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成人戏之三

自茶楼一会之后,接下来一段时间萧景琰果然没再大摇大摆地翻墙到宁国侯府去看望梅长苏。一来是怕惹他生气,二来他受命审理滨州侵地案,此案涉及誉王手下的大将庆国公,同是誉王旗下的刑部并不配合,案件审理难以开展,这些天他都一直忙得焦头烂额。可他白日里听说梅长苏与萧景睿言豫津二位公子在兰园看房之时,竟在枯井之中发现了数十具女尸!坤泽向来心思细腻,比之乾元和中庸更为感性,思维活跃的结果是脑瓜子十分伶俐,但也因此更加多思多想,见着些可怖的东西就容易被吓着。
萧景琰实在担心他,夜里就偷偷翻墙进了宁国侯府溜进了他的房间。自梅长苏搬进了雪庐,萧景琰就时常夜里偷偷来找他,因此他已十分熟悉路线,没有惊着侯府的守卫。飞流倒是发现了他,但梅长苏说过,只要是水牛过来,就不用拦,所以他也就没有现身,只蹲在屋顶上眼睁睁看着萧景琰摸进了苏哥哥的房间。
萧景琰轻手轻脚地走进梅长苏的卧房,里头灯火已灭,只剩床尾的小烛还在燃烧着。梅长苏已经睡了,萧景琰不想吵醒他,便悄声坐在床边,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梅长苏安详地睡着,浓密的羽睫贴合在一起,随着他的呼吸偶尔微微颤动,玉颊过分白皙,已是苍白,萧景琰用手摸过不少回,早知那是温软如玉一般的触感,惹人心醉。但他的目光此时尽数落在那微微张开的薄唇之上,那优美的弧度衬着淡淡的绯色,醉人欲滴。萧景琰受不住蛊惑,悄悄低下头去,在他唇上轻轻亲了一记。一触即分,没有惊醒梅长苏,萧景琰看着他安详的睡颜,心里温柔满溢,握住他置于背面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手背,心中对他的迷恋是有增无减。
这个人真好。
萧景琰这么想着,又不受控制地俯下身去,再次吻落他的唇。这次他没有轻易满足,衔住他的唇弓轻轻抿了抿,又以舌尖舔了舔他的唇缝,在他下意识地张开小嘴之时便趁虚而入,卷住他甜美的小舌与之共舞。
“唔……”睡梦中的梅长苏被他轻薄得发出一声甜蜜而哀怨的嘤咛,剩下的喘息全被萧景琰吞入了腹中。
缠绵的亲吻持续片刻,萧景琰怕再不停下梅长苏就要醒来了,便恋恋不舍地放开了他甜蜜的舌尖,改为啄吻他诱人的红唇。梅长苏似被他扰得烦了,低咛了一声,抱着薄被转过身子背对了他。萧景琰看他这般举动心中更觉他可爱得紧,又在他耳朵上亲了几下,一下子不小心将吻落在了他的耳根,顿时感受到他身子颤了颤,耳根眼见着就红了。萧景琰愣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又挨近他在他耳边低声说道:“长苏,你的脸好红……”
梅长苏又抖了抖,脸更红了。
萧景琰又笑了起来。
梅长苏确实在有人进来的时候就醒了,知道了是萧景琰,便松开了枕头底下的画不成继续装睡,可谁知这人这般大胆,见人还睡着就敢轻薄!果然乾元都是大猪蹄子!
梅长苏轻哼了一声,仍旧抱着被子闭着眼睛不理人。萧景琰知他已经不气自己了,胆子就越来越大,在他颈后露出的腺体之上亲来吻去,真真是登徒浪子般的作为。梅长苏被他亲得腿都软了,实在气不过,被子一掀就坐了起来,环着双臂气鼓鼓地瞪着萧景琰,“一个乾元又来夜探坤泽的房间,殿下可真是厚脸皮!当心苏某叫人进来把你抓了去!”
萧景琰面上无辜,眼里却满是笑意,不与他争执,挨近他将他拢到怀里。梅长苏象征性地挣了两下,由他抱着。萧景琰见他乖顺,知他真没有生气,便摸了摸他的背,释放出安抚的信息素包裹着他,柔声问道:“今日在兰园可有吓着?”
梅长苏被他的信息素一包围,身子又软了,咕哝了一声,下巴枕在他的肩上含糊回道:“我梅长苏何许人也,岂会……”
剩下几个字听不清了,萧景琰摸了一把他的长发,揉了揉他的后脑。

END

#回头发现上一篇光顾着玩酥胸了,都没有亲到!我怎能允许!马上补一发,爽了。

 

评论(28)
热度(154)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