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38 (生子慎入)

(三十八)

萧景琰和梅长苏从养居殿出来,先一步告退的誉王还在外面等着他们,脸上的表情能多扭曲就有多扭曲。梅长苏本想眼不斜视地走过去,然而刚刚经过誉王的身边果然就被他拦了下来。
誉王阴阳怪气地说道:“两位别着急着走啊,景琰,我和苏先生好歹有些交情,如今你二人已成好事,皇兄还没好好向你们道喜呢。”
梅长苏看也没看他,仍旧冷着脸不作声,萧景琰扶着他的腰,对誉王冷然道:“皇兄有心,景琰受不起。父皇有令,我要带先生回府去了,告辞。”
二人欲走,然而又被誉王拦住了。
萧景琰冷冷地看着他,“誉王兄难道想抗旨不成?”
誉王的神情十分扭曲,这时又突然笑了,“皇兄哪敢呢。不过也是啊,景琰,你也是该早点把先生带回去藏起来了,不然谁知道又会从哪里冒出多少苏先生的‘知交故友’来和你抢孩子呢?我听说,在我之前,苏先生和北燕的太子,交情也是不错呢。”
这种话是个乾元听了都会火冒三丈,萧景琰也不必给他面子,可他还没开口就被梅长苏按住了手。
梅长苏看着誉王,笑了笑,“誉王殿下说得不错,苏某自认不是什么清高碧莲,可好歹是心怀大志之人,幸为坤泽之身,要攀龙附凤可不正是方便么。只是可惜啊,苏某的入幕之宾数不胜数,可怎么偏偏却无你誉王殿下一人呢。”
面对着梅长苏冰冷的眸光,誉王一口气堵在了心头。梅长苏的意思说白了,就是他谁都看得上,偏偏就是看不上他萧景桓!梅长苏和北燕太子交情如何他不知,反正他萧景桓就是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没碰到,如何让他不气!誉王气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出来,梅长苏他们便越过他径自走了。
宫门前,靖王府的人驾来了车马,萧景琰抱起梅长苏一起上了马车。马车调转方向,在禁军和悬镜司的包围之下向王府驶去。
上了马车,帘子一落下,梅长苏便立即推开了萧景琰,压低声音朝他质问:“殿下!你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萧景琰当然知道他会生气,赶忙安抚道:“先生别生气,那是情势所迫,我不得不这么做……”见梅长苏瞪着自己,他便解释道,“在父皇面前夏江无法在我身上找到破绽,就转而说要提审你,我怎能让他得逞!”
梅长苏怒道:“他要提审你便让他提,又何必暴露我们之间的关系!”
萧景琰握紧他的手,“我怎么可能让你落入他的手中!悬镜司的手段你又不是不知道,加上你还怀着孩子,要真被他抓去了,你让我怎么办!”
梅长苏喘了两口气,“我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在悬镜司待上几天不是问题,你却偏要铤而走险!我身份特殊,若是陛下知道你早就与我往来,便知你早有夺嫡之心,他本就疑心重,如此一来他转而怀疑你我合谋怎么办!”
萧景琰轻抚他的背给他顺气,“你别担心,我只跟父皇说,我领下赈灾之责后才与你往来,你怀孕之事不过是个意外,是夏江他们针对我才会故意把你牵扯进来的。”他顿了顿,突然又道,“不过你说你早有准备是什么意思?”
梅长苏不说话了,萧景琰看着他,眼睛越睁越大,“难道你早知夏江会对你下手?!”
梅长苏哼了一声,“事关重大,我当然把所有的情况都考虑过了。”
萧景琰听了却气愤起来,“你早知夏江可能会把你也牵扯进来,你却从来没跟我说过?!”明明连母妃会被连累都提前考虑到了!
梅长苏却不以为意,“我早告诉你又如何,还不是让你自乱阵脚!现在可倒好,连计划都被你打乱了!”
萧景琰更是气愤,“你还敢说我乱了你的计划?!你到底有没有想过自己是有身子的人!你若真的下狱受苦,可曾想过孩子怎么办!我怎么办!”
梅长苏本就气恼,被他如此责备就更是恼怒,赌气的话脱口而出,“苏某的孩子根本与你无关,殿下又何必自作多情!”
萧景琰也在气头上,闻言大怒,“我说过多少遍!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你还敢说与我无关?!”
两个人都气恼不已,互相瞪着对方谁也不让谁,这时马车停了下来,已经抵达王府了,两个人便同时停了下来,收了剑拔弩张的气势。梅长苏不发一语,任由萧景琰抱起自己下了马车,回到王府去。
萧景琰抱着梅长苏回到房间,没了人监视,梅长苏一落地便径自往密道走去,通过密道回了自己的房间。萧景琰下意识地尾随他过去,结果却被他当着面甩上了门,被关在了外面。萧景琰看着紧闭的门,叹了一口气,只得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吵架,但吵完闹完萧景琰就冷静了,毕竟他也不是真的恼梅长苏,只是关心则乱罢了。而梅长苏则是真的生气了,回了房就不管萧景琰的死活了。反正在悬镜司的人看来他就是回了萧景琰的房间就再也没有出来了,真要有人来审问他的时候他再从密道过去就是了。总之他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萧景琰那张蠢脸,才不可能待在他的房间!

到了夜里,萧景琰趁着四下无人,来到后院翻墙去了隔壁苏宅。过去正好看到蔺晨站在屋顶上,便走了过去。
蔺晨见他来了,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道:“今天来的是刘太医没错吧?”
萧景琰点了点头,蔺晨嗯了一声,没多说其他,身子一跃就去了隔壁靖王府。萧景琰看着他的身影隐在夜色当中,心里满怀感激,暗暗决定以后要给列战英多放两天假。
原是蔺晨早知梅长苏的计划,而梅长苏又不肯采取行动自保,那他便只好替他打算了。劫狱之前,蔺晨警示过萧景琰,告诉他夏江可能会对梅长苏下手,让他提前做好准备应对,还告诉他他已经打点好了太医院,若是宫中传信要给江左梅郎看诊,就让刘太医出诊。刘太医出身琅琊阁,是老阁主的门徒,自然听从蔺晨的指派,火寒毒导致梅长苏表征不一之事,就算他诊出来了,也不会多说一句话。至于梅长苏腹中孩子的月份,他说三四个月自然是没错的,然而萧景琰知道他是蔺晨打点好的人,只当他是听了蔺晨的吩咐才刻意多说了一个月,心里没有任何怀疑。
梅长苏气得不轻,夜里自然不肯和萧景琰一起睡,甚至还吩咐飞流要是他敢爬墙过来就赶他回去,然后被子一蒙就睡了。飞流当然听梅长苏的话,但是蔺晨告诉他,苏哥哥的肚子里有了小水牛,所以身体很不好,要水牛亲亲抱抱才能好起来。飞流听苏哥哥的话,讨厌胖鸽子,可是如果苏哥哥身体不好,他也会难过的,于是他蹲在树上,嘟着嘴眼睁睁看着水牛摸进了苏哥哥的房间。
萧景琰搂着梅长苏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听到密道铃急促地响了起来。两个人都惊醒了,梅长苏迷迷糊糊地看了看萧景琰,又看了看铃响的方向,然后又趴回去了继续睡。萧景琰起来随便披了件衣服过去把门开了。是列战英。
萧景琰过来之前叮嘱过府里的人这几天要精神点,不能让悬镜司钻了空子,要是有事就立即过来找他。现在列战英站在门前,一副急切的模样,“殿下,夏江带着人硬闯进来了!他皇命在身,兄弟们不敢动刀剑,现在他们已经围在您房间外面了,您快点带着苏先生回去吧!”
萧景琰闻言二话不说就回到床边,连同被子一起将熟睡中的梅长苏抱了起来,快步走向密道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而此刻夏江已经带着人堵在了萧景琰的房门口,还有十几个靖王府的兵将守在门前与他们对峙。他们主子的房间和王府大门就不一样了,他们王爷又不是罪人,就算悬镜司圣旨在手,也不能由他们肆意践踏!他们要是敢硬闯,他们就敢动手!别当是他们靖王府没人了!
“靖王殿下还要睡到什么时候!”夏江看着他们冷声道,“我悬镜司奉命办案,你们百般阻挠,难道是想抗旨不成?还是说你们只是在拖延时间,靖王和梅长苏,根本就不在房里!”
靖王府的将士回骂了几句,就是不肯让步,这时列战英从房里出来,对为首的夏江抱了抱拳,冷声道:“夏首尊不要欺人太甚,我们殿下好好地在房里睡觉,你无凭无据,可不要乱说!”
随行的夏春回道:“既然他在房中,又为何拦着我们进去找人!”
靖王府一方的戚猛就骂道:“你说要进去就进去,把我们殿下当什么人了!”
列战英伸手挡了挡冲动的戚猛,对悬镜司道:“殿下和苏先生都在房里,在他们梳洗得体之前,请夏首尊稍候。”
王府的人跟着嚷嚷起来:“就是就是!我们家王妃殿下也在房里,你们冲撞了他怎么办!”
夏江看着他们,压低了声音对身旁的夏春道:“听人说昨天梅长苏进了萧景琰的房间就没有出来过,怕是有诈,动手!”
夏春点点头,一挥手,带领悬镜司的人就开始强攻!靖王府这边的人见他们真敢动手,就跟着动起了手,但在列战英的示意之下,他们只是随便推搡了几下,就放人进去了。
夏江带着人闯进房间,推开两个冲出来阻拦的侍女闯进卧房,正撞见萧景琰还躺在床上,半撑起身体,怀里还抱着一个人。夏江看了他一眼,将视线转移到正在他怀中熟睡的那人的脸上。
萧景琰见他带人闯进来,急忙拉起被子盖住了怀里的梅长苏,然后冲他怒道:“夏首尊!你一声招呼都不打就闯进我府里来,现在还强行闯进我的房间,你们悬镜司查案就是这么查法吗!”
方才萧景琰急急忙忙遮住了怀里的人,但夏江还是看清楚了,确实是梅长苏没错。他哼了一声,往旁边扬了扬下巴,夏春便带着人出去了。
悬镜司的人撤出了房间,夏江才慢悠悠地抬起手对萧景琰行了个礼,道:“失礼了,只是殿下迟迟不肯出来,老夫也怕你们畏罪潜逃了,只有进来瞧瞧才放心。”
萧景琰冷哼一声,笑了笑,“让夏首尊失望了,我与苏先生清清白白的,既无罪,也不会逃!”
夏江也扯了扯嘴角,“有罪无罪不是靖王殿下说了算,快起来吧,老夫在外面等着。”
夏江出去了,萧景琰松了一口气,掀起被子看了看底下趴在自己怀里睡得香甜的梅长苏,无奈地摸了摸他的脸蛋。

TBC

#苏先生耍小性子,就让景琰自己折腾去吧,他睡他的。毕竟景琰还是很靠谱的,这些小事,他能摆平。

 

评论(40)
热度(35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