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驱寒之术了解一下?

#忙,写个有病的小段子安慰一下自己。

——

夜里梅长苏喜欢依偎着萧景琰入眠,其中一个原因是他寒症深重,遍体冰凉,但萧景琰气血旺盛,就算在冬天他的身躯也是暖如旭阳,挤在他的怀中睡觉,连带着他的身子也会跟着温暖起来,一整晚都暖乎乎的,让人欲罢不能。但梅长苏的身体底子太差,就算在萧景琰拥抱之下身子暖了起来,可一旦离了他的怀抱,那令人着迷的温度还是很快就会散去,手脚又变得冰冷骇人。
但有些时候,梅长苏一觉醒来,一整个白天身子还是暖的,一双手摸起来也不像平时那样冷如冰块。他的这种情况并不规律,有时候几天出现一次,有时候连着两三天,而且这种状态也不会持续太久,一般只能持续一天,隔天又打回原形。梅长苏心里有太多事情计较,并未留意到这些小小的变化,但一直关注着他的身体状况的晏大夫自然发现了,他一直记在心里,还专门用小本子记了起来,联系梅长苏的日常生活慢慢参详究其本因,渐渐的,似有些头绪了。现在他一边给梅长苏摸着脉一边摸着自己的小胡子,沉吟了片刻,对梅长苏问道:“小子,我问你,昨晚靖王是不是来过了?”
正在看书的梅长苏回过神来,回道:“两个月前开始景琰每天晚上都会过来呀。”
“两个月前……”晏大夫思索了一阵,愈加确定自己的猜想了,于是他又问,“昨晚你们两个有没有胡来?”
梅长苏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红透了整张脸,扭开了头假装看书,说话都不利索了,咕哝道:“您……您说什么呢……”
看他这反应也不用再问了,晏大夫瞥了他一眼,拍了拍衣服就走了。
难得晏大夫竟然没有念叨,梅长苏松了一口气,又捂住了红彤彤的脸蛋。
第二天晚上,萧景琰又如常过来陪梅长苏睡觉了,他抽掉了梅长苏手上的书,刚要把他抱起来打包到床上去,晏大夫就闯了进来。
这小老头见了靖王也不行礼,反而叫他俩都乖乖过来坐下,有事吩咐。
“老夫细心观察过了,你的寒症有所减轻之时,当天身子活动都不利索,我思来想去,定是这小子搞的鬼。”说罢他瞥了一眼萧景琰。
萧景琰眨了眨眼睛,很是无辜。
晏大夫又说道:“古来早有采阳补阴之说,医书上也有所记载,男子之躯阳气充足,而你寒毒深种,火气尽失,从旁人处补充一下阳气,对你的身子有好处。”
晏大夫的一番话说得简单又露骨,梅长苏听了脸红得几乎烧了起来,“晏、晏大夫您胡说什么,我、我们——我们不是……”
然而晏大夫理都没理他,自顾自从袖里取出一张纸来递给萧景琰,“这个你拿着,以后要按照老夫记的日子行房事,头天我会煎好药给你服下补补气血,隔天再给他煎一服巩固一下,长此以往他的寒疾当会有所好转了,知道吗。”
萧景琰郑重地接过纸张,对晏大夫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梅长苏终于忍不住了,急急喊道:“晏大夫!您不要胡闹了!苏某的病时好时坏,和殿下根本没有关系!殿下也是!不要这么认真!”
然而那两人都没理他,萧景琰看完了纸张所记的时间,还向晏大夫询问道:“必须严格按照您的计划来吗?可否……”
晏大夫立即懂了他的疑问,直接回道:“只许多,不可少。”
萧景琰闻之满意地收起了纸张,一边扶住梅长苏往怀里带一边道:“那今晚就可以。”
梅长苏面红耳赤,张口结舌。
晏大夫站了起来,一边往外走去还一边嘱咐:“他身子弱,别闹得太凶了,记住都留在里面就行。”
梅长苏闻之顿时失去了生存的勇气,身子一歪脸埋进了萧景琰的颈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人了。

END

#七有生理痛的毛病,还很严重,回家过年的时候表嫂跟我说她以前也有这毛病,并表示结了婚之后就会好很多的,我顿悟,但对这种说法保持怀疑的态度。但是!突然想了一下!如果套入靖苏身上,嗯……瞬间变得又色气又带感。【古代架空同人,开心一下就好,还管什么科学】

评论(56)
热度(216)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