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压寨夫人 115

(751)
哄骗梅长苏入宫的事没有结果,萧景琰却不得不先搬进去了,他朝务繁忙,住在王府的话每日进出宫城都要顾及宫禁的时间,实在力不从心。
刚刚踏入十月,天还不算冷,暂时和萧景琰分居,梅长苏还受得住,只是睡眠质量自然不如以往了。萧景琰心里记挂着他,平日若是清闲一些,能在宫门关闭之前办完手头上的事,便会回去靖王府去。如此是麻烦一些,梅长苏也曾劝他不必如此折腾,但萧景琰宠他,这些小事自然不放在心里。当然了,能把梅长苏拐到东宫的时候,他也不会犹豫。

(752)
这天梅长苏身子爽朗,午后就入宫陪着他,萧景琰知他要来,早早地就把要事处理完了。但他夜里熬得厉害,晨起又太早,和梅长苏在书房里一起看奏折,看着看着就犯起困来。梅长苏坐在案前看着折子,忽觉搂在自己腰上的手慢慢滑了下去,身后的人也没声气了,转头才见他斜着身子躺在自己背后,已然入睡。
梅长苏知他困倦,哪里舍得叫醒他,轻声让人送来薄被给他盖好,自己就拿着朱笔帮他批阅奏章。左右大事已被他处理好,剩下的都是些小事,等萧景琰醒了跟他说一说就行了。

(753)
梅长苏批完折子仍不见萧景琰醒来,他托着腮无事可做,便看萧景琰睡觉。
萧景琰长得俊朗,身材又挺拔,醒着的时候是器宇轩昂不怒而威,睡着的时候眉宇之间又多了几分柔和,透露着些让他眷恋不已的柔情。梅长苏托着脸蛋看了他许久,见他不曾有醒来的迹象,便悄悄靠近他,在他唇上偷偷亲了一记。萧景琰并未醒来,梅长苏掩着嘴笑了笑,又悄悄靠近他再亲了一次。这一次他并未如方才那般一触即分,而是以薄唇轻轻地摩挲着他的,顺着他俊秀的唇形慢慢蹭了一圈,最后轻柔的吻落在他的唇角,偷偷摸摸地亲了一下。
萧景琰仍是未醒,梅长苏笑眯了眼,又看了他一会儿,看着这般乖巧的萧景琰,心里就调皮了起来。他转身取来朱笔,看了看睡得安稳的萧景琰,偷偷笑了笑,捏着朱笔就在他鼻尖上轻轻点了一下。
萧景琰的鼻尖顿时红了,就像他哭鼻子的时候那样。梅长苏捂着嘴笑得身子一颤一颤的。

(754)
也许是鼻尖有些凉意,加上梅长苏的笑声按耐不住,萧景琰的眉头动了动,看似要醒了。梅长苏马上把朱笔藏了起来,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怎么也藏不住。
萧景琰醒来就看到梅长苏明亮的笑颜,心中暖极了,微微支起身子把他揽到怀里来嗅了嗅他发间的香气,揉了揉他的后颈,“我睡很久了?”
梅长苏压在他身上,仍旧笑着,双眸发亮,蹭在他颈边摇了摇头。
萧景琰又揉了揉他,才扶着他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余光瞧见奏折摆在案上整整齐齐,便问:“折子你都看过了?”
梅长苏轻快地嗯了一声,一边盯着萧景琰鼻尖上的红印子一边给他简单说了下折子的情况,只是一边说还一边忍不住笑一下,让萧景琰倍觉疑惑。

(755)
梅长苏助他良多,萧景琰心中感激又甜蜜,托着他的腰窝低下头去就想亲他,但梅长苏怕他鼻尖上的朱砂会蹭到自己脸上来,便赶紧挡住他的脸不准他靠近。萧景琰哪知这人如儿时那般调皮对自己恶作剧了,只当他是在宫里害羞不自在,还揽着他非要亲一口。梅长苏一直躲闪,萧景琰就一直追逐,两人笑闹了一会儿,萧景琰搂住他在他脖颈之间胡乱蹭了几下,就见他白皙细致的颈间染上了几抹红痕。萧景琰疑惑,就摸了摸自己的脸,摸到鼻子的时候就看到手上多了一抹朱砂,才知是这个人搞事了。梅长苏见形迹败露,笑着转身就往外爬,被萧景琰一下子捞了回来,在他脸上重重地蹭了几下,把朱砂都抹他脸上去了。
最后一个鼻子红红的,一个脖子和脸蛋也红红的,直到窃笑不已的宫人送来软巾热水,才互相擦拭了干净。

(756)
梅长苏擦干净了脸,整理好了衣着,看了看天色,对萧景琰道:“日头要落山了,我要抓紧时间出宫才行。”
萧景琰将脸帕放回盆里让人端走,又斜躺下去将梅长苏揽到了身上,“你现在要出去已经晚了,到了宫禁时间宫门落锁出不去,今晚就在这里过夜吧。”
梅长苏看他,“现在离宫禁还有半个时辰呢。”
萧景琰握着他的手亲了一下,倒是十分坦然,“嗯,但你现在要出去,我定要搂着你依依不舍一番,然后我要你今晚留下,你说个理由拒绝,我再抱着你亲热一阵,你又推脱不得,还不是被我缠着过了时候吗。”
梅长苏见他说得这般没皮没脸,倒是自己先红了耳根。
萧景琰看着他,又在他手背上亲了一记,笑了笑,声音里满是蛊惑,“还走不走了?”
梅长苏耳根上的红蔓延到了脸上。

(757)
梅长苏到底是没萧景琰那么厚的脸皮,想着在东宫留宿一晚也没什么,就同意了。左右是他不同意太子殿下也要他同意的。没一会儿便有宫人前来通传静贵妃娘娘有请。
静妃早早听闻梅长苏今日入宫,忙活了一下午备下了一桌子的好汤好菜,就等着萧景琰和梅长苏过来了。
这长幼三人难得再聚首,这次也没有在九安山时的顾忌,一顿饭吃得和乐融融。梅长苏饭量不大,但在静妃母子二人的劝哄之下还是吃了不少。本来静妃准备的菜点就多,每样尝一点,都够他吃一顿饱两顿的了。
吃完了饭还有点心,梅长苏实在吃不下了,静妃知他吃够了没饿着,也不逼他,就与他拉着手说话。他二人多年不见,上一次见面又只是匆匆说了两句便走了,现在自然有许多心里话要说。

(758)
静妃与梅长苏说着话,说着说着就给他摸起了脉。梅长苏的身子总是时好时坏的,好在总的来说还是好的居多,只是身子弱,不好好养着就很容易就得病罢了。静妃本就疼爱他,加之又是医女出身,对他的身子就更是挂怀。
“……小殊,你还是听静姨的话,早日嫁到宫里来,我也好方便帮你调养身子呀。”
梅长苏就安抚她,“静姨,您就别担心了,我在外面有两个医术了得的大夫一直跟着我呢。”
静妃回道:“那两位大夫的医术我自然是信任的,可是他们管不住你呀。若是他们管得住你,那十二年你就不会把身子熬坏了。”
梅长苏心虚,“可现在那些事都忙完了,我也变成了闲人一个,不会再不听话了。”
静妃拍拍他的手,“你的性子静姨还不知道么,就是闲不下来的人。以前景琰在他会管着你,现在景琰也入宫了,静姨不放心呀。”
梅长苏向萧景琰求救,一边偷偷扯了扯他的袖子一边对静妃回道:“没有,我现在很乖的,不信您问景琰。”
萧景琰看过去,“你以前乖不乖大家都心知肚明。但现在你敢不听话,你是知道后果的。”
当着静妃的面这人还敢说这种话,梅长苏闹了个大红脸,要不是他静姨还看着,他就直接把萧景琰的脸摁在地上摩擦了。

TBC

#一般来说,只有他把你摁在床上摩(chou)擦(cha)的份。

 

评论(26)
热度(217)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