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那你亲我一下

#保姆苏和三岁琰,慎入。
#年前太忙,没时间更新,码个没脑小段子假装一下给他们过个节。


“殿下,听话。”
“我不。”
梅长苏看着坐在对面鼓着脸的萧景琰,甚是无奈。
“朱樾贪赃枉法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他背后有誉王撑腰,这么多年来一直没人动得了他。就算你现在拿到了证据,但手上筹码不多,还不足以将他彻底击垮,若你贸然举证,非但定不了他多大的罪,还和誉王结下梁子,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实在得不偿失。还不如先沉住气,待时机成熟再一举击破。”
萧景琰没有反对,但他还是鼓着脸,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才不去给他示好!”
梅长苏叹了一口气。
萧景琰性子耿直,撞见朱樾受贿,当场便与他起了争执,回来想参他一本,却给梅长苏拦住了。梅长苏的意思是反正一时拿不下他,还不如先按兵不动,顺便给誉王卖个人情,后面有些事办起来比较方便。这些道理萧景琰是明白的,但是要他违心向朱樾和誉王示好,却是万万不能!
梅长苏知道他宁折不弯,也不想逼他太过,便道:“苏某并非让殿下去巴结他,只要你在他面前表现一下不追究的态度便可以了,剩下的事我会帮你处理的,好不好?”
萧景琰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梅长苏无奈地摇了摇头,像哄孩子一般对他道:“殿下乖乖听话,回来我让吉婶给你做好吃的。”
萧景琰还是鼓着脸。
梅长苏便看着他:“殿下还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吧,苏某尽量满足你。”
萧景琰想了想。
“什么都可以?”
“什么都可以。”
萧景琰便转过头去静静地看着他。
“那你亲我一下。”
“不行。”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
“不是什么都可以吗。”
“太过分的不行。”
萧景琰就撅起了嘴:“哪里过分了!”
梅长苏瞪他:“殿下不要任性,要以大局为重!”
萧景琰就扭开了头:“你不亲我我就不去。”
梅长苏气结:“殿下不要忘了你是在为自己作打算!”
萧景琰还是撅着嘴:“但是我不高兴。”
梅长苏心软了,他看着萧景琰鼓起的脸,好一会儿,又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轻声道:“那你把眼睛闭上……”
萧景琰闻言便欣喜地靠近了他,闭上了眼睛。
梅长苏看着萧景琰喜滋滋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自己挪了两步然后闭上了眼睛,顿时心感无力,但覆水难收,也没有回头路了。
萧景琰闭着眼睛开心地等待着梅长苏的亲吻,可是等了好久都不见对方动弹,正悄悄睁开一条小缝偷看了一下,便感觉到对方慢慢朝自己靠近了。于是他又赶紧闭上了眼睛,很快便感觉到对方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甚至能感觉到对方温柔的呼吸了,他心里突然紧张起来,心中期待着,接着便感受到自己的左边眉尾被轻轻碰了一下,一触即分,而后对方便往后退去了。
萧景琰睁开了眼睛,见对方垂着眼以袖掩唇一脸云淡风轻的模样,便又撅起了嘴:“这样不算!”
梅长苏处变不惊:“怎么不算。殿下说亲一下,苏某亲了,可不能任性了。”
萧景琰看着他没有说话,忽而勾了勾嘴角。梅长苏忽觉不妙,正要警告他不可乱来,对方便长臂一伸揽住他的腰将他带到了怀里。梅长苏吃了一惊,双手抵在他的肩上,正要斥他胡闹,便被对方压下来头来封住了唇。
萧景琰托住他的后脑,大胆地衔住他的唇瓣舔了舔他的唇缝,趁他张嘴之际灵舌一下子便探入了他的口中,卷住他的软舌与之纠缠起来,一边汲取他甜蜜的津液一边掠夺他的呼吸。梅长苏反应过来,呜呜咽咽地要推开他,但这人狡猾得很,扣住他的后脑放肆地与他缠吻,梅长苏抵抗不得,到底是被这人放肆地轻薄了去。最后终于重获呼吸,梅长苏气喘吁吁地攀着他的肩,话都说不出来。萧景琰看着他湿润的羽睫和红润的唇瓣,拇指慢慢抚摸着他绯红的脸颊,轻笑着说道:“要这样的亲吻才算啊,先生。”
梅长苏还没喘顺,只得抬头瞪了他一眼。

END

#琰:宝宝不高兴,要先生亲亲才能好起来。

 

评论(22)
热度(235)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