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我欲与君相知 (一)

#之前梦见的转世梗。一般来说,除非自带记忆,否则我不怎么吃转世梗,因为人的存在就是记忆的集合,记忆塑造起一个人的灵魂,只有肉体而没有记忆的话,就不是那个人了。为了减轻自我障碍,人物的名字和称呼并没有改变,不然我会有一种这是别的CP的违和感……身份和设定有个大致原型,但具体情况有所不同,不然就不叫转世了是吧。【你怎么这么多事】

——

梅长苏脸上一直挂着柔和的微笑,但他的嘴角都已经开始僵硬了。
他是为新任文状元,按照规矩,一般殿试之后,吏部便会安排他进行又一次考试,以便据其长处封官授职。然而因为一些原因,殿试之后陛下就直接免除了他的复试考核,甚至还允他在六部之中自选官职,这在科举史上可真是实实在在的第一回。然而百官却并未为陛下这个旨意所惊,甚至无一有异议者,就连朝中那些热爱数典的老顽固们都未曾说过一句有违朝制。个中缘由很简单,因为仅凭梅长苏的才能与实力已足以堵住悠悠众口。殿试当天,梅长苏在御前对答如流,解析时事言辞犀利又见解独到,凡有问者皆能一一解惑,可谓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博古通今而无所不晓。难能的是他一介文弱书生,不仅通晓民生百事,就连军武要义也能信手拈来侃侃而谈。当朝极重贤能之士,有此惊才绝绝者,自当重用,因此陛下直接下旨,允他在六部随意走动,了解各部的职责要务,半个月后自选职位再行上报即可。
如今他刚刚走出兵部大门,正好撞上了几个前来办事的官员,他们一见了梅长苏,当即双目放光,迅速围上前来寒暄问候,又自顾自地展开了话题,你来我往的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虽说当今陛下贤德勤政又刚正不阿,加上治下甚严,因而朝中风气甚是清正,文武百官之中多是有德之士,少有贪污受贿结党营私之徒。但如梅长苏这般惊才风逸的人物,又有清雅出尘霞姿月韵的风姿,加之还是如今陛下面前的大红人,正是炙手可热之时,众人见之忍不住奉承讨好亦是自然。
梅长苏在兵部待了一天,已经很累了,早就想结束这场毫无意义的会话,可是面对着滔滔不绝的众人,他身为后辈又不好打断他们,只得一直挂着虚假的微笑,不时点头称是,内心却是欲哭无泪。
“都围在门口干什么,不用干活了吗。”
忽然,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从人群外面传来,众人闻之皆是一个激灵,当即停了下来,纷纷转过身去朝说话的那人行礼——
“下官见过靖王殿下!”
梅长苏也在行礼之列,礼毕之后他直起了身子,第一次看向那个人,就在与他对上视线的那一刻,脑海一片空白。他的灵魂似乎脱离了身体,在一个混乱的时空之中经历了漫长的一生,才又再度回到现实。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许多混乱的声音,又有许多重叠的画面交替出现,但这所有的混沌都在他看着眼前这个人的时候渐渐散去,好像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这个世界只剩下他们二人。
他自懂事以来就反复做着相同的梦,梦境里有一个人,或与自己隔栏相望,或坐在身旁与自己交谈,或远远站在城墙上看着自己,从小到大这些画面在他梦中出现了无数遍,可是每一次他都无法看清那个人的脸,无论他多么急切多么盼望知道那个人是谁,可对方的面庞始终隐在云雾之中,让人看不真切。如今他站在这个人面前,梦里那些模糊的画面在这一瞬间突然都清晰了起来,那个让他始终看不清面相的人的脸也终于出现了轮廓,五官一点一点变得丰满立体,变得清晰精致,而那个人的脸,就跟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长得一模一样。梅长苏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激动,感激,或许兼而有之,再细究之下,又如放下了心头大石, 平和又满足,犹如漂浮半生,此刻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处。
而对面那个人,萧景琰,也一样。他定定地看着梅长苏,几乎不敢眨眼,生怕他会消失在那转瞬即逝的黑暗之间。他等了他太久了。尽管他们从未相识,但他就是知道,这个人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那失踪的半颗心。他热泪盈眶,好像有一股热流从心口涌了出来,温暖了他的整个世界。
旁人却是不懂他们二人之间的相视无言为哪般,面面相觑一阵,终于有人斗胆打破了沉默。
“呃……请问殿下前来,是有要事吩咐吗?”
二人听见旁人的声音,终于从无边的思念之中抽回了神智,梅长苏像是被吓了一跳,蓄在眸中的泪水竟夺眶而出,他急急忙忙扭开了头,胡乱抹去了脸上的泪水。萧景琰也别过了头,快速眨了几下眼睛让眼眶里的水汽散去,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他重重地咳了一声,沉声道:“没你们的事,都散了吧。”
众人互相看了看,还是很识时务地齐齐告退了。人群一散,就真的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萧景琰深吸了一口气,走到梅长苏面前,看着他。对方是王爷,鉴于尊卑有别,梅长苏垂下了目光,想抬眼偷偷看他,又不敢。萧景琰想拉他的手,也不敢,最后只柔声问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梅长苏抬起手对他行了一礼,仍是不看他,“下官,梅长苏。”
“梅长苏……”
萧景琰将他的名字细细品味了一遍,心底越发柔软,“你就是前几天皇长兄刚刚任命的新状元吧?”
“下官正是……”梅长苏轻轻点了点头,这时终于抬头偷偷看了他一眼,发现对方正直直盯着自己,只好又低下了头。
萧景琰看着他头顶的玉冠,无奈地笑道:“你不用怕我,我不会吃人。”
梅长苏悄悄红了耳根。萧景琰自然发现了,心情愈发愉悦,“在我面前也不必谦称,你若喜欢,直接叫我的名字也无妨。”
梅长苏吓了一跳,赶忙摇头,“下官——我、我不敢。殿下与我,尊卑有别……”
萧景琰知道自己太过急进,便未强求,转了话题,“你住哪里?”
梅长苏老实回道:“回殿下的话,我现在还住在城西的客栈。”他的官职未定,御赐的宅邸也还在整理当中,尚不能搬过去住。
萧景琰闻之点了点头,嗯了一声,走上去拉住他的手就往外走去,“别住客栈了,今晚跟我回府去。”
被拉着走的梅长苏一脸懵然:“哎?”

TBC

#还是不想干活。

 

评论(28)
热度(236)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