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45 (生子慎入)

(四十五)

萧景琰在宫中待了一天,回来都差不多天黑了,进房就见李如茵正伺候着梅长苏用膳,便走过去接过了碗,让她出去了。
梅长苏仍是头晕,精神不是太好,在床上躺了一天没有起来,饭也是在床上吃的。他知道自己失血过多,需要尽快补回来,不然对孩子也不好,便没有推辞,乖乖地一口一口吃着萧景琰喂到嘴边的饭。
“今日在宫中陛下没有为难你吧。”梅长苏咽下最后一口饭,用帕子轻轻印了印嘴角,轻声问道。
萧景琰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父皇没有起疑,放心吧。”他放下空碗,又盛了一碗汤,自己先试了试温度,然后才舀起一勺喂到梅长苏嘴边,“吃饱再说。”
梅长苏没再作声,在萧景琰的服侍之下安安静静地喝了汤,过了两刻钟又吃了药,靠在软枕上休息着,没一会儿就开始昏昏欲睡。萧景琰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给他拉了拉被子,又摸摸他的脸蛋,安静了许久,在梅长苏即将入睡的时候忽然轻声说道:“今日我向父皇请求,请他允我娶你为妻,他答应了。”
梅长苏慢慢睁开双眸,看向他,眼睛越睁越圆,双手抓紧了被面,声音低不可闻,“你说什么……?”
萧景琰抓住他的手,脸上没有太多表情,“我知你定会气恼,但我不后悔。”
梅长苏眼中尽是不敢置信,一时心潮腾涌,仍未说出话来便急火攻心,猛咳了起来。萧景琰一把将他紧紧抱住,用力说道:“你可以怨我、恨我,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手!”
梅长苏好不容易喘顺了气,一把推开了他,冷笑一声,道:“是啊,陛下下旨赐婚,若我不从,便是抗旨,便是重罪。我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乖乖嫁予你为妻,二是带着孩子锒铛入狱,殿下早就帮我做好了选择,不是吗。”
萧景琰早有准备承受他的冷言冷语,此时并不为所动,他看着他,并不着急解释,只道:“还有半个月的时间。父皇赐婚的旨意明日便会传达下来,考虑到你已有身孕,因此婚期定在了半个月后。”他顿了顿,又道,“虽是急了点,但半个月,足够让他从江左赶来京城。”
梅长苏张了张嘴。
萧景琰看着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说道:“你传信给他,我就在这里等着,不带一兵一卒,只要他能过了我这一关,我便让他带你走。”
梅长苏抓紧被面,手都颤抖起来。
萧景琰神色淡然,眼神却十分凌厉,“我发誓,如果他能从我手上把你抢走,我不会让任何人为难你们,抗旨的后果我会一力承担,你们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
萧景琰口中的“他”指的是谁,梅长苏自然清楚,即便由头到尾这个人都根本不曾存在过,若他真要逃婚,也随时可以创造出一个。可这一切着实荒唐啊,他和萧景琰之间,所有的事情,实在是荒唐透顶!
梅长苏低下了头,咬着牙深吸了好几口气,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想说点什么,可又好像很累了。太累了。他叹了一口气,只是问道:“殿下,你知道我腹中的孩子是谁的吗……”
萧景琰平静地回道:“我知道。”
梅长苏猛然抬头看向他,眸光闪烁。
萧景琰牵起他的手,拉到唇边吻了一下他的手背,看着他认真说道:“是你的。”
梅长苏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低下头去默然落下泪来。
萧景琰将他揽入怀中紧紧抱住,在他耳边轻声细语,“长苏,早晚我会让你知道,这世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你。”
梅长苏的泪流得更凶了。

次日,梅长苏返回苏宅,在院前带领苏宅上下跪下,接了高湛代发的圣旨,奉旨于半个月后,与靖王萧景琰完婚。梅长苏双手托着圣旨,一拜到地,高湛离开之后,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左右的黎纲和甄平急忙将他搀扶起来,二人皆是忧心忡忡。
“宗主,怎么办……”
梅长苏摇了摇头,抓着圣旨慢慢踱回房中,苏宅上下见他这般魂不守舍的模样皆是忧心如焚,但无一人敢拦。梅长苏回到自己的房间,抬眼就见蔺晨正在房中等着,也没有和他说话,慢慢走到床边去坐了下来。蔺晨走来,看了一眼他手中的圣旨,不予评论,扶着梅长苏让他躺到床上靠着软枕,拉来被子给他盖好。
梅长苏看着屋顶不肯闭眼,也不说话,蔺晨倒是不急,慢慢给他摸了脉,见他脉象还算平稳,安心了不少。
梅长苏沉默了好久,才轻声开口说话了,“蔺晨,你觉得怎样。”
蔺晨趴在他的床边,“挺好的。”
梅长苏握住蔺晨的手轻轻拍了拍,“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意见啊……”蔺晨支起身子托着腮看他,“你想听场面话还是心里话?”
梅长苏轻声道:“都想。”
蔺晨便道:“场面话就是,和他成亲也没什么不好啊,反正他那么爱你。”
梅长苏微微勾了勾嘴角,不予置评,又问:“那真心话呢。”
蔺晨又道:“真心话就是,和他成亲也没什么不好啊,反正你那么爱他。”
梅长苏顿了顿,安静了好一会儿,“这就是你的想法?”
蔺晨看着他,说道:“我倒还有一个问题。”
梅长苏嗯了一声。
蔺晨盯着他的眼睛,认真问道:“你想和他成亲吗。”
梅长苏在一个无可挑剔的时间内清晰地回道:“想。”
蔺晨便道:“那就成亲吧。”
梅长苏勾起笑了笑,眼里满是从未有过的柔情,他摸了摸肚子,轻声说道:“那就成亲吧。”
蔺晨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又趴了下去,这时梅长苏喊了飞流进来,飞流听到呼唤,防备着蔺晨慢慢挪到了他的身边。
梅长苏拉住飞流的手,对他问道:“苏哥哥要嫁给水牛了,飞流你说好不好?”
飞流认真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认真地回答:“好。”
梅长苏笑了笑,“飞流也觉得好?”
飞流又点了点头,“水牛,好。”
梅长苏也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水牛,好……”

TBC

#超讨厌写婚礼流程呀……尤其是皇子的婚礼,好讨厌哟……【打滚】
#我真的很不适合写长篇,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鬼。

 

评论(33)
热度(24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