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萧先生 N+1

哈!

失踪人口诈尸!

回国之后一直忙到现在,今晚好不容易有点空闲了,赶紧码个小甜饼,给最近倒霉的自己攒攒人品,顺便安慰自己一下~

惯例是先放阅读warning,这是现代paro,设定看首章,然后同设定的还有之前的一篇小甜饼N-1

——

“亲子鉴定的结果拿到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就看你自己了。”
梅长苏的房中,蔺晨将一个装着文件的信封递给了梅长苏。梅长苏面无表情,伸手接过的同时纤细的手指遮盖了信封上写着的“XIAO JINGRUI”的字样。
蔺晨往床上一坐,瞟了他一眼,“要是不忍心,放着不用就是了,不用这副表情。”
梅长苏摇了摇头,没说话,转身将文件放进了抽屉里锁上了。房内一时无人言语,梅长苏也坐了下来,手指摩挲着衣摆沉默不语。蔺晨见他这样就知道他又在胡思乱想,便打断了他的思路,“萧景琰快回来了吧?”
梅长苏怔了怔,“没那么快,他去静姨那儿了。”
“你和他最近相处得怎么样?”
“老样子,还不错。”
“他还没发现你的真面目?”
“他蠢。”
蔺晨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就梅长苏这个极品琰控都说出了这样的话来,可见他的心情是差到了何种地步。蔺晨有些怕怕的,琢磨了一下,没敢吐槽。于是气氛又凝重了起来。就在蔺晨认真地考虑着是要冒着生命危险再强行安慰一下好友还是保命为上直接拍拍屁股走人的时候,梅长苏说话了。
“景睿是个好孩子。”
梅长苏这话说得突然,但蔺晨懂。蔺晨可说是松了一口气,拍了拍梅长苏的手,“可他那个便宜老爸不是。”
梅长苏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我知道。”
蔺晨知道他的心情稍微恢复了,这下子放心了,就马上站了起来,“好嘞,那我该走了,今晚还有约会呢。”
梅长苏就瞟了他一眼,“又欺骗了哪个无知少女?”
蔺晨就环起双手来,“你情我愿的事,怎么能叫骗呢。”
梅长苏也跟着站了起来,还想说他几句的时候,房间外面突然传来了萧景琰的声音!
“长苏,我回来了。你在房里吗?”
梅长苏听见吓了一跳,左右看了看,耳听萧景琰走近就要推门进来了,他当机立断马上把蔺晨推在了床上,然后快速拉扯过被子盖住了他!蔺晨还没来得及叫萧景琰就打开了房门,于是他一口气憋在了喉咙里,喘也不能喘动也不敢动。
梅长苏你搞什么鬼哦!
梅长苏不是听不见蔺晨的心声,但他只朝推开门走进来的萧景琰甜甜地笑了笑,不着痕迹地坐了下来挡住了被子的人形。“萧先生,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萧景琰没有产生任何怀疑,也对他笑了笑,走过去在他额上亲了一下,然后一只膝盖压在了床上。压到了蔺晨的手。蔺晨无声地惨叫了一声。萧景琰发现膝下感觉不对,露出不解的神情,站了起来。梅长苏就马上趁机把他推到床边去坐下,自己跟着坐在了他的腿上,圈住他的脖子又甜甜地笑了笑,扯开了话题转移他的注意力,“今天阿姨这么早就放你回来了?”
萧景琰果真没再管方才的异样,搂着他的腰摸了摸他的腰身,回道:“妈做了蛋糕,催我带回来给你吃呢。你也知道她疼你多过于疼我。”
萧景琰这话说得丝毫没有不高兴,反倒莫名有些得意,梅长苏自然知道他的心思,不由轻轻推了他的胸膛一把,然后说:“阿姨手艺这么好,蛋糕一定很好吃。”说着他又蹭了蹭他的额,“我现在就想尝一尝,可以吗?”
萧景琰总是受不住他撒娇的,顺势在他唇上亲了一记,问:“你有乖乖吃晚餐吗?”
梅长苏忙不迭点头。
萧景琰满意地笑了,“那好,我去给你切蛋糕。”说着他把梅长苏抱了起来放到一边,自己起身出去了。
梅长苏见他出去下了楼,就赶紧把蔺晨挖了出来,压低了声音说道:“快快快!趁他去了厨房,你赶紧走!”
蔺晨挣扎着爬起来甩了甩手,也压低声音怒道:“你搞什么鬼!我有那么见不得人吗!?”
梅长苏一边趴在门边往外张望一边言简意赅地解释了一下,“景琰不喜欢你!你轻声点!”
蔺晨听了十分生气,“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他凭什么不喜欢我!”
梅长苏简单回应,“你太浪了,他不喜欢。”
蔺晨揉着手瞪大了眼,“明明是他太无聊好吗!”
梅长苏不以为意,“那又怎样,他这么可爱。”
蔺晨翻了个白眼。这无脑琰控又犯病了。
梅长苏不理他,看了看萧景琰不在外面,便对蔺晨挥了挥手,“景琰进厨房了,你趁现在出去。”
蔺晨还不服气,但他到底是听梅长苏的话的,就是一边出去一边跳脚。梅长苏拍着他的背把他往门口带,正走到客厅,萧景琰似听见了声音,就在厨房里喊他了。
“长苏,你要喝茶吗?还是喝牛奶?”
梅长苏一紧张,又马上把蔺晨推倒在沙发上让他躲在椅背后面。萧景琰不见他回应,就从厨房里面探出头来看他,“长苏?”
梅长苏就无辜地朝他眨了眨眼。
萧景琰从厨房门口走出来,“茶还是牛奶?”
梅长苏怕他走过来,就靠近了沙发背,膝盖直接压在了蔺晨的腰上。蔺晨闷哼一声,肾亏的感觉让他即将死亡。但梅长苏没有多余的心思管他,只对萧景琰笑了笑,“喝茶就好。”
萧景琰嗯了一声,转身又回到了厨房。梅长苏便赶紧拽起了蔺晨的尸体,将他往门口拖。蔺晨一边揉着自己的腰一边低声吐槽:“你压我哪里不好非要压我的腰!肾宝两箱都不够补的,煞我雄风你故意的是不是!我告诉我妈!”
“别咧咧了,赶紧撤!”梅长苏一边观察厨房一边把他推到了玄关处。
蔺晨哼哼唧唧了几句,揉着腰走到了门边。
“蔺医生?”
天要亡鸽。他已经走到门口,身后却传来了萧景琰的呼唤。梅长苏捂住了脸。手里拿着一杯牛奶和一杯茶的萧景琰狐疑地看着他们两个。
“蔺医生什么时候来的?”
蔺晨在心里哀叫一声,苦着脸转过身来看了看梅长苏,见他一脸腰痛,没办法,只好尬笑着扭过头去看向萧景琰,朝他挥了挥手,“Hello,萧七公子。我呢……刚到,刚到,嘿嘿。”
萧景琰不跟他笑,放下杯子走到梅长苏身边,“长苏?不舒服了吗?”
因为蔺晨是梅长苏的主治医师,梅长苏出院之后时有身子不适也是他负责医治调理,这时他出现在这里,萧景琰就担心梅长苏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梅长苏却不敢看他,轻轻说了句还好。萧景琰不放心,搂着他又摸额头又摸手,确认了他没什么事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他就搂着梅长苏的腰转向蔺晨,面色不善,“那蔺医生来做什么?”明明以前从未来过。
如梅长苏所言,萧景琰确实不大喜欢蔺晨。本来蔺晨身为梅长苏的主治医师,萧景琰是对他十分尊敬的,但蔺晨这人吧,向来不着调,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总爱调侃他和梅长苏,嘴上从来没个正经。萧景琰本就是相当严肃的一个人,不爱说笑,也就遇到梅长苏之后那硬邦邦的个性才有所软化。他十分珍视梅长苏,把他当成天赐的宝物一般宠着爱着,自从察觉了梅长苏与蔺晨异常亲近之后,他的心里就开始不待见这个医生了。也许是因为他的个性和蔺晨截然相反,所以他才担心梅长苏可能会被他抢走吧。
但晨晨委屈,晨晨不知道,晨晨也是受是无辜的,他抓了抓脑袋,撅起了嘴。总不能如实相告我是来给你家没良心送你的便宜表弟萧景睿的亲子鉴定报告好助他搞死你的便宜姑父吧不知道你会不会打我但没良心肯定会指使你打我的。没办法,蔺晨只好硬着头皮道:“就……我刚好路过附近……”他偷偷瞟了一眼萧景琰,见他还盯着自己,脸色还更黑了,他有点怕怕,就往口袋里一边掏一边继续道,“有……有东西要给没良心。”
萧景琰冷漠,“是什么?”
蔺晨摸来摸去,连个钱包都没摸着,只在口袋里掏到了一样东西,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拿了出来,递到了梅长苏面前。
一个套套。
梅长苏干笑了两声,不知道该不该接。萧景琰的脸色黑得像是刚刚挖了煤。蔺晨眨了眨眼睛,又是一脸“晨晨无辜”。最后萧景琰接了过来,甚至还咧开嘴角笑了笑,说了声谢谢。蔺晨嘿嘿笑了两声,一秒说了句拜拜,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落跑了。
蔺晨逃跑之后,萧景琰倒没评价什么,淡定地把套子放进了口袋里,搂着梅长苏回去吃蛋糕了。

 一点点糖水。

评论(69)
热度(188)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