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42 (生子慎入)

(四十二)

人命关天之时,三天说过就过了,尽管蔺晨和晏大夫每日不眠不休地研制乌金丸的解药,但始终没有太大突破。幸运的是梅长苏的后续计划得以顺利进行,在初八的早晨,纪王入宫面圣,将在小巷之中见到夏冬偷偷带走卫铮之事禀告梁帝,引起了梁帝对悬镜司的怀疑。梁帝当即召见夏冬问询,而夏冬早已被萧景琰策反,提前准备好了说辞,借着梁帝多疑的性子,问答之间轻易将夏江推上了主谋之位,顺利让梁帝确信卫铮被劫一事乃是夏江为嫁祸靖王而刻意为之。后来一切便水到渠成了,梁帝当即下令捉拿夏江,封禁悬镜司。蒙挚动作神速,很快控制了悬镜司上下,如此一来笼罩着靖王府和苏宅的密网便立即破碎,悬镜司一撤兵,梅长苏就马上安排了人趁乱溜出苏宅,前去穆王府与卫铮取得联系。
外头的局面正是混乱,萧景琰和梅长苏又是干系重大之人,此时此刻不宜马上离开王府,以免被人抓到把柄再节外生枝,在确切的消息传回来之前,他们只得继续耐心等候。不知卫铮如今情况如何,若是没有解药又该如何救治,心急难耐的梅长苏就和萧景琰通过密道去了苏宅,到药房去查看解药的情况。
两人一踏进药房,就被里头弥漫的药气冲得咳了起来。药房里似炸了药鼎,满屋子乌烟瘴气的,看都看不清楚,萧景琰担心梅长苏带孕之身会受此影响,便揽着他的腰退出了门外。跟在他们身后的列战英眼尖看到蔺晨整个人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眼睛登时睁大,二话不说就冲了进去将他抱了起来。
“蔺晨!你怎么样!”梅长苏在门口看着蔺晨软绵绵地像泡软了的面条一样瘫在列战英怀中一动不动,担心得不得了,急忙又左右张望寻找晏大夫的影子。
“唔……”蔺晨被唤醒了,皱着脸痛苦地呻吟了两声,挺着身子拉了拉僵硬的腰椎,忽然又一脸痛苦,马上在列战英的双臂之上翻了个身,对着地面就干呕起来。列战英见状蹙紧了眉,心疼地给他拍着背。梅长苏更是心急,推开了腰上萧景琰的手跑了进去,扶着蔺晨的手臂拉了拉,“蔺晨!你没事吧!”
蔺晨干呕了一阵,没吐出什么东西来,就挂在列战英的手臂上不动了。梅长苏与列战英担心得不得了,这时晏大夫从屋里头的几个架子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瘫着不动的蔺晨,摇了摇头,又冲梅长苏说道:“你进来做什么!出去!”
晏大夫仍旧声如洪钟,但细看之下亦是憔悴了许多,更显老态。梅长苏蹙起了眉,捏紧了衣袖。晏大夫又摇了摇头,指挥萧景琰和列战英各自把人抱了出去。
院里虽冷些,但空气清新,蔺晨很快缓了过来,脸色不再灰败,但仍旧没有清醒,靠在列战英身上闭着眼睛呼吸均匀。梅长苏不知他是昏迷了还是怎么,仍旧放心不下,看了看药房那个凌乱的样子,研制乌金丸的解药之事怕也不乐观。这时走开了一阵的晏大夫端着茶水回来,也不出声,一掌就拍在蔺晨的额头上,“不准睡!起来,把水喝了!”
蔺晨瞬间惊醒,马上弹了起来,双眼却仍是一片茫然。列战英立即接过茶水喂到他嘴边,蔺晨这才有了反应,按着杯子就是一顿牛饮。他喝得太急,呛着了咳了几声,但还没停下,又继续咕咚咕咚几下把水喝完了。晏大夫见他喝完了水,马上就伸手撑开他的眼皮盯着他的眼睛看,看完又去给他摸脉,摸了好一阵,才松了一口气,但语气仍是凶悍:“目前看来没什么问题,但不能放松警惕,还要观察两天。”说罢晏大夫又对列战英说道,“这两天他要是有什么不对,马上告诉我!”
列战英忙不迭点头,将蔺晨往身上揽了揽,又用手背去探了探他的额头。
梅长苏闻之却更觉不妙,马上朝晏大夫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蔺晨他怎么了?!”
晏大夫看起来是真生气了,怒道:“黄口小儿不自量力!叫了他不要亲身试药,非是不听!”
亲身试药!
三人闻之皆是大骇,梅长苏更是直接扑到了蔺晨身上,捏捏他的手腕,摸摸他的脸,心疼极了,“你这人!解药做不出来便罢了,又何苦连自己都要搭上!”
晏大夫也朝他喷了一口气,“实在气煞老夫,回头就向你爹告你一状!”
蔺晨马上支起了身子,轻咳两声,轻声讨饶,“别呀别呀,老头子打人可疼了……”说着他轻轻勾了勾梅长苏的手指,“你别怕,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乱来的……而且我有新发现,你……咳,你家卫铮应该有救了……”他又咳了两声,用后脑蹭了蹭列战英的胳膊,声音又更轻了些,“但你们还是去夏江那里试探一下,看他愿不愿意交出真正的解药,如果可以,我实在是不想用那个方法……”
萧景琰马上道:“等夏江收监下狱,我马上让蒙大统领安排我去牢里见他。若是解毒之法凶险,你切莫鲁莽。”
蔺晨轻呵一声,看着萧景琰,声音虽轻,但语气坚定,“若是在卫铮和我之间只能有一人存活,你会选谁?”
列战英听他此言,顿时抓紧了他的手。蔺晨轻轻晃了晃头,示意他不可妄动。梅长苏知道他是在试探萧景琰,便没有说话,移开了目光。萧景琰却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坚定地说道:“当然是你。”
蔺晨听了就笑了一下,“哦?怎么?”
萧景琰认真地说道:“救不下卫铮,是我无能,若卫铮真的就此毒发身亡,我也只能认命。而你是局外之人,本与此事无关,为了救他以身试药伤了身体,已令我十分惭愧,我又怎可能以你的性命换取卫铮!这种事,我萧景琰做不出来,也不会做。”
蔺晨又笑了笑,捏了捏梅长苏的指尖,对他道:“你都听到了吧?”
梅长苏握住他的手,抿唇不语。蔺晨不再多说,闭上眼睛埋到列战英怀里,看似睡去了。

前往穆王府查探情况的人没多久就回来了,可惜的是并没有带来好消息,卫铮,是真的被夏江喂下了乌金丸。虽早已作此准备,但听得确切的消息之后,所有人的心里还是更沉重了几分。千辛万苦把他救了出来,就是希望他能够活下去,不想人救了出来,却又横生变故。萧景琰不是会轻易放弃的人,入夜之后就借着夜色的遮掩,和蒙挚一起去了关押夏江的牢房,意图逼他说出解药的下落。蔺晨则昏睡了一整天,梅长苏担心他,一直在他身边守着,就连飞流都没再嫌弃他,也安安静静地抱膝坐在一旁看着他。直到后半夜萧景琰才回来,梅长苏看他冷峻的神色便知他是无功而返,便没有多问。
到最后,卫铮是命绝于此还是大难不死,就只看蔺晨的方法能不能救他一命了。

TBC

#蔺晨小可爱,想日。

 

评论(15)
热度(224)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