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41 (生子慎入)

#抓着小尾巴更一发,打破年更谣言。

(四十一)

中午的时候萧景琰把半梦半醒的梅长苏从床上抱起来,哄着骗着给他喂了点饭食,梅长苏迷迷糊糊地吃完就又睡了过去,再醒来时已经过了两个时辰。
他起来时萧景琰已经不在房里了,梅长苏也不在意,反正被他……那样了一次,又睡了好长一觉,他已经好多了,没再反胃犯恶心。不过方才他被夏江以威压压制,十分难受,但被萧景琰疼爱了一番,就好受多了,可见他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如今对他的影响着实是太大了。梅长苏一边梳着头一边叹了一口气,没再多想,现在卫铮的事紧要多了,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思再烦恼这些事。
梅长苏穿好衣服鞋袜,为了在这种紧急事态下先保护好自己,还特地拿了萧景琰的一件披风披上,然后穿过密道去了苏宅。
苏宅也被悬镜司看得严严实实的,他不能走到外面去,怕被人瞧见了,只在房中听甄平汇报情况。
“……整个宅子被围得严严实实的,现在黎纲都回不来,童路早早失踪,连菜农都进不来了。夜里飞流跳上屋顶,也很快就被发现了。如今苏宅,怕是连只鸽子都飞不出去……”
梅长苏嗯了一声,搓了搓衣袖,又问:“蔺晨和晏大夫那边怎么样。”
甄平回道:“今早起就在药房里待着了,一直没有出来过,我中午过去给他们送饭,还被赶了出来。”
梅长苏叹了一口气,“蔺晨年轻力壮倒是还好,但晏大夫年纪大了,要请他注意休息。”
“是。”甄平一颔首,犹豫了片刻,问,“宗主……要不要想办法联系夏冬?”
梅长苏摇了摇头,“乌金丸为历代首尊所有,夏春或许知情,夏冬只怕是没有听说过。”
甄平一脸焦虑,“那卫铮……”
梅长苏又搓了搓袖子,“现在只能寄望于蔺晨他们了。实在不行,等夏江落网,我们再想办法。”
甄平点了点头。
梅长苏又吩咐道:“这几天看好飞流,别让他惹事,也别让他翻墙到王府,万一被抓到,苏宅与王府后墙相连之事就要暴露了。”甄平应下,梅长苏又道,“已是黄昏了,你去让吉婶给蔺晨和晏大夫做些好吃的补补身子,为防万一我这几天都会住在王府,有什么事你们再来找我便是。”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如今还是谨慎一点,往后你拉铃,就拉三长一短,我亦如此。若是铃声不对,你切记不可开门。”
甄平点了点头,“夏江落网之前我们没有其他办法,在此之前宗主切莫多思多想,顾好身子才是。”
梅长苏嗯了一声,站了起来,“放心吧,我会顾好自己,不给蔺晨他们拖后腿。”
甄平也站了起来,想去扶他一把,可是闻到他身上浓厚的乾元之息,就不敢靠近了,只得弯腰行礼。

梅长苏通过密道回到了萧景琰的房间,才刚刚坐下,就听外面传来人声。
“苏先生醒了吗?”
“回娘娘,先生还未起,应是还睡着。”
梅长苏听出了正在门外和侍女交谈的人是萧景琰的侧妃李如茵,便亲自去开了房门,向她行礼,“李娘娘。”
李如茵手上提着食盒,见了他本十分开心,但很快就皱起了小脸,“先生身子不爽利,怎起来了,快回去歇着!”说罢她就想去扶他,可是她也如甄平一般,被他身上的乾元之息一冲,顿时脸颊羞红,反倒往后退了一步,磕巴道,“先、先生赶紧回房去,外面风大。”
梅长苏应了声,将李如茵请进了房里。李如茵和他隔着一段距离坐下,打开食盒将里面的碗碟取出来,“今日我和姐姐听闻先生身子不适,很是担心,可惜我们都不通药理,只得做些补身子的汤食给你送来。”她一边盛汤一边说道,“姐姐本也想来探望先生,可是先生身子不适,她怕来了反而对你有害,便只让我过来了。这炖汤也是姐姐做的,先生尝一尝。”
梅长苏先行一礼,然后恭敬地接过汤碗,“让两位娘娘费心了,苏某并无大碍,二位请放宽心。”
李如茵垂下了头,“妾身愚钝,只知府上出了大事,却不能为殿下分忧,只能仰仗先生相助,已是十分惭愧,只得在这些小事上尽点心力了。”
梅长苏急忙宽慰道:“没有的事,娘娘如此聪慧,殿下定然十分欣慰。”
李如茵笑了笑,随后俏皮地朝他眨了眨眼,“只要先生养好身子,殿下无后顾之忧,我们也就安心啦。”
梅长苏赧然一笑,低头舀了一勺汤喝了一口。
两人在房里闲谈一阵,正巧萧景琰回来了,两人便同时起来,给他行礼。萧景琰见了李如茵,先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让他二人免礼,一边赶紧过去扶着梅长苏坐下。
萧景琰看了看一桌子的菜和梅长苏面前的碗,问李如茵,“这些都是你做的?”
李如茵局促地搓了搓小手,“臣妾和藏谦姐姐一起做的……”说着她声音越来越小,“臣妾以为殿下会在虎影堂待许久,就……”就只做了给苏先生的那份。
萧景琰自是没有责怪她,只是有些不自在,因为李如茵毕竟是他的侧妃,不知梅长苏会不会生气。梅长苏却不理他,自己大大方方地吃着他的侧妃做的饭菜,才不管他怎样。
既然萧景琰回来了,李如茵便不久留,找个借口告退了。李如茵一走,萧景琰就抱着梅长苏往怀里带,紧张地问道:“如、如茵她没对你胡说什么吧?”
梅长苏喝了一口汤,只道:“食不言寝不语,殿下应知此礼。”
萧景琰才不管这些,“她虽是我的侧妃,但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的,你要信我!”
梅长苏自然知道,却只是说道:“殿下年纪也不小了,府中有两个侧妃,却视而不见,日后荣登大宝,难道三宫六院都要弃之不顾吗。”
萧景琰抱紧了他,“我才不管这些。我只要你。”
梅长苏冷然道:“殿下可别忘了,苏某腹中的孩子不是你的,而且我身子虚弱,能否顺利生下这一胎仍未可知,日后不必说是不会再有孕了。殿下却说只要我一人,那日后岂非后继无人?”
萧景琰抱着他沉默了,梅长苏以为他想通了,正往嘴里塞了一片人参含住,却听他忽然说了一句:“……我可以传位给庭生。”
梅长苏一顿,猛然转过头去瞪着他,就要发脾气,却一下子被萧景琰捧住脸堵住了唇。
梅长苏生气,呜呜咽咽地拍打着他,萧景琰却不肯放,卷住他的唇舌缠弄着,梅长苏嘴里那片人参就在二人的唇舌之间来回游走。梅长苏早上才被他要过,现在哪里能抵抗他,浸润在他的气息当中很快就被他吻得软了下来。到最后萧景琰恋恋不舍地放开他,爱怜地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捧着他的脸柔声道:“我就只要你一个。”
梅长苏慢慢喘着气,说不出话,就瞪他。萧景琰摸着他的脸笑着,说了一句——
“人参好苦。”
可是你很甜。

TBC

#这是怎么肥四……日常写得凄苦,这是这种本来应该很虐的时候我却写得这么甜。精分惹。

 

评论(65)
热度(248)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