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破局 (脑洞大纲整理)

这段时间忙到飞起,没时间码字就老是一边干活开脑洞,昨天和大亲友撩了一下,现在整理出来给大家看看。
事先声明,这是黑琰/病琰,可能有雷点,但具体是什么我不说0 0【咦】不过关注我的人应该都可以接受了,放心吃ojbk的。

——

紧张刺激的萧景睿的生日宴终于结束之后,梅长苏从宁国侯府回到了苏宅,见到了一直在等候自己的萧景琰。他觉得对方看自己的眼神 很奇怪, 整个人好像有哪里不一样了,但认真观察了一遍,又分辨不出。蒙大统领送他回来的,三个人简单谈了些事,后各自告辞。蒙 挚先走一步,萧景琰仍旧留在梅长苏房中,没有离开,就这么看着他。苏心里觉得不对劲,正要询问,萧景琰就开始行动了,他突然把 苏抱了起来,带到床上去,强行把他给吃了。
第二天苏醒来,琰已经回去了,苏顾不得身子疲累,马上叫人去查景琰发生了什么事是哪里不对劲,但是却什么都没查出来,只知道前 一晚他去找过言侯,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琰自己也没有任何表示,和他见了面还像没事人一样,很正常的样子该干啥干啥。苏试探 过他,问不出,也查不出, 这件事也只能这么压下了,谢玉被捕,后面还有很多事要处理。苏对琰说我要去牢里看谢玉,琰说不准,我 自己去,苏反驳,琰不理,让他留在家里,还让他从今以后和誉王断绝联系,不准再假装帮助他。苏觉得景琰果然变了,可是毫无头绪 ,对方又一改常态像个密不透风的铁牛,什么信息都挖不出来。日子要过,夺嫡计划也要继续进行,琰表面上都很听从他的指导的样子 ,然而私底下都多走了一步,似乎在秘密策划着些什么。有时候琰晚上和苏谈完正事,会突然就把他往床上带,而且每次都很突然,明 明刚刚还是一副很正常的样子。除了偶尔会突然发疯,每次发疯都是把苏好一顿折腾之外,他和平时,真的没有两样。要不是知道和自 己肌肤相亲深入交流的人确实就是萧景琰没错,苏都要怀疑是不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被换了个假琰了。
在苏的帮助下一切都进展得比较顺利,琰把该干的都干了,地位慢慢提升,人也变得越来越霸道,他开始不准苏参与任何有风险的事情 , 比如出去和人周旋谈事什么的,都会被禁止。他命令苏要和誉王断绝来往之后誉王还来找过苏问谢玉的事怎么处理,苏因为被琰禁止 了去牢里看谢玉,很多事他就没有了解到,见誉王来了就想趁机多了解一下那边的情况,就没有听从琰的吩咐,还和誉王见面谈过谢玉  的事。后来琰知道了,没有发脾气,却对他说如果你敢再见誉王一次就是背叛我,后果你自负。
苏开始怀疑琰是不是因为慢慢上位,心里开始变了,要变得和他父皇一样,可是苏又不愿承认是这样,不愿去想是这样。但隔阂多了, 苏已经开始对琰产生防备,私底下也有些动作,想要预防最坏的情况发生。琰知道了苏所做的事情,也不对他解释,直接把苏禁足了, 关在了自己家里。
琰把苏禁足起来,接下来的事情他就自己开始搞,不知怎么的,他竟然联系上了卫铮,要他好好躲起来不要被抓到,还救回了聂锋,同 时策反了夏冬,然后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得知誉王生母是滑族人的事情,就利用这个优势,设计让他和梁帝有了隔阂,连带着把夏江一 起坑了。于是誉王扑街,夏江扑街,接下来就是翻案,翻案过后梁帝也扑街,那江山就掌握在他手里了。(因为景琰提前把誉王干掉了 所以没有九安山谋反这件事,但誉王也闹了一次大的,京中流了点血,当然没有九安山那么惨烈就是了。)
然后就是边境之乱,四国围攻,庆幸的是夺嫡期间琰一直很注意培养将领和士兵,这次边境失守,虽然兵力整体不足,但好歹不算太惨  。
这一次,他率兵亲征了。
走之前苏有求过他,说北境我熟,你让我去,我保证一定会回来。琰看着他,好久没有说话,最后深深地吻了下去,当晚翻来覆去地把 他睡了好几回。苏醒来的时候琰的部队已经离京了,他挣扎着爬起来,了解清楚了形势,没了琰的监视,他顺利发出密信让蔺晨潜入了宫中(琰当上太子之后也把他带进宫里了)。
琰在北境奋勇杀敌,但大渝也不是省油的灯,他们早早计划好了要拿下大梁,不可能毫无准备。这一战打得很辛苦,尤其是梅岭的环境  ,冰天雪地的,对梁人来说压力更大。环境恶劣,大渝却习惯了这样的环境,打起来更为得心应手,后来梁军节节败退。
但景琰已经做好了死在这里的准备。
在出发之前,他已经准备好了后事,打通了所有关窍,然后写了信给苏说清楚了梁国现在是什么什么情况,哪些人可以用哪些人以后要 铲除,如果哪些人能活着回来要给他们怎样怎样的安排,最后说,这个天下,就交给你了。如果你实在不愿,交给庭生也可以,他是个 好孩子。你若不愿承受萧梁,就拜托你辅佐庭生,到他可以独当一面,以后你再去哪里玩都好,去玩两三年,二三十年,替我好好看看 这个世界。
一个深夜里景琰带着最后一批精锐夜袭渝军大营,奋力突围,斩杀了渝军的主力,最后即将全军覆没的时候,背后响起了陌生的号角声  ,他回头看向被黎明的天光照亮的地平线,有一人一马带着身后的数千铁骑冲进了渝军大营,为他开了一条血路。
是苏带着人来了。
当初被困宫中的苏让蔺晨潜进来,吩咐他传令下去集结了所有能带得动的江湖势力,还带走了本来应该守卫宫城的五千禁军里的三千, 直接杀到了北境,最后成功掩护琰撤退,回到了梁军大营。有赤焰少帅在旁,加上渝军主力被杀,精锐部队覆没,后面的战事已经不用 说了,最后大梁反败为胜,大渝退兵求和。
在班师回朝之前,萧景琰站在梅岭山头,对苏说,如今这一切终于都结束了,你还活着,就已经够了。我不奢望你能跟我回去,但至少 在我死之前,你不能死。苏看着背对着天光的琰,问,你要说的只有这个?琰沉默了一下,点点头,苏说那好,既然这样,我就走了。 琰看着他离去,看着他被云中露出的太阳照得温暖又明亮的背影,握紧的拳头终于松开了。
最后琰班师回朝,整顿天下,苏也回到了江左,利用江左盟的力量一起救济灾民,重整战后的城市,休养生息。在朝廷和江湖的里应外 合之下,一年之后大梁慢慢恢复了元气,这期间琰有偷偷去江左看过苏,但没让他知道。琰一个人在宫里将全部心思投入到治国之中, 谁知不知何时从江左传出了一个流言,说当今陛下始乱终弃,去江左撩了他们宗主不负责任就跑了。梅宗主粉丝多,很快这个流言传遍 天下,京中的琰后来也知道了。最后苏坐在自己的书房里,接见了微服私访的梁帝大大。
两个人见面也不说话,琰是不敢说,苏则是一副悠闲的样子自顾自泡着茶。琰是紧张又害怕的,他深吸了一口气,压着声音问苏想怎么 样,苏瞟他一眼,说这么久没见,你开口就是这个?琰握了握拳,到底松懈了,问,这一年你怎么样。苏却又说关你什么事?琰吃瘪, 叹气,说是不是我偷偷来看你,惹你恼了?你若不喜欢,我以后不来了便是。苏又瞥他一眼,没搭理他,只说既然来了,我有个条件。 琰说你说吧,百个我都答应。苏看着他,笑了笑,我要你的皇位,你肯给吗。琰答若你真想要,我自然拱手相让,但心里却疑惑他要这 江山来做什么,难道是不满意他的治理?苏冷笑一下,不答。 这时蔺晨进来就嚷嚷,喂没良心的我女儿跑哪儿去玩了。苏就说孩子还那 么小,你没看好她倒还来问我,你这爹怎么当的,最后说孩子让奶娘带去喂奶了。蔺晨瞥了一眼琰,又对苏反唇相讥说你这娘当得也不 咋地,幸好她有我这么个爹blabla,最后被苏赶了出去。
琰听他们的对话以为他俩成亲有了孩子,心里难过,但不说什么。苏回过头来继续和琰交谈,说你那皇位我要了也没用,只是想看看你 舍不舍得,因为说不定我女儿以后会感兴趣呢,毕竟她算是合法继承人。
皇位的合法继承人,自然就是天子血脉了。
这一年里苏生了个女儿,在出发前去北境之前已经怀上了,那时候才一个月,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潜入宫中的蔺晨帮他把脉的时候发现 的。他去北境救了孩子她爸,打退了大渝,但是不跟他回家,是因为他曾经怀疑过景琰也许已经变了,这一年就是要看他把国家治理得 怎么样,是不是跟他那死鬼老爸一个德行。给了他一年试用期,景琰合格了。
景琰知道自己和苏有了孩子,激动得不成样,却被苏泼了冷水,说孩子是我的,不会让给你。琰冷静下来,说这是应该的,你含辛茹苦 生下的孩子,在你受苦的时候我却远在京中没有照顾到你,这时候我没有把孩子抢走的道理,只要你们能好好的,我就安心了。苏看着 他,说,你变了。琰点点头,说人总是要改变的。苏摇了摇头,说,你又变了。曾经的你和一年前的你完全不一样,现在你又和一年前 不一样了,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还不打算告诉我吗。琰一开始不愿解释,但最后终于被苏逼出了真相。
原来当初的萧景琰,确实是真的变了。
曾经有过那么一段时间,萧景睿的生日宴上,宁国侯府惊变,最后谢玉要鱼死网破,下令灭口,那时候的苏帮萧景睿挡了一箭,重伤,  熬不过去,死了。后来景琰在江左盟的帮助下艰难地一步一步前进,继续完成他们的大业,花了几年的时间终于搞定了誉王和夏江和梁 帝,已经疲惫不堪,后来机缘巧合之下还知道了死去的苏先生就是小殊。琰濒临崩溃边缘,又缝边境大乱,四国入侵,在这个状态下他 率兵亲征,最后可说是惨胜,他也被敌军围杀,阵亡。死亡的前一刻,他的脑中只有梅长苏。下一刻他再次醒来,时间竟又回到了对付 谢玉的那一个晚上。
他知道苏当晚就要在宁国侯府中箭受伤,于是想办法改变命运,他不能直接去侯府救人,怕被誉王发现端倪反而对苏不利,于是他就去 找了言侯出面,因为当时豫津也在侯府,所以言侯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去侯府要人。当晚被言侯这么拖延了一下,救兵这次来得及时了, 苏没有中箭,也就没有后来的伤重身亡了。重生之后琰就黑了,所以才有了那些私底下的行动,怎么neng死谢玉又叫他交代罪行留下证 据, 怎么弄死誉王,怎么慢慢上位,怎么弄死夏江,怎么翻案,这些他都有了打算,而他的第一条件就是,梅长苏必须要活着。所以他 才偏激地不允许苏涉险,不允许他和誉王来往,最后甚至把他禁足,因为他怕了,真的怕了,如果再失去苏一次,他就彻底疯魔了。是 后来在北境,他看着苏带着人冲入敌军之中,才发现原来他一直都错了。
梅长苏,岂是失去他的庇佑就不能成活之人。相反的,他是他萧景琰前世今生的救赎啊。
所以后来琰放手了,让他自由飞翔,唯一的条件也只是他要活着罢了。
知道了真相的苏泪流满面,然后狠狠地把萧景琰揍了一顿,最后又揪着他的衣领狠狠地亲了过去。
最后就是甜甜的啦,负心汉梁帝终于娶回了江左梅氏为后,还自带一个现成的女儿,可喜可贺。当然求娶梅氏的过程有点艰难,但比起  曾经的苦难,那些考验就都是甜蜜的负担了。不得不提的是梅氏并不肯承认他的孩子是姓萧的,给她取了个名字,姓林,孩子时常在宫 中和廊州两头住,最后性子越来越野,终于有一天成为了江湖女霸主什么的。对于女儿姓林之事梁帝并不为难,为难的是就算女儿长得 像极了他,梅后还是不肯对外公布这就是他们的女儿,害他时常被朝中的老顽固碎碎念也就算了,关键是女儿看见蔺晨就清脆爽朗地叫 爹爹,被蔺晨当面炫耀了十几年,最后这混账竟还干脆把他女儿带走去做了江左盟的女帮主,梁帝这个气啊。尽管梁帝不止一次表示宝 宝你没金匮玉碟爸爸给你啊,给你十套啊,你回来好不好?然而女儿不愧是姓林的,性子也很符合姓林的设定,出去野了就不回家了。 笨蛋爸爸只好去老婆那里求助, 结果老婆站在女儿那边,然后又去老妈那里求助,谁知老妈站在老婆那边,可以说很惨了。唯一的安慰大概就是,女儿长大之后也开始嫌弃蔺晨烦了,憋了十几年的气,梁帝大大终于有机会在蔺晨面前扬眉吐气了一回。

END

大致就是这样一个故事,请大家自动脑补五十万字23333

结局那里我一开始是没想过苏会生孩子的,只想到琰听了流言,就去江左找苏,后来两个人谈开了,琰就被苏逼问出了真相,苏打了琰  一顿,亲过去,就完了。亲友觉得这样不够过瘾,就说可以玩点更刺激的,于是就变成了苏是带球跑了的,我觉得这他妈赞爆了,这样  也顺便让苏反杀了一回,爽死了!后面两个人又撩起了孩子的事,就不多说了,大家自行感受233
至于苏要在哪里掉马,我倒还没想好,虽然琰重生之后一直直到苏=殊,但苏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所以这一点还有得玩。因为新的时间 线里没有九安山之变,也就没有静妃落泪、苏拔剑、北坡小道和景琰别怕这些连环攻击的掉马point了,所以苏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掉马。 我一开始曾想把苏的掉马安排在那封信里,就是景琰写给苏的那封遗书,琰在信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称呼他为“小殊”。但认真考虑 了一下,琰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离开的,也许他并不希望苏知道这一切,因为不想掉马是苏的决定,那他就尊重他这个决定,加上因为他 一系列的犯病的举动,他知道自己已经伤害了苏,所以最后还是当作从始至终都不知道好了。后面要怎么安排还没想好,就大家自由发散好了_(:з」∠)_

最后圈一下大亲友@玩什么游戏玩娃娃吧

评论(54)
热度(11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