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少年事 (尾声)

早上梅长苏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萧景琰紧紧圈在怀中,整个人动弹不得。他叹了一口气,越过他的肩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见天空透着一片蓝,已是天亮了。梅长苏又叹了一口气,这次的心情却是大不一样了。他多希望时间走得再慢一点,让离别晚一点到来。
他舍不得他的景琰啊……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近在咫尺的面庞,明明这么近,却看花了眼。他靠近他,与他额头相抵,感受着片刻温情,可心里还是不舍。他伸手抱住萧景琰,紧紧拥抱着,不想放开。
萧景琰因被抱紧而醒了过来,他迷迷蒙蒙地睁开眼睛,看了看怀中自己的坤泽,又合上了眼,抱住他翻了个身让他压在自己身上,摸着他单薄的肩背,说话间还带着睡意,“怎么了?是不是又难受了?”
梅长苏没有说话,就趴在他身上不肯动弹。
萧景琰渐渐清醒了些,摸索到他的手捏了捏,感觉到他的手心终于有了温度,稍稍放心,然后又摸到他的额头,没感觉到烫手,这下便彻底放松了,长臂揽着他的腰臀紧了紧,压下他像是嘉奖一般在他颊上亲了一记,鼻尖嗅到他的甜味当中掺杂了属于自己的气息,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梅长苏被压了个结实,推了他一把,没推动,堵了一口气,便胡乱拍了拍他的背,“起来!天亮了!”
萧景琰这才迷迷糊糊地醒来,坐起来揉了揉眼睛,一脸茫然。
梅长苏也跟着坐了起来,“醒醒神,一会儿我叫人过来,把守卫支到南门去,到时候你就从北坡下山。”
萧景琰眨了眨眼,却没说话,忽然伸手将他揽进怀里,薄唇贴着他的额不肯动。
梅长苏又推了他一把,对方还是不动,便没好气地继续叮嘱道:“你出去须得小心些,莫撞上院里干活的人。”
萧景琰含糊地嗯了一声,仍是抱着他不肯动。
梅长苏叹了一口气,伸手回抱他。
好一会儿,不得不动了,梅长苏抵住他的肩膀微微推开他,低着头轻声道:“快来人了,准备一下。”
再不舍,都是要分别的。这个道理萧景琰也明白,只好恋恋不舍地松开了自己的坤泽,末了又在他腮颊上亲了一下,才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衫,用昨晚剩下的凉水简单清洗了一下自己。
萧景琰刚擦干净脸上的水珠,便听外面有人敲了敲门,一个轻柔的女声传来,“少爷,您起来了吗?”
应是侍女过来伺候梅长苏洗漱了,萧景琰回头看了看他,梅长苏点了点头,扬声对外面的人说道:“你们先等一下,去找总管过来见我。”
门外的少女应了声,离开了,没过多久,外面又有人敲了敲门,但说话的变成了个男人,“少爷,我来了。”
梅长苏看了看萧景琰,对外面的黎纲说道:“我方才见有生人在窗边经过,往南边去了,你带人去看看。”
黎纲应了声是,马上去办事了。梅长苏手下的人手脚利索,没一会儿便听见好些人的脚步声往南门的方向过去了。萧景琰离开的时机到了,他拉着梅长苏的手,抓紧最后的时间与他告别。
萧景琰抵着他的额头,“我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梅长苏轻轻嗯了一声,微微点了点头。
萧景琰心中不舍,又搂住他的腰,“等我回营安排好了军中事宜,马上就回来找你。”
梅长苏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萧景琰心里始终放心不下,“我走了之后,你又不舒服怎么办?”
梅长苏便小声道:“不会的,标记至少半个月才失效呢。”
萧景琰稍稍放心了些,摸了摸他的后颈,又挨上前去亲吻他的脸蛋。
梅长苏微微扭开了头,低声催促道:“好了,你快走吧,再拖下去就走不了了。”
萧景琰恋恋不舍,正黏糊着,这时外面又有人来了,“你们少爷还没起来吗?”来人对守在门外的侍女们问道,梅长苏一听,顿时急了!压低声音急忙把萧景琰往窗边推,“是阁主!你快走,等下他要进来了!”
混乱中萧景琰被推到窗口,爬出了窗外,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还没问他,于是又转过头来对他道:“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萧景琰话还未说完,琅琊阁的阁主就推门进来了,梅长苏心中一急,当着萧景琰的面就关上了窗!
萧景琰看着紧闭的窗户,一脸错愕,又听里面的人交谈起来,看来是人已经进来了。只能暂时撤退了,萧景琰看了看路线,爬下窗台往北坡跑去。

萧景琰顺利下山,马不停蹄地回到军营,处理好军务整顿好队伍,正准备再次上琅琊山去见自己的坤泽的时候却接到圣旨,得知西境遇袭,边城兵力不足战事吃紧,须他带队即刻出发前去增援。国难在前私事自然只能放在最后,萧景琰毫不犹豫地拔营离城,带队千里奔袭增援西境。赤焰军覆灭之后大梁的兵力尚未恢复,这一仗断断续续地打了大半年,待他胜战而归,终于找到有机会再次登上琅琊山去见自己的心上人之时,却被一个吹胡子瞪眼的中年男子拦住了。那人先是指着他的鼻子气势汹汹地大骂了一通,最后竟还告诉他,他心心念念了许久的小坤泽,已出阁嫁人了!
萧景琰大受打击,不肯相信。
“不可能!他明明答应了我,会等我来找他的!”
那人听了更是胡子吹得半天高,“你这混小子还有脸说!偷偷摸上我琅琊山,污了我们家孩子的清白还不算,你还标记!啊?标记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当我们琅琊阁好欺负是不是!”
关于这点萧景琰着实理亏,底气先没了一半,红着脸磕磕巴巴地说道:“我、我没有污他清白!”说完这句他的底气又没了另一半,“我、而且我并无意抛弃他,只是当时军情紧急,我不得已才食言爽约,可我心中没有一日忘记过他的!”
要说那人敢在阁中这般对待萧景琰,而且还将梅长苏视如己出的,自然是琅琊阁阁主本人了。琅琊阁消息灵通,萧景琰驰援西境之事他当然一清二楚,梅长苏对萧景琰的心意他自然也明白,但他还是端着一副架子让萧景琰受气,不知为何是铁了心要棒打鸳鸯,“你嘴上说得轻巧,一走就是半年!怎么不再等个十年八年等我家孩子年老色衰了再回来啊?我们家孩子被你轻薄了去,还要他在阁中苦苦等候你来娶他,是当我们琅琊阁没人了吗!我可告诉你,我好不容易给他找了个好人家,你别想坏他姻缘!”
关于爽约这点萧景琰确实理亏,尽管他又急又悔,可他连自己的心上人叫什么名字都说不出来,对方是什么身份也不知,若琅琊阁有心隐瞒,将他许配给了别的乾元,他又如何能够找到人。萧景琰在山上待了数日,琅琊阁仍旧不肯松口,军中又尚未空闲,最后他不得不死心了,才回到军营,便又再次接到圣旨,命他到西南边境训练新兵,如此一来,他又有三年不得回来了。
萧景琰黯然离去,一门心思扑在了练兵之上,不再过问江湖中人之事,自然也不知三年间江左一带崛起了一个大帮派,为首的宗主梅长苏以坤泽之身号令众英雄,成为了江湖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又过了六年,萧景琰已从当初生涩莽撞的少年长成了持成稳重的男人,他带领治下的兵马在外东征西伐,可谓所向披靡。他身为皇子,立下军功无数,却鲜少踏足京城,从不为自己谋权谋利,甚至还与生身父亲,当今的陛下失和。不知情者只觉他愚钝无知,莽撞不知变通,懂他的人才知道,他心中守护的,只是一个信念,一个诺言。
元祐四年八月,萧景琰自西山换防回京,适逢云南王府的郡主穆霓凰在京中比武招亲,他便在京中多待了几天。他是为郡王,除却初一十五,无召不得入宫探望生母静嫔,但郡主择亲之日宫禁解除,他得以来往宫中多见母亲一面。只是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前往后宫的路上,再次遇上那个占据了他的心却又狠心将他抛弃了的坤泽。
那人站在穆霓凰身边,一如多年前那温润动人的模样,容颜丝毫未改,眉眼精致如画,身上甜香动人。
九年了。离别九年,心中的思念便堆积了九年,萧景琰用尽了全力才禁锢了心中那头猛兽,没有立即将眼前这个坤泽吞食入腹。他咬牙暗暗吐了一口气,却被泛起的泪水模糊了双眼。
那狠心的小坤泽却是悠然自得,他低垂眼眸,朝他微微躬身,声音温和而有礼,“见过靖王殿下,在下,梅长苏。”
梅长苏……
萧景琰喃喃念着他的名字,心中终于明朗。
原来我的王妃的名字,叫梅长苏。

END

#这个结尾其实和我一直预想的有点不太一样,似乎有点走偏了,略牵强了些,但无论如何两个人还是以这样的关系重逢了,往后我便好根据这个设定写甜甜的小段子喂自己了,还是开心~
#其实有想过让他们提早相见,相知相守相恋,大家都不必苦那十来年。可是原著是那样,贸然改了,很多剧情走向就对不上了,我这篇幅也容不下这么多东西,就……就还是那样吧。
#不要怪阁主爸爸,棒打鸳鸯什么的,其实都是小长苏自己的意思,阁主爸爸只是凭自己高兴就演了个凶恶的丈母娘(?)的角色罢了OTZ
#没有交换到定情信物,好可惜哦……【因为实在没想到有什么可以交换的。】【小长苏的肚兜?】【妈妈这里有变态!】

 

评论(71)
热度(251)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