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大胆恶后! (OOC恶搞一发完)

#大苏小琰设定,注意避雷。

——

萧景琰变小了。
具体来说,他无论是身体还是记忆,都变回了少年时期的样子。之所以发生这种事的原因甚是复杂,且不赘述,但他还童的状态不会持续太久,顶多一两天就可以恢复了,并且此前太后和皇后都知道会发生这件事,因此当他拖着过长的衣摆提拉着袖子懵然从卧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并没有造成混乱。
但萧景琰自己很混乱。
我是谁?我在哪儿?这是什么地方?
他还童之后并没有成年时的记忆,少年时的记忆也已经模糊不清了,只大略记得些重要的人或事,比如他的母亲,比如他的小殊,比如自己还是一个小小的郡王。因此在他得知自己竟然成为了皇帝之后,这个心智只有十八岁的小伙子着实吓得不轻。
父皇呢?!皇长兄呢?!
萧景琰很慌,在自己的母亲极力安抚之下才渐渐冷静了下来。但他的母亲比他记忆之中是老去了许多,让他既疼惜之余又感觉甚是不习惯。他感觉自己就好像突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原本他熟知的一切都不在了,他有心追问清楚这些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但静太后和皇后早就已经商量过,左右他这样只会维持一天,索性不要告诉他那些沉重的过往了,让他轻轻松松地度过岂不是更好。
然而事实是——
“皇、皇后?”
少年萧景琰愣愣地看着自己面前这个风华绝代风姿绰约的貌美男子,双目圆睁,下巴都要掉下来。
眼前这个人是他生平见过的所有人当中最漂亮的一个了,就算将所有美好的词语堆砌起来都不足以形容他的半分美好!这样的人,竟然是他的皇后?!
萧景琰陷入了呆滞之中,慢慢地涨红了整张脸。
皇后,便是梅长苏,见他呆呆地看着自己红了脸,不由笑了起来。
太可爱了!
这个萧景琰一如他记忆中那般,青涩,怕羞,又有些木讷,完完全全就是他家大水牛十八岁时的模样。
梅长苏深觉怀念,看着他心情更好了,就忍不住逗趣道:“如何?小陛下对臣可还满意?”
被他这么一调笑萧景琰就猛地反应了过来,脸更是红得似要滴出血来!他吞吐道:“什、什么满意——我我我不懂!”
梅长苏眼里含笑,撑着脸歪了歪头:“你一直盯着我看呀,如何?可还喜欢?”
萧景琰被他调戏得又羞又急,赶忙喊道:“我、我才没有盯着你看!”
梅长苏笑眯了眼:“好好好,是臣不对,小陛下恕罪。”他拉长声音说罢,还故意摆了摆手向他行了个礼。
萧景琰本就尚未完全消化自己当了皇帝的事实,这下子更是激动:“你——!不准叫我小陛下!”
梅长苏便眨了眨眼:“那臣要如何称呼您呢?”说罢他歪了歪头,一脸无辜地唤了声,“夫君?”
若是平时的萧景琰,听梅长苏叫一声夫君,怕是开心得脸上都能笑出褶子来,可这个小景琰听得却是愣了一下,霎时炸红了脸,讷讷不能语。
实在太可爱了!
看着他这般生涩的模样,梅长苏心中欢欣不已。本来萧景琰成为皇帝之后便越发成熟稳重,平日哪能见到他这般无措的模样,而且他们夫妻私下相处之时这人也是没脸没皮,无赖得很,总是他被这人缠得没办法,羞不自已。现下他脸皮这般薄,才调笑几句便已羞恼不能言,着实让他感觉新奇有趣。
萧景琰嗫嗫一阵,实在不知如何应对,便嘀咕起来:“我怎么娶了个这样的皇后!小殊多可爱呀,怎么不娶小殊……”
皇后听到他的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更是愉悦,他轻抿了一口茶,故作严肃道:“小陛下说的可是林殊林少帅?”
萧景琰听到林殊的名字,马上竖起了耳朵,赶紧追问:“是呀!小殊他人呢?”
“他呀。”梅长苏并不着急回答,只慢慢地喝着茶,余光瞧见萧景琰期待不已似有尾巴在身后直摇的模样,忍住了笑,放下杯子,看着他认真地说道,“他嫁人了呀。”这可不是假的。
萧景琰听了他这句话,顿时大受打击,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垂下了头,若他头上有耳朵,怕是也要一同垂下了。梅长苏眼里含笑,双眸都笑眯了起来,可在他抬头看过来之时又立即收了笑,装作一副严肃的模样。
萧景琰不死心,追问:“小殊他嫁给谁了?他明明答应了我,要做我的媳妇儿的!”
梅长苏掩了掩嘴,轻咳了一声,道:“小陛下真想知道?”
萧景琰赶忙点头。
梅长苏看着他,睁着眼睛眨了眨。萧景琰便也看着他,随他一同眨了眨眼睛。谁知梅长苏却道:“可我不想告诉你呀。”
萧景琰顿时一口气顶在了喉咙。看着皇后笑弯了的眉眼,他气不打一处来,翘起了双臂气哼哼地道:“小殊这么好,我怎么就娶了个这么顽劣的皇后!”虽然认真想想,小殊更加顽劣就是了……可这不是重点!
皇后气定神闲地笑道:“那小陛下要怎么办?休了我?”
萧景琰愣了一下,方才积攒的气势顿时泄了个空。休妻……就是废后?不能吧……虽然这个皇后嘴巴是坏了些,可好歹是皇后呀。而且现在休了他,等长大了,自己又喜欢他了怎么办……不行不行,看母妃也很疼他的样子,不能休不能休。唉,要是小殊在就好了,可以让小殊拿主意,他鬼点子最多了。
梅长苏看萧景琰环着双臂嘀嘀咕咕的,这回便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萧景琰自是听见了,他年方十八,正是叛逆又好强的年纪,被人这般调戏,他自是心有不甘,一时想也没想,就叉着腰对他怒道:“你是我的皇后,不许对我无礼!”
谁知皇后却笑得更欢了。

一整个白天萧景琰就在皇后的“压迫”当中度过了,夜里他在皇后的“伺候”之下用了晚膳,又洗了澡,皇后就催促他上床睡觉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萧景琰坐在床边气鼓鼓地说道,“还这么早,我睡不着!”
梅长苏一边替他整理着寝衣一边道:“听话,你现在又批不了奏折,不趁机早些休息,还想去何处戏耍?”
萧景琰听他的口吻就是把自己当成孩子了,他心中不服,便想给点颜色这个顽劣的皇后瞧瞧,好让他知道自己可不是好惹的!他想了想,眼睛转了转,看皇后细心地为自己整理着衣衫,突然心生一计。他并未多想,便咳了一声,压着嗓子道:“皇后言之有理,既如此,我便歇下吧。”
梅长苏听他说话故意装腔作势的,便看了他一眼,道:“你又想怎么样?”
萧景琰心中偷偷笑了一声,但面上仍端着架子,又咳了一声,仍旧压着嗓子,道:“你是皇后,今晚,你便给朕侍寝吧!”
梅长苏闻言愣住了。
虽然说到“朕”这个字的时候有点心虚,但可以看到皇后吃瘪的样子,萧景琰是心情大好。可谁知梅长苏很快反应了过来,饶有兴致地回道:“既然陛下有意,臣遵旨便是。”
这回心慌的便是萧景琰了。他张了张嘴,合上,又张了张嘴,到底说不出反悔的话来让自己丢脸,最后便气哼哼地往床上一趟,扯过被子一盖,背对着他不动了。很快他便听到来自身后的一声轻笑,心中更是羞恼,但接下来那个“恶后”就没再出声了,过了一会儿,他便听到背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被子也被人掀开了一下,应是皇后上床来了。
萧景琰顿时紧张不已。方才他恶向胆边生,才说出要皇后侍寝这样的话来,可当真正面对了,慌了的却是他自己。
侍寝什么的……是不是就是要做那种事的?
萧景琰心中鼓噪不安,僵着身体一动不敢动,肩膀紧绷着很快就累了,也还是不敢动。躺在他身侧的梅长苏看着他的肩背紧绷得就好像一把弓,不由笑道:“怎么?不是小陛下你让臣侍寝的吗,怎么这就怕啦?”
萧景琰就是受不了被他这样笑话,顿时转过身来,睁着眼睛瞪着他!
梅长苏也看着他,和他对视好一会儿,终于无奈笑道:“好啦,我不笑话你了,快睡吧,啊。”
但是除了被人笑话,萧景琰也不喜欢被人当成小孩子看待,尤其是自己的皇后!这是断然不行的!于是他又装腔作势地道:“你是要来给朕侍寝的,不许多嘴!”
皇后眼里的笑意更深,道:“好好好,臣遵旨。”
梅长苏已经示弱了,可萧景琰就是觉得自己被他小瞧了,心里更是不服气,一时恶向胆边生,揪住他的衣领想也没想就亲了过去!
萧景琰亲得狠,几乎是撞过去的,梅长苏吃痛地惊呼一声,却被萧景琰趁机侵入了口中胡乱掠夺着。梅长苏吃了一惊,可这时要阻止也晚了,萧景琰气呼呼的,似非要给他瞧瞧颜色,所以亲得又凶又狠,把他吻得呜呜咽咽的,根本阻止不了。到最后两个都气喘吁吁了,萧景琰自己都透不过气了,才终于停了下来。他趴在梅长苏身上粗喘着,正要对他炫耀几句,可定睛一看,却见这坏心皇后秀颊泛红,双眸水润,薄唇也被自己亲得红艳艳的,躺在自己身下低喘连连。
萧景琰很不争气地起了反应。
被他压着的梅长苏自然也感觉到了,他看着萧景琰,一时无话。萧景琰的脸已经红透了,他支支吾吾了一阵,说不出话来,可也不敢乱动,就这么僵住了。
梅长苏叹了口气,轻轻把他推开,柔声道:“你现在还太小,这样不行。你睡吧,我回自己宫里去。”
然而萧景琰听了他这话,顿时就沉了脸。
小小小!一整天了就欺负我小!
萧景琰越想越气,越想胆子越大,在梅长苏撑起身子准备下床之时,竟一把将他按回了床上压了上去!
萧景琰恶狠狠地想道:我要睡了你这恶后!看你还敢说我小!

END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我笑完了。后续会有肉,但不是我写,我只是给遥写个设定,正餐还得看 @绫  奶 遥 的!

 

我才不会说原本小景琰的年龄设定是比十八岁还小,但为了遥不犯zui,就生生把他的年纪改大了2333!

评论(43)
热度(405)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