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40 (生子慎入)

#抓住五月的尾巴更一发,打破月更谣言!

(四十)

悬镜司的人奉夏江之命将靖王府和苏宅看得严严实实,无人可进出,然而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两座宅子之间早有密道相连。萧景琰抱着梅长苏回到房里的时候蔺晨已听召而来,还带上了晏大夫一起。两位大夫见了被抱着回来脸色发白的梅长苏时都急了起来,二话不说就上前去一人一边给他把脉。然而梅长苏摇了摇头,哑声说了句没事,一落地就让萧景琰拿出乌金丸给他们看。
“这是什么?”蔺晨拿着药丸看了看,又凑近闻了闻,心中没底,就拿给了晏大夫看。
梅长苏坐了下来,说话还有些喘,“夏江的乌金丸。”
“什么?这就是乌金丸?!”蔺晨又挨到晏大夫身边去看那药丸,“其貌不扬啊!”
梅长苏嗯了一声,感觉有些难受,就往身后的萧景琰身上蹭了蹭,“他说,他给卫铮服下了。”
蔺晨和晏大夫同时转过头来看他。
梅长苏又喘了一口气,萧景琰紧张,是为乾元,他能感受到梅长苏如今心神不稳。他将他往怀里揽了揽,轻声问道:“是不是难受了?”
梅长苏有孕在身,方才受了夏江的压迫,如今确是难受,但他只摇了摇头,半转过身子将自己往萧景琰怀里埋了埋,继续对蔺晨说道:“如今夏江彻底封锁了我们的消息,我们不能确定卫铮是否真的服下了乌金丸,我初步判断他并非虚张声势,只是确切的情况要等三天后计划实施,拿下夏江之后我们才有机会向卫铮求证。若是夏江并未作假,那么卫铮就还有五天时间。五天,你和晏大夫能想办法研制出解药吗?”
蔺晨双手环胸沉思了片刻,又和晏大夫对视一眼,沉吟道:“乌金丸乃悬镜司的独门秘药,传说炼制的方法十分复杂,所用的材料亦是繁杂多样,只有短短五天时间的话,老实说我能分析出其所用的药物已是极限,要研制出解药怕是没那么简单。要是我爹……不,现在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找到他怕是也晚了……”
梅长苏叹了一口气,捏了捏额头,无力道:“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实在不行,只能到时候再想办法拷问夏江……”
蔺晨思考了一下,“我马上着手研究这个药,可惜素老头已经离京了,不然能帮上许多忙……没办法,晏大夫,只能靠我们两个了。”说着他又抬头看了看一脸虚弱的梅长苏,“你还行不行了。”
梅长苏闭上眼睛,转过身去抱住萧景琰,“有些反胃。我休息一下,麻烦你和晏大夫了。”
蔺晨嗯了一声,带着药和晏大夫又通过密道回去了。萧景琰给梅长苏褪去鞋袜,把他抱上床给他盖好被子,才站起来就被梅长苏拉住了袖子。
埋在被窝里的梅长苏仰头看他,“你去哪儿……”
萧景琰便俯下身去在他额上亲了一记,柔声道:“去让人加个火盆,让你暖和一些。”
梅长苏看着他,“不准走……”
萧景琰且是一愣,很快就点了点头,“好,我不走。”他怜爱地亲吻着他的额,褪去衣衫鞋袜跟着上了床,很快梅长苏就贴了上来,抱紧他不肯放。萧景琰轻轻抚摸着他消瘦的脊背,侧头亲了亲他的耳朵,心里又是疼惜又是怜爱,“你确定你没事吗?”
梅长苏埋在他的颈边吸了一口气,感觉好一点了,“休息一下便好……”
萧景琰听他声音绵软,心里也软得不得了,又摸了摸他的后脑勺,“实在难受要跟我说,知道吗。”说着他叹了一口气,“以后我不准你再和夏江独处了。”
梅长苏似乎嗯了一声,很快就睡着了。

试试看

评论(56)
热度(326)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