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少年事 (中下)

萧景琰见他鼻尖泛红,认真一看,才发现他的双眸已经泛起了水光。他心中一动,冰冷了许久的心底渐渐淌过一股暖流,他看着对方湿润的羽睫,不由自主地伸手轻轻碰了碰他的眼下,想为他拭去眼泪。萧景琰的这个举动太过突然,梅长苏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后一退,泪水跟着滑落双颊。这下子两人都惊了,萧景琰手足无措,梅长苏则手忙脚乱地胡乱擦了一把眼睛,把那些不争气的泪水尽数擦去。
梅长苏已经很久不曾落泪了。他的眼泪在他母亲的死讯传来之时已经流干了,后来他的心便越来越硬,就算历经挫骨之痛,他也不曾流过一滴眼泪。可萧景琰的到来让他在这段黑暗的岁月里感受到了久违的安慰,那点点燃起的温情慢慢变成了熊熊火焰,融化了他冰冻已久的内心,那涓涓细流化作了泪水,迫不及待地涌出了眼眶。
而萧景琰慌乱的原因就简单多了。他年方廿一,虽是皇子,但分化为乾元之后还未娶亲,多数时候是在军营和一群大老爷们混在一起,何曾见过温软的坤泽落泪的模样。何况眼前这个……萧景琰现在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坤泽,着实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人了。他的心扑通扑通地跳起来,脸上一片潮红。
在萧景琰看来,他们二人才刚刚认识,而且关系还算不上好,他这样的举动,着实是有些轻薄了,慌乱之下他便胡乱扯了个话题:“那个你——你也认识小殊吧?”
梅长苏也冷静下来了,他睐了对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赤焰军之名何人不知,林帅之名何人不晓,林少帅少年英才,又有多少人不认识他?”
萧景琰闻言瘪了瘪嘴,咕哝道:“我的意思是……你们二人可是相识?”
梅长苏没看他,沉默地思考着,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被子,没有回答。
萧景琰看不到他的手的动作,只见他突然沉默了,便开始思索是不是自己说错话了。对方沉默了许久,久到萧景琰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便道:“你若不想说就算了,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
但萧景琰话还未说完,梅长苏便打断了他:“我们确实相识。”可以说熟得不得了了。
萧景琰的眼睛微微圆睁,好一会儿,说道:“可我怎么从来没听小殊提起过你?”
梅长苏扭开了头不看他,哼了一声:“没提过便罢。”
萧景琰虽不善察言观色,可也能感受到对方的不愉快,便想他是不是和小殊闹过矛盾,却未曾想他是不是在欺骗自己。他看着梅长苏的侧颜,犹豫着说道:“也许他只是没有机会跟我说……”
梅长苏听他这么说,便低下了头。他确实,还有好多事没机会跟他说了……
萧景琰感受到他的低落,便道:“小殊极重情义,若他与你志趣相投,肯定会告诉我的。只是现在……”他顿了顿,又说起了自己此来的目的,“现在,他可在你琅琊阁中?”
梅长苏又沉默了,许久,他轻声说道:“殿下,自赤焰军覆灭已经过去三年了,当年七万雄兵在自己同胞的刀剑下殒命,梅岭冰火相融,沦为地狱。你真的相信,林殊在那样的状况,还能活下来吗。”
萧景琰看着他,毫不犹豫地回道:“我愿意相信。”
梅长苏闭上了眼睛。
可是林殊已经死了啊,死在了当年火光冲天的冰天雪地里……现在活着的,是梅长苏!他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萧景琰,然而再狠绝的心,在面对他澄澈而纯粹的双眸之时,都软化下来。他暗暗叹了一口气,对他说道:“殿下,琅琊阁中,并无林殊。”
萧景琰睁了睁眼睛,正要说话,便又听梅长苏说道:“但他是否还活着……我却是不知。”
梅长苏看着他,平静地说道:“也许他已经死了,又或者,他确实还活着,只是回不来了。”他说完,扭开了头,“看你愿意相信哪一个吧……”
梅长苏背对着萧景琰,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想也知不会好到哪里去。他不忍看,便一直没有回头,直到沉默蔓延开来,整个房间陷入了静寂之中,然后他突然听到——
“他还活着。”
萧景琰坚定地说道。
他还活着。
林殊闭上了眼睛,任由泪水滑落。

夜风潇潇,矗立山巅的琅琊阁已经陷入了沉睡当中。梅长苏房里灭了灯,他披着外衣,和萧景琰并肩坐在地毯上,一起沐浴着月光,一起诉说着往昔。
“……那次是我第一次和他一起出征,你知道,我比小殊年长两岁,在我心里他一直是需要我宠着的小表弟,况且那时候他才十五岁!那天晚上他极力劝说我同意他带队夜袭,可我实在放心不下,不肯同意。后来他就骂了我一句水牛脑袋,夜里带着人瞒着我偷偷离营了。不瞒你说,我知道之后都快急哭了,他倒好,提着夜秦先遣队将领的首级一脸得意地回来了,还当着所有人的面笑我是爱哭鬼。”
萧景琰说完了林殊的事迹,一脸无奈,却是笑着的。梅长苏抱着膝,咕哝了一句“他就是那样没规没矩的”,心里却想着那次根本不是他提着脑袋回来的,他嫌脏,给卫铮提着的好吗!而且也没有当着所有人的面笑他……不、不就是一个大营的人而已嘛。
萧景琰听到他的咕哝,笑了笑:“小殊就是这样的性子,我没怪他,只是后来写奏报的时候没有多想,如实写了此事,林帅看了,骂他枉顾军纪,不和主营里应外合就带兵夜袭,万一敌方有诈,便是拿全队人马的性命去涉险。他挨了好一顿打,后来就趴在床上一边喊痛一边骂我榆木脑袋不知变通,还要我喂了他好几天的饭。”说到此处萧景琰又笑了,“我啊,那时哪有想那么多呢,只想着小殊料事如神,应当受到嘉奖的。他那么好,那么聪明,是该让人知道的……”
萧景琰的声音渐渐小了,梅长苏见他不说话了,转过头去看他,才发现他眼睛又红了。梅长苏见他伸手擦眼,便赶紧移开了目光,当作没有发现。
萧景琰擦了眼泪,又说道:“我跟他约好了,等将来皇长兄当上了皇帝,我和他就一起当个镇守边疆的大将军,护卫国土,保家卫国。只是万万没想到……”说到此处,萧景琰的眼睛又湿润了,甚至连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这回梅长苏不能装作没发现了,只是他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仰头看着外面的夜空,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他们曾一起设想过许多美好的未来,每一个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相见而不能相认,相知而不能相守。
萧景琰痛苦了三年,现在终于忍不住了,屈膝坐在这个才认识一天的人的床边,抱着脑袋放肆泪流。萧景琰的声声啜泣打在梅长苏的耳边,让他的泪水也涟涟不断地淌下。他忍着悲鸣无声落泪,最后实在不想再忍了,他转身拉开萧景琰的手,将自己扑进了他的怀中,与他一同分享足以撕裂心脏的疼痛。
两人相拥而泣,直到流干了眼泪,才渐渐停止了哭泣。梅长苏笨拙地用手给萧景琰擦着脸,嫌弃地说道:“你看你,眼睛都肿了,难怪人家说你爱哭鬼。”
萧景琰仍旧抱着他的腰,听他说话鼻音浓重,声音都沙哑了,便扯着嘴角笑了笑:“他知道我爱哭,不会嫌我的。倒是你,嗓子都哑了。”
梅长苏便瞪了他一眼,胡乱抹了抹双颊,不肯理他。萧景琰见他细皮嫩肉的,胡乱擦了擦脸就红了,怕他哭得太狠被冷风一吹脸会破皮,便握住他的腰将他抱起来让他坐在床上,然后过去把窗关了。梅长苏坐在床边晃了晃腿,低着头不让他看,低声说道:“夜深了,早点睡吧。夜里不安全,等天亮了你再走,我知道北坡有一条小道可以下山,到时候我会设法帮你把守卫引开。”
萧景琰正倒着水,听他这么说便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走过来将水送到了他手边。
梅长苏接过杯子抿了一口,水是凉的,他不想多喝,就顺手给萧景琰递回去了。萧景琰接过,看了看他,见他拉被子躺下了,便自己把那杯水喝完了。
梅长苏在床上睡了,萧景琰便随便扯了块布巾,到外间找了个隐秘的角落一靠,打算就在角落里将就一晚。
他来琅琊阁没有找到小殊,倒是遇见了小殊的好朋友,也算不虚此行了……对了,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呢。等明天醒来,一定要问他……
萧景琰这么想着,慢慢合上了眼睛。

TBC

#我才不会写成一二三四!
#后面真的只剩甜饼了!!信我!!

 

评论(19)
热度(23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