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压寨夫人 114

(743)
赤焰之案历时一个月,终于审结,这桩惊天大案曾撼动了整个大梁,只是真相一直被卑污之手深深掩埋了起来,忠勇卫国的赤焰将士们含冤整整十三年。如今伴随案件重审,当年这桩惨案的细节慢慢被披露出来,惨烈的真相再次震惊了朝野,大梁上下可谓群情沸腾。
身为太子的萧景琰关切此案众所周知,但他从未插手干预审讯,世人由此可见他对长兄以及林氏的清白是如何坚信不移,对他的赞赏又更增加了几分。
案件重审期间,梅长苏也从未插手过任何事情,只在家中安静地等待结果,听萧景琰每天给他通报一下具体进度,其他时候不是在看书就是在品茶,十分平静。这段时间蔺晨飞流和庭生一直常伴他左右,生怕他受外界影响而心神激荡。萧景琰倒是一反常态地对他很放心,因为他知道,这个人比他想的要坚强太多了。

(744)
到了十月,案件终于审结,后续的处理也安排好了。夜里萧景琰抱着梅长苏躺在床上,慢慢给他整理着长发。
“……纪王叔和言侯他们的意思是,要父皇明堂宣旨,昭雪皇长兄和林帅等三十一位文武官员的大逆罪名,并邸传各地昭告天下。至于首犯的处置,按律应判大逆罪,处以凌迟之刑。但谢玉已身死,只能停究,而莅阳长姑母首告有功,应恩免其子女,不必株连。”
萧景琰慢慢说着,梅长苏静静听着,没有说话,神态也十分平稳,只在他说到要处时点一点头。
萧景琰在他额上亲一下,继续说道:“此外,宸妃、祁王以及嫡系子女的遗骨需迁入皇陵,幸存的将士复位复爵,加以赏赐,死难者家属由礼部给予抚恤。林林总总的,父皇都一一同意了。还有就是,”他顿了顿,找到梅长苏的手握住,又继续道,“接下来林府也会修复,林氏的宗祠一并恢复供飨。”
这时梅长苏有了反应,他转过头去看着萧景琰,没有说话,眸光闪烁。
萧景琰亲了亲他的手背,“修好了,我就带你回去。”
梅长苏抿着唇吸了吸鼻子,点了点头,凑前去抱住了他。
萧景琰搂住他消瘦的肩背,继续说道:“我打算于后日在太仪皇家寺院设灵坛道场,由陛下率百官亲临致祭,以安亡魂。”
梅长苏捻着他的衣襟,想说一句不需要,但到底没有说话。

(745)
萧景琰摸了摸他的肩胛骨,“我知你不稀罕这些形式,但到底是要做的,我今日进宫征求意见,他也同意了。”
梅长苏埋在他的颈边,声音闷闷的,“都听你的……”
萧景琰又摸了摸他的背,手滑下去拉松了他的衣带,“你这几日身子不好,霓凰可曾来看过你?”
梅长苏点了点头。
萧景琰推开他的衣领,将他从雪白丝滑的寝衣里捞出来,让他贴在自己身上,“聂锋兄弟俩和卫铮现在都很好,聂铎和卫铮已官复原职,又回到了军队。聂锋现在和夏冬在一起,休养得也不错,现在夏冬慢慢地也能听懂他说什么了。”
梅长苏被他的体温烫了一下,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抱住了他的脖子,有些犹豫,“那霓凰和聂铎的婚事……”
萧景琰在他脖子上亲了一下,“还不着急。过阵子我会和她谈。”
梅长苏轻轻颤了颤,“你别这样……嗯……我们的婚约已算作废了,毕竟林殊已死——”
“不许胡说。”萧景琰打断他,舔了舔他刚刚种上的红梅,“林殊没有死。”
梅长苏看着他,眉目之间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
萧景琰见他这样,轻叹一声,一边拉起他的腿夹住自己的腰一边说道:“下次再说吧。”
梅长苏还想说话,但下一刻未出口的话语都变成了喘息。

(746)
两天后,祭奠如期举行。此事梅长苏并不关心,只在家里看书,偶尔也只是想一想不知林府修复得如何了。他很想回去看看,却不敢光明正大地回去,原因也正是萧景琰与他闹别扭的由来。萧景琰想着,既然赤焰冤情已雪,自然就该向世人公布梅长苏即是林殊,让他取回自己原本属于自己的身份。但梅长苏却想,他已变了一个模样,全然没有林殊的影子了,就这么公诸于世,怕被有心之人拿此作文章,怀疑太子被琅琊榜首蛊惑失了心智,更甚者怀疑赤焰之案的真相其实是另有内情。他前后花费十三年才好不容易还了赤焰军一个清白,已经累了,不想再去折腾其他事情。况且他也已经习惯了梅长苏的身份,除了不能光明正大地祭拜先祖之外,也没什么不好的。但萧景琰却觉得让他受了委屈,不能让他大大方方地站在世人面前坦诚自己的身份,就是自己做得还不够好,让他只能委屈自己。尽管梅长苏一再表示自己没有委屈,但萧景琰还是犯了牛脾气,一直气势汹汹地想着各种方法,要让世人承认梅长苏的好,林殊的好才肯罢休。
梅长苏知道他倔,多数时候都顺着他的意,平日里也不提这件事,但每当他要提起,他就会三言两语地就化解掉他的话头,态度是十分坚决。萧景琰自然知道他是在故意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这件事若是梅长苏不肯,他也没有丝毫办法,只能在心里暗暗自责,仍是觉得自己没有给到梅长苏足够的安全感。
这件事一直没有个结果,林氏宗祠倒是已经修缮完毕了,萧景琰就挑了个时间,带着梅长苏回了林府,让他以人子的身份举行了一次十分正式的祭祀。

(747)
太子殿下轻车简从,和蒙挚、穆霓凰一起瞒人耳目带着梅长苏进了林府,在林氏宗祠前停了下来。他先让梅长苏等候,自己独自进去,在灵堂前停下,一一看过灵堂的牌位,心神激荡。他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情绪,走到刻有林殊之名的牌位前,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帕,将牌位盖住。随后他转身出去,梅长苏端端正正地给他行了个礼,萧景琰也认认真真地回礼,礼毕,梅长苏才一人慢慢走了进来。
梅长苏身着孝服,走到灵堂前,看向一个一个黑底金字的牌位上的名字,一个一个曾经鲜活的身影从心底跃然而出,一个一个回忆中的人的音容笑貌都模糊了他的眼。他在灵堂前跪下来,捧了一把黍稷梗放入面前的火盆之中,双手相击,叩头,往复三次,伏地而泣。
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有如上天也在哭泣。

(748)
那天梅长苏在林氏宗祠待了许久,情绪仍算平稳,但断断续续地哭了好几回。萧景琰心疼,但并未劝阻,直到入夜之前才扶着因长跪而行动艰难的梅长苏离开。出了祠堂梅长苏就晕了过去,萧景琰急忙把他抱起来带回了家。那天半夜他醒来,双眸仍旧湿润红肿,萧景琰一直没睡,梅长苏看着他也通红闪烁的双眸,轻轻握了握他的手,复又睡去,下半夜一夜安稳。
第二天梅长苏醒来的时候萧景琰已入宫处理朝政了,取而代之守在他床边的仍是那三个人,梅长苏挨个摸了摸他们的头,笑了。

(749)
赤焰雪冤终了,萧景琰却是越来越忙了,他基本承担了所有朝政事宜,每日披星戴月,和梅长苏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他心中仍旧记挂着给梅长苏恢复身份,但还有另一件更迫切的事他不得不烦恼。为了梅长苏,他仍旧住在靖王府,可如今每日事务繁多,自然是住到宫里去更为便利,梅长苏也早早劝他早日入住东宫,却一口回绝了和他一起搬走的请求,只说他仍旧住在靖王府中,日后会时常入宫去陪伴他为他分忧,显是不肯与他一起住到宫里去。他的理由自是十分正当的,宫中不同靖王府,宫规森严,他二人尚未成亲,对外他又并非皇亲国戚,就这么搬进去,怕要沦为话柄。然而现实是,世人早当他是太子妃,哪里还会嚼舌根,就算礼法不容,他也还是堂堂白衣客卿,召请他入宫长住也并无不可。但梅长苏就是不从,萧景琰自是舍不得勉强他,只能暗自苦恼。

(750)
“这有什么好烦的,你直接向他提亲,让他嫁给你作太子妃不就好了。”
萧景琰趁着休沐,找了蔺晨来给他支招,蔺晨是个脑筋灵活的,一下子说到了点子上。
但萧景琰抹了一把脸,仍是苦恼,“我提了,但他不愿。”
蔺晨十分惊讶,“不是吧!你向他提亲,他拒绝了?”
萧景琰托着下巴,点了点头。
蔺晨就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你不知当初还没回来,他日思夜想就是和你成亲和你生猴——和你养小牛!”
萧景琰摇了摇头,“他并非不愿嫁我,而是不肯现在和我成亲。”
蔺晨恍然大悟,“哦……你爹。”
萧景琰嗯了一声,“长苏不想成为太子妃之后不得不与他有所牵扯,不愿入宫也是如此。”
蔺晨托腮,“那是难办了,你爹好歹还是皇帝,总不能挖个坑把他搁进去吧。”
萧景琰:“……”

TBC

#嗨呀……错过了靖苏结婚的999天纪念日,一千也错过了,一千零一夜也错过了,那就……贺他们长长久久好了_(:з」∠)_

 

评论(35)
热度(250)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