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璞臣】倒霉女婿! 6 (倒霉媳妇儿番外)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梅长苏扯了扯嘴角,问宁父:“那您这是答应他们的婚事了?”
宁父环着双臂:“如果是那小子嫁过来就可以。”
萧景琰还是十分震惊,他问:“可是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吗……谁嫁给谁并不能改变些什么呀。”
宁父摇了摇头:“那可差远了。把采臣嫁出去,那就是别人的媳妇儿了,那我和秀娘以后想儿子了怎么办!但那小子嫁过来就不一样了,不单只采臣不用离开我们,还相当于有了两个儿子,那差多远哪!”
萧景琰: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石太璞走过来,跪在了宁家父母面前,诚挚道:“请二位放心,无论是嫁还是娶,我对采臣的心意都不会改变,我发誓,会一直疼他爱他,不会让他受委屈。”他又抬起头来看着二老,眼里都是真诚:“我是个孤儿,打小跟着师傅长大,但是采臣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我会尽心侍奉你们二老,绝不会有任何怨言。”说罢朝他们一拜。
宁母赶紧伸手去拉他:“哎呀,你这孩子,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这么客气做什么呢。”
这时候宁采臣也跟着跪在了他们面前:“爹,娘,多年的养育之恩,孩儿不会忘记,无论发生什么事,你们都是采臣最敬爱的爹娘。”他转头看了看石太璞,又道:“能遇到石大哥,其实采臣是很幸运的……”他又抬头看着自己的父母,真诚道:“石大哥的好孩儿无法跟您二老说个清楚明白,但是日后采臣会和石大哥证明给你们看,我的选择是没错的。”说罢也是一拜。
宁父看着跪在面前的两个孩子,没有说话,他走前去分别拉着两个人的手,交叠在一起轻轻拍了拍。
宁采臣抬头看着他,眼里泛起泪光:“爹……”
宁父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将他连同石太璞一起拉了起来:“我们家采臣也长大了,但是无论多大,都是爹娘的孩子,你别怪之前爹固执,实在是舍不得你啊。”然后他看向石太璞,“还有你,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啊。”
石太璞点了点头,紧紧拉住了宁采臣的手。宁采臣也含泪点了点头,靠在了石太璞的肩上。宁母见状也是感动得不得了,挽住自己的丈夫的手和他靠在了一起。
这时一直在旁边看热闹的梅长苏欣喜道:“既然如此,那事不宜迟,赶紧选个好日子成亲吧!”
那四人看着欣喜的梅长苏,皆是无言。

很快,石太璞和宁采臣的婚事便紧锣密鼓地准备了起来。
石太璞是孤儿,并无双亲健在,亲近的人只有他的师父,但他的师父身为玄帝观的掌门,又是出家道士,居住宫观之中,不婚娶,奉斋戒,因而接到徒儿的喜讯后只托人送了贺礼前来道喜,本人并不打算出席他的婚礼。然而,他嘱托的送礼之人一出现,却让梅长苏和萧景琰都皱起了眉。
送礼之人,蔺晨,抱拳不伦不类地朝他们行了个礼,笑嘻嘻地对石太璞道:“石少侠,这是你的师父王掌门送给你夫妻二人的贺礼,火玉扳指一对,祝你们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石太璞双手接过礼盒,向蔺晨回礼:“多谢师父。”
然后蔺晨又从怀里掏出一只扁平的盒子,递给宁采臣:“这是我送给你们夫妻俩的礼物,一本——咳,总之小小心意,祝二位……早生贵子。”
虽然对于他的祝词颇感尴尬,宁采臣还是扯着笑从他手里接过了礼物:“多谢蔺阁主……”
蔺晨送完礼,从他身后又走出了一个貌美女子,正是让梅长苏和萧景琰一见便皱起了眉的宫羽。她手上捧着一套红衣,走前来向二人屈了屈膝,看着石太璞和宁采臣的眼神灼热闪烁,但声音温婉柔和:“小女子宫羽,向二位献上贺礼,愿两位新人心心相印,白首不离。”她看了看梅长苏,然后回头看着宁采臣继续道:“这是宫羽亲手缝制的喜服,本是用以旧主成婚之用,可惜未能派上用场……若不嫌弃,请二位收下。”
宁采臣慌忙摆手:“这、这如何能行,宫羽姑娘亲手做的喜服,想来是心意厚重,采臣与姑娘素不相逢,怎能平白收了姑娘的大礼呢。”
宫羽含笑看着宁采臣青涩的脸庞,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要回应,她柔声道:“无妨,若你能收下,对宫羽而言已是极大的欣慰。”
宁采臣看着她,又看看石太璞,最后接过了衣服,向宫羽道谢:“那就……多谢宫羽姑娘。”
宫羽看着宁采臣眯着眼笑了,然后高兴地道:“那就先去试试是否合身吧,若是不合身还能趁早改改。”说着她便推着宁采臣往房间走去。
“哎……可、可是……”宁采臣频频回头向石太璞递去求救的眼神,但最终被宫羽推进了房间里。
宫羽一走,梅长苏立即怒而起朝蔺晨发难:“蔺晨!你怎会到这里来!”
蔺晨一脸愤愤不平瞪回去:“你还说!有这么好玩的事竟然不告诉我,还是不是朋友!”
梅长苏撇了撇嘴:“谁不知你唯恐天下不乱,告诉你人家小两口还能成亲吗。”
“嘿我说你个梅良心,我像是会捣乱的人吗?”
“不像。可你就是。”
“呸!我可是正经人!”
梅长苏冲他做了个鬼脸,蔺晨伸手要打,萧景琰便把梅长苏揽进了怀里。
蔺晨气哼哼地道:“要不是我正好在玄帝观跟着王掌门求学,就错过这么好玩的事儿了!”
梅长苏窝在萧景琰怀里睨他一眼:“你来也就算了,怎么还把——”他用眼神指了指宫羽所在的房间,“也带来,不是存心的嘛。”
蔺晨贼兮兮地笑了笑:“这不关我的事啊,我来之前顺路回了一趟琅琊阁,宫羽正好来了,我一不小心就告诉了她你们的事,又一不小心让她也跟着来了。”
梅长苏给他翻了个白眼。
正在这时,房里传来了宁采臣的低呼:“不行的宫羽姑娘!男女授受不亲,你不可以……”
后面的声音太过模糊让人听不清,但只凭前面这两句已足够石太璞心惊,他看着梅长苏他们,露出了惊疑的神情。梅长苏无奈地摇了摇头:“由着她去吧。不满足一下她的心愿这傻姑娘就放不下。”
早在知道梅长苏心倾萧景琰之时宫羽便总变着法子旁敲侧击催他早日成婚,后来竟还给他缝了喜服,但待他与萧景琰成亲之时已是国婚,纳后大典既隆重又严谨,自有内廷司准备后服,她做的那件自然就用不上了。况且她做的那件还是……梅长苏无奈地摇了摇头。
房间里面零零落落地传出人声,但都听不真切,石太璞几次想进去看看,又怕宁采臣正在换衣服他闯进去是为不妥,只能忍着在外面干着急。过了两刻钟,里面的人总算是出来了。宫羽先一步走出来,然后撩起门帘让宁采臣缓步而出。宁采臣出来,在场之人纷纷转过头去,这一看,皆露出了一副惊艳的表情,唯有梅长苏无奈地栽到萧景琰怀里将脸藏进了他的颈边不看。
宫羽给梅长苏做的婚服——这应该是她的恶趣味——竟然是女装!
此时宁采臣本挽起的长发尽数放了下来,并未梳妆束发,宫羽还在他的脸上略施了些粉黛,淡妆之下的他看着更是秀美动人,俏脸微红,薄唇水润,一袭红装尽显身材出挑,魅惑之中又见单纯,别说是石太璞和萧景琰,就连蔺晨都看呆了。
承受着众人的目光的宁采臣局促地绞着手指,羞赧地低下了头不敢看人,真真是一副含羞待嫁的小新娘的模样。
实在是太羞了!宁采臣哪里想到宫羽做的竟会是女式婚服,竟还很合身!他虽然身形较小,可是比之女子还是更为高挑,可这衣服却偏偏如此合身,也就是说她打从一开始就是做给男子穿着的!这、这到底……
宁采臣羞红了脸,他偷偷抬起眼睛看了看身前的石太璞,只见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眼里是一片惊艳和赞叹,嘴巴张开了就合不上,看着是又呆又傻。宁采臣更是羞,咬着唇睐了他一眼,拽起裙摆转身又回了房间。
宁采臣回了房,屋内仍旧是一片寂静,无人言语,更无人动弹,只有宫羽拢袖掩嘴,眼里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意。这时宁采臣的母亲从屋外回来,见他几人呆愣不动,甚是疑惑:“这是怎么了?”
此时众人才回过神来,石太璞更是一个激灵,忽然捂着鼻子还是嘴匆匆就跑了出去。宁母见他走得莽莽的,耳朵也红得不得了,更是疑惑:“太璞这孩子是怎么了?”而蔺晨这时已经捂着肚子蹲在地上憋笑憋得几乎内伤。

石太璞的生身父母不在了,他的生辰八字已是记不清,加上他与宁采臣二人皆是男子,又本已相知相熟,因此三书六礼并未按照严苛的流程去办理,但能办的自然还得办。纳彩时是萧景琰以石太璞的长兄的身份前去提亲的,他们两个本就长相一致,加之他身份特殊,不好对乡亲们交代,于是便干脆说是石太璞的同胞兄长。既然石太璞的生辰八字已记不清,那自然就当他二人的八字是吉兆相和的,问名这一步便省去了。
帝后带来的人手都是动作利落干脆之人,采买布置是三两下便办妥了,虽然当日宁父说是要石太璞嫁给他们家采臣他才乐意,但文定之礼时还是宁采臣向作为石太璞这方的长辈的萧景琰和梅长苏奉了甜茶。由于梅长苏和宁采臣长相一致,但宁采臣一家常年在村子生活,乡亲们都知道他们家只有宁采臣一个孩子,所以梅长苏不好露脸,于是那半块面具就被戴在了他的脸上。但是面具也挡不住梅长苏脸上的笑意,他笑意盈盈地将准备好的红包放进了宁采臣捧着的茶杯里,然后在他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对他的宠爱和祝福不言而喻。屋里的宁家亲友虽未能看见梅长苏的全部面貌,但单凭他露出的半张脸便能判断这是个长相不输给宁采臣的美人,众人见他如此疼爱宁采臣,便知宁采臣成婚之后绝不会受委屈,心里又是高兴又是欣慰,直夸宁采臣找了个好人家。
纳征之后石太璞和宁采臣的婚约就正式成立了,交换成指时石太璞将戒指套到宁采臣左手的第二指节处,然后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宁父,正迟疑之际,宁采臣便笑着自己将戒指推到了手指根部,然后拿起另一枚戒指套在了石太璞的左手中指上,直接套到了底。
宁父自然是看见了,但并未面露不悦,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过去了。
本来交换成指时,新郎为新娘戴戒指,只需戴到第二指节处便可,接下来由新娘自己将戒指套好,意味着成婚后新娘将不受丈夫的拘束。相反的,新娘可以直接将戒指套入新郎的手中不必停留,意指往后新郎凡事以新娘为主,永远疼爱新娘。对此石太璞自然是义无反顾的,他就是担心未来的岳父会怪他坏了规矩,毕竟在对方的意识当中,他才是嫁过去的那个。然而宁采臣并未迟疑,甚是干脆地与他完成了交换成指。
随后梅长苏站起来,走到宁采臣面前给他戴上了首饰。萧景琰是石太璞的“大哥”,蔺晨便取笑他就是“大嫂”了,他恼是恼,但该走的礼还是得走,这些礼物是他以石太璞的亲属的身份给宁采臣置办的,自然是精致不俗又价值不菲之物,他一一给宁采臣戴好,一边戴还一边对他说:“成亲以后要是太璞欺负你,你就跟我说,我帮你好好修理他。”
宁采臣笑着点点头,低声以旁人听不见的音量说了句:“谢谢殿下。”
这时唯恐天下不乱的蔺晨便没规没矩地叫起来,说不能少了添丁祝福的仪式,最后被梅长苏使眼色让人给一左一右架着拖了出去。宁母无奈地看着蔺晨离去的方向笑了笑,一边剥了两颗龙眼喂给宁采臣一边柔声道:“娘的好儿子,娘希望你以后嫁了人,生活依旧幸福美满,啊。”
宁采臣点了点头,只觉嘴里的龙眼一路甜到了心里。
最后宁家父母给石太璞回了头尾礼,这文定之礼就算圆满完成了,只待选个好日子,两人正式拜堂成亲。

TBC

 

 

评论(16)
热度(135)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