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少年事 (上)

#被你遥拿刀架在脖子上要求产粮安慰她受伤的小心肝,就……
#此文有ABO插件,注意规避。

——

萧景琰孤身闯上了琅琊阁。
赤焰之案过去已近三年,三年来他逐渐从昔日乐天开朗的少年变成了如今沉默寡言的模样,虽年方廿一,却是少年老成。一日胜战而归,领兵回城,但他心中并未有太大喜悦。左右在城中无事操持,他便想去校场锻炼一番,也好过待在帐中清冷无事。他拿着剑抄小道去往校场,途中却发现有两人躲在暗处的角落之中窃窃私语,似在秘密交流情报!军中最忌军情外泄,他便多了个心眼,隐藏了自身的气息悄悄靠近了那二人。他慢慢走近,躲在墙角处想听清那二人在商讨什么。可那两人谨慎,声音小,萧景琰听不大清,仔细辨别了一阵,忽而听得那二人口中说着什么少帅!
少帅!这个称呼萧景琰并不陌生,甚至熟悉至极!他的挚友,林殊,便是冤丧梅岭的赤焰军少帅。
可赤焰军几乎全军覆没,少数幸存的也已各自逃亡,此案牵连太广,流血太多,已有许久无人敢提及赤焰之名,尤其是军中将士,对此更是讳莫如深,他的军中又怎会有人悄然提起林殊?
想起那惨绝人寰的一案,萧景琰心中激愤,正想悄然离去不去听他们如何评论此事,可他才迈开一步,却听得其中一人说出了“还活着”三个字!他猛地一个激灵,立即退回了墙边继续听下去。他咬紧牙关抑制了自己骤然加剧的呼吸,努力平静下来来继续听那二人密谈。那二人在说到谁谁还活着的时候显然也是更激动了,交谈的声音也大了些,这时萧景琰便能听清他们的对话了。
“……阁主医术果然精湛,如今他慢慢恢复,只是身体已大不如前了。现在又经历这个情况,不知何时才能熬过,唉。”
那人的声音是清晰了,可萧景琰听得没头没尾的,也不知是在说谁。他慢慢冷静了下来,心中又低落了几分。他总想林殊还活着,可他日夜盼望了这许久,又何曾实现过?萧景琰正失落,却又听另一人说道——
“少帅吉人天相,一定会没事的,而且他在琅琊阁,也比在其他地方安全,我们还是——”
那人话还未说完,萧景琰就已忍不住了,他现身冲过去,揪起其中一人的衣襟怒声问道:“你说谁?!你说谁还活着!?”
那二人显然是被他吓了一跳,立时举起了双手,讷讷不能语。
萧景琰激动不已,又空出一手拽住另一人的衣襟,压低了声音胁迫道:“你二人方才密谈之事我已听得一清二楚,你们若从实招来,我便饶你们一命。若是有所隐瞒,我定不轻饶!”
那两人无措地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忐忑道:“殿、殿下恕罪!我、我们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呀……”
萧景琰双目圆瞪,仍旧压着声音道:“不必狡辩!你二人方才说,少帅还活着,是说林殊对不对!他现在在琅琊阁?跟我说实话!”
萧景琰似激动太过,双眼都已泛红,话尾也带上了哽咽。那二人知道他与林殊情同手足丹诚相许,今他迫切追问林殊的下落,定非如他父皇一般想将他其置之死地,可他们也不敢轻易向他吐露真相,因他二人只是奉命混迹军中负责暗地保护萧景琰,多余的绝对不能做,以免坏事。他们又对视一眼,无法,只能狠下心来欺骗他。
“殿下,您误会了,我们说的……说的少……绍,算!是我们的一个结义大哥,他受了重伤,本以为命不久矣,后来送到琅琊阁诊治去了……”
萧景琰的眼神慢慢黯淡下来,但很快他又怒道:“若真是如此,你二人又为何偷偷摸摸地躲在此处议论?!”
这时另一人便说道:“殿下恕罪,因为我、我们是偷偷溜出军营,到城中驿站拿到家书,才知晓此事的,因此不敢声张……殿下恕罪!”
无令外出乃是违反军纪的行为,两人这个说法也说得过去,而且方才他们说得小声,到底是少帅还是绍算,他并不能确定。萧景琰静默一阵,终究是松开了手,放开了他们两个。他失魂落魄地往外走去,根本没有在意那两人在他身后喊了什么。他去到校场,挥着剑将所有陪他对练的士兵全部打趴下了,大肆发泄了一通,才喘着气倒在了地上。他躺在地上,看着明朗的天空,内心却越发沉痛。
三年了啊。
他失去长兄,失去挚友,已经快要三年了。皇长兄冤死狱中的时候他不在,小殊魂丧梅岭的时候他也不在,他痛,他悔,他恨,可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但他心中有个角落却一直幻想着,小殊如此聪慧,或许能逃过一劫,他一直没有回来,没有联系自己,是因为逃亡在外没有办法,又或是——或是受了重伤,如今……如今……在琅琊阁疗伤?
萧景琰慢慢坐了起来,心中思绪翻涌。
万一那两个人说的真是林殊呢?万一林殊真的没死,现在就在琅琊阁呢?
他站了起来,左右看了看,找准了琅琊山的方向看过去,脸上阴沉不定。
现在再要找回那二人严加审问已经没用了,还不如——不如直接去琅琊阁一探究竟!
萧景琰突然坚定了信念,扬声让人去传他的副将到主营相见,然后反身就往营帐走回去。

主账之中,萧景琰对他的副将交代了近期事宜,吩咐他们接管大小事务,并隐瞒他离营之事,便提剑上马,疾驰而去。
他们驻扎的城镇离琅琊山只有半天的路程,萧景琰快马加鞭,在太阳落山之时赶到了山脚下。山坡太抖,他便将马绑在了山脚下,自己一人上了山。夜幕降临,萧景琰终于抵达琅琊阁,他看着修缮精致的大门,喘了口气。
小殊,会在这里吗……
他站在原处,深吸了几口气,回头望了一眼远处群山葱翠,月下云海蒸腾,心情平静些了,他捏着拳头,毅然往里走去。但他尚未进门,便被人拦了下来!
拦着他的去路的二人像是突然出现一般,悄无声息地就站在了他的面前,恭敬地对他道:“靖王殿下,有失远迎。”
萧景琰挑了挑眉:“你们认识我?”
其中一人平静地答道:“琅琊阁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萧景琰咽了一口气,沉声便道:“既如此,你们定也知道我此来的目的。让我进去,我要见你们阁主。”
另一人便回道:“阁主此时不在,殿下有何事相询,皆可写在纸上,置于格中,我阁见之,自会为您解忧。”
萧景琰顺着他的手的指向看了一眼摆在一旁的大柜子,上面是一个一个带锁的小格子,又回过头来,冷声对他们道:“这些小格子,怕是容不下我要问的问题。”
其中一人又道:“小小箱笼,容不下生死,自然也容不下人心。我阁自认通天彻地博古通今,但仍参不透生死,看不透人心,是而亦有不可回答之事。此箱笼若是容不下殿下心中所疑,我阁,自也不可为您解忧。”
此人说话如打哑谜,萧景琰听得云里雾里,却已无心参透,他今日此来只为一事,若不能解惑,他又如何甘心!
“我没心情跟你玩猜谜,但我心中所想是也不是,让我进去一探便知!让开!”
那二人岿然不动,只道:“殿下请回吧。”
萧景琰眯起了眼睛,往前踏了一步。
那二人仍旧不动,重复道:“殿下请回吧。”
萧景琰不动,右手悄悄摸上了腰间的佩剑,那二人如同雕像一般伫立在门口挡住他的去路,但并未有所防范。萧景琰与他们对峙片刻,终究是松开了剑柄,朝他二人抱拳虚行一礼,转身离去。
他知自己并非那二人的对手,贸然动手,只是以卵击石。他走出两步,又停了下来,侧头看了看旁边的柜子,又收回了视线头也不回地走了。
门口那二人见萧景琰的身影消失在山坡之下,才终于又有了反应。
“他不会轻易死心。”
“让甄平在外面守夜吧。”
“嗯,跟黎纲说说,这两天就不要让他们的旧部四处走动了,免得撞上,被认出来。”
那二人商量完,转身回到了阁内。
当夜,琅琊山平静无风。

TBC

#太晚了,写不完,就分两次吧。
#没有看起来那么正经,不要害怕,这只是块小饼干……

评论(15)
热度(266)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