寒毒的药,而是我之前从长苏身上提取的,火寒毒的毒素。晏大夫年纪大了,那几天操劳过度,两眼昏花,拿错了药水,反倒用对了药化去了我体内的余毒。”
蔺晨说到这里大家也明白了,要解乌金丸的毒,就要用蔺晨研制的解药配合火寒毒一同化去乌金丸的毒性,卫铮才有机会活命。但也只是一线生机,毕竟当初蔺晨引入体内的只是乌金丸的部分毒性,还不是全部,余下的部分火寒毒能不能化去,还是未知数,万一行不通,说不准毒素反而和火寒毒一起融合,顷刻便要了他的命。因此要尝试此法,便是以卫铮的生命为赌注的一场豪赌。
卫铮明白了此中关窍,马上道:“若是不试,我便只有死路一条,试了就算无用,也不过是提前一天去阎王殿报到,我不怕!”
蔺晨嗤笑一声,道:“若是只拿你自己的性命去赌,我还不会犹豫,方才见了你就先给你把解药灌下去了,还要等到你同意?”
卫铮呃了一声,穆霓凰接过话头:“听阁主之意,难道此法还需其他条件?”
蔺晨的脸就沉了下来,转头看了梅长苏一眼,冷笑了一声,道:“条件是有,就看林少帅答不答应了。”
梅长苏抬头看了看他,没有说话。
蔺晨自行接下去说道:“以前从他身上提取火寒毒的毒素,可是经年累月才积攒出来小半瓶,前日也给我用完了,再要使用,只能重新提取。那毒素从何而来?”
卫铮看了看梅长苏,又看了看蔺晨,犹豫道:“敢问少阁主,这毒素……要如何提取?”
“你算问到点子上了。”蔺晨看着他,勾了勾嘴角,眼神却十分凶狠,“火寒之毒深附骨髓,你家少帅当年命都不要了,选择了彻底的解毒方法,那就要将他全身皮肉都割开来,刮骨去毒。刮了骨去了毒,骨髓是干净了,但身体里流淌的血却还是那些血,血液里残留的毒素去不掉,所以他这些年才会时而毒性复发,让他苦不堪言。这么说你们该懂了吧,彻底解毒之后人之所以活不长久,并不是因为身子弱了,而是血液里还有余毒,再过二三十年,就能要了他的命。”
穆霓凰看着梅长苏,眼里堆积了泪水,说不出话来。梅长苏仍是一声不吭。
蔺晨继续说道:“如今要提取毒素,再去梅岭找火疥虫是来不及了,来回至少一个月,拿得回来你也已经烂在地里了。为今之计,还是得从你家少帅身上取。”
卫铮愕然,讷讷道:“那……那……”
蔺晨哼了一声,“你想得没错,如今他身上只有血液含毒,要救你的命,就必须从他身上放血——”
“不行!”蔺晨的话还没说完,卫铮就先否决了他,还十分激动。
蔺晨却没理他,自顾自说完,“若是平时,就算他少两坛子血我都能把他救回来。但是现在,”他看了看梅长苏的腹部,“人我是可以保证他能活,但孩子能不能保住,我可就不敢说大话了。”
梅长苏扭头就问:“要取多少?”
“兄长!”
“少帅!”
穆霓凰与卫铮同时叫起来,一脸震惊。
蔺晨环着双臂,哼笑一声,“你可还记得,昨天萧景琰说的话。”
梅长苏没有说话。
蔺晨提醒他,“他说,他不会做一命换一命的买卖。那你呢?”
穆霓凰也赶紧说道:“是啊兄长,靖王哥哥若是知道,肯定不会允许你这么胡来的!”
卫铮也说:“少帅!您的大恩大义卫铮永远不会忘,我也想留得一命报答您的恩情,但若是要让您牺牲孩子来救我的命,我不如现在就去死!”
卫铮十分激动,说着就站了起来,蔺晨二话不说抽出一根针来先是扎在了他的小腿上,在他吃痛蹲下来的时候又一针扎在了他脖子上,卫铮顿时昏了过去,轰然倒地。
蔺晨将这第四根银针也擦干净,对穆霓凰道:“把他拖到床上去,搁这儿碍眼。”
穆霓凰看了看异常安静的梅长苏,烦躁地唉了一声,把卫铮架了起来往一旁的床榻拖去。
蔺晨将针放下,对梅长苏发问:“想清楚了?”
梅长苏点了点头。
“那萧景琰呢?你可考虑过他的感受?”
“你今日不让他来,不是已经想过了么。”梅长苏的声音十分平稳,“他劝不住我,只会痛苦,不让他知道才是最好。”
蔺晨看着梅长苏,眼神十分锐利。
“若要救他,孩子可能会死,你确定要救?”
“要救。”
“就算你没事,孩子也没事,但你的血也不一定真能够让他捡回一条命,你还是要试?”
“要试。”
“你真这么狠心?”
梅长苏停了下来,安静了好一会儿,蓦然幽幽说道:“卫铮救了我的命。”他转头看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卫铮,语气十分轻缓,“那年在梅岭,要是没有他,就没有现在梅长苏的十三年。现在他命在旦夕,就算是要我的命,我也不会迟疑。”
蔺晨冷声说道:“但我现在不是要你的命,而是要你孩子的命。”
梅长苏回过头来看着他,神情坚定,“他不会死的。”
蔺晨张了张嘴,说不出话。
梅长苏按住自己的小腹,目似剑光,没有迟疑,没有动摇,“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牺牲他,因为我知道,他比我更坚强。他会和我一起活下去。”
蔺晨看着梅长苏,梅长苏也看着他,二人相视不语。最终是蔺晨败下阵来,他大笑了两声,捂着灼热的眼睛摇了摇头。梅长苏看着他,眼神平静无波。蔺晨笑完,猛然抬头看向梅长苏,狠狠的说道:“既然如此,我蔺晨今日便舍命陪君子,和你走这一遭!”
梅长苏也笑了起来,目光如电。
既然已经决定要救人,那便不再拖延,蔺晨在梅长苏的手臂上绑了条带子,用力绑紧,然后用锋利的匕首在他手腕上划了一道,鲜血顿时涌出,染红了他白皙的手腕,滴落在药碗当中。待装够了一碗,蔺晨就用力握住他的伤口上方暂时止住血流,换了一只空碗,又松了手让血继续流下。
蔺晨和梅长苏的神情都十分认真,谁都没有发现,本该待在房中的穆霓凰已经不见了踪影。

TBC

#今天的晨晨依然很帅气!别看他淡定,其实心里也是很方的。
#苏明明是选择了彻底的解毒方式,那应该是已经好了的,可是剧里甄平又说他火寒毒复发过,不知何解,我就自己瞎jb扯了一通,勉强圆了一下。
#我为什么安排蔺晨试毒和解毒这个剧情,还写得这么细,其实不是完全只为了卫铮一人,后面会有重要作用。且看后面发展吧,不多说。
#免得大家误会,在这里先提前跟大家解释清楚,苏确实是没打算牺牲孩子的。要救卫铮,他可以牺牲自己,但是不会牺牲他的孩子。他之所以这么坚定,一方面是相信自己,一方面是相信蔺晨。其实,如果孩子真的会因此而死,蔺晨是绝对不会提出这个方法的。蔺晨就是有一定的把握,才会说出来,苏就是知道这一点,才会这么坚定。但是这种事,是没有百分之百的保证的,所以蔺晨必须说清楚会有这么一个可能性,让所有人都做好准备,都同意了,想清楚了,他才好去实施。这一点我下一章会有提起,但怕大家误会苏是这么狠心的人,就先在这里说一下。
#“替我问一下靖王,救了卫铮没了孩子这样的买卖他觉得划算吗!”
#BTW,霓凰是女A。

 

评论(20)
热度(22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