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璞臣】倒霉女婿! 5 (倒霉媳妇儿番外)

(一)

(二)

(三)

(四)

 

(五)

宁采臣睡到很晚才起来,但他不是起得最晚的那个,习惯赖床的皇后还没起呢。宁采臣吃了点东西填饱了肚子,正想着是不是该回家了,梅长苏便推开门晃了进来,一下子载在了萧景琰身上。
萧景琰半扶半抱地摆好他的身子让他靠在自己怀里,顺手给他倒了杯热水放到他面前:“醒了?来,先喝点热水。”
梅长苏给了他一个扬音的嗯,撒娇道:“白水不喝,要喝茶。”
“不行。”萧景琰揽了揽他的腰,捧起杯子试了试温度,然后将热水送到他的唇边,“刚刚起来不准喝茶,来,把水喝了。”
梅长苏只好不情不愿地喝了半杯热水。喝完水之后就清醒些了,他这才看见面前的宁采臣,于是朝他摆了摆手:“采臣起得好早呀,昨晚睡得好吗。”
梅长苏随口的一句话让宁采臣脸上泛起了潮红。昨晚一时高兴,小酌了半杯,他本来酒量就不好,喝了酒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没想到竟做出邀请石太璞同床共枕这种大胆而不知羞的事来,这会儿清醒了就忍不住害羞了,于是涨红了整张小脸。
梅长苏看看他红扑扑的脸蛋,又看看石太璞眼下的乌青,笑而不语。
过了一会儿,梅长苏一边吞下萧景琰喂到嘴边的粥一边跟他们说起了今天的安排:“午膳之后采臣你可以先回家去,不用做什么,乖乖等我们消息就是。太璞你今天可以好好休息一天,不必逼得太紧。昨天我已让人将你之前做的不留名的好事散播开来,采臣的爹或多或少肯定能听到些。虽然你做这些事本不是为名为利,但现在是情势需要,只要你风评好了,村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议论起来,如此一来你在村里算是有了些人脉基础,二来也可以让采臣的爹知道你的为人,一举两得。”
宁采臣听得一愣一愣的,石太璞也有些怔,只是点了点头。
午饭过后,宁采臣就要回去了,石太璞自然是要去送的,能在一起多一会就多一会儿。宁采臣他们走后萧景琰他们一时也没事干了,于是梅长苏就提议到街上走一走,体验一下小城镇的风俗民情。之前南巡之时是公开出游,诸多不便,现在他们是微服出行,也就没什么顾忌了,于是梅长苏高高兴兴地挽着萧景琰上街游玩去了。说实在的,萧景琰也许久没能够这样在街上自由自在闲逛了,这会儿和梅长苏一起,就好像回到了少年时代那般,无拘无束,心里是十分高兴。

却说宁采臣的父母这边,昨日知县派人来接走宁采臣的时候,他们确实喜出望外,觉得自己的孩子有出息了,连县太爷都找他帮忙了,两个平头老百姓,哪能想到实际上带走他们儿子的人是比县太爷还厉害了不知多少倍的人物呢。宁父高兴了一晚上,正好昨天挖回了两担红苕,今天要带到镇上去卖了,他想着要是能在镇上找到宁采臣,就能和他一起回来,于是他便带着秀娘一起进城去了。
宁采臣的父母二人来到集市上时已过了晌午,宁父放下担子,松了松筋骨,正想坐下,谁知就见宁采臣从集市上走过来了。没想到在这里就见到了自己的儿子,宁父心花怒放,正想喊他,就见那企图拐走自己的儿子的混小子也出现了!他俩肩并肩走在集市上,还互相拉着手,两人皆是一副笑逐颜开的模样,一边走一边看看两边的摊子,不时交流些什么,看着一副深情甜蜜的模样,形容举止亲密无间,加之他两人的身形和长相又是同样出众,惹得旁人纷纷停步瞩目,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俩是成婚多年的恩爱夫妻了。然而这一幕却让宁父看得心头火起,他抄起扁担就想朝他们冲过去,但冲出去前他看了看手上的扁担,扔了,又找了根细一点的木棍,又扔了,左看右看找到了一根细小的竹条,捡起来就朝那两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过去!
一说萧景琰和梅长苏这边,他二人本高高兴兴地牵着手走在街上,东看看西买买,正是喜笑颜开,谁知下一刻就见一个中年男子手持竹条横眉怒目飞奔而来,一边跑来还一边叫着:“你个臭小子!还不快放开我们家采臣!”
萧景琰愣了一下,那人就要冲到他的跟前了。伪装成过路人的十几个护卫第一反应就是要冲上前去护驾,但被反应极快的梅长苏当场喝止!护卫们且是一顿,那人便挥舞着竹条往萧景琰身上落去!萧景琰被竹条抽了一下,也反应过来了,于是没有还手,只是闪躲了一下。可气在头上的宁父哪能轻易饶他,挥舞着竹子就往他身上招呼而去!
“别、别打了!”梅长苏哪里舍得萧景琰被打,赶紧抱住他替他挡去宁父的鞭打。宁父哪里想到自己的乖儿子竟然会护住这混小子,生气之余也不管是谁了,抬手就打!
“哎!住手!不要打他!”爱妻如命的萧景琰自然见不得梅长苏受苦,又赶紧将他揽入怀里替他挡掉宁父的竹鞭。宁父见状更是气急败坏,抬手就又抽下去!
护卫们见帝后被打,又想冲上前去,但是再一次被皇后喝止:“不准过来!别伤了人!”护卫们只好又停了下来,焦急地看着眼前的状况,只待在紧急时刻能够拦住“刺客”行凶。
“哎呀!老宁快住手!别打了,别打了!”晚来一步的宁母挤开人群跑过来,见状她是又惊又急,赶紧上前去阻拦自己的丈夫,但宁父怒火攻心,哪里肯停下来,这一下现场一片混乱,就在此时,混乱中一个又惊又急的声音从人群里传了出来——
“爹!娘!你们这是做什么呀!快住手!”
从人群中挤出来的宁采臣急忙冲上去阻止正在教训“不孝子”的父亲,眼睛都急红了,随后而来的是戴着半边面具的石太璞,饶是沉冷如他,见了这场面亦是一阵愕然。要不是出发前驾车的车夫说想到城里采买点粮食,不然还真的就此错过了!
被宁采臣这么一拦,他的父亲才停了下来,他莫名其妙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被混小子护在怀里的“儿子”,脑子轰地一下就乱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宁父倒退两步,颤着手指指着眼前这两个一模一样的人,手里的竹条都掉了。
“怎么会……怎么会有两个采臣?”宁母也是混乱至极,看似就要承受不住昏过去了。宁采臣赶紧上前扶住她:“娘!娘你没事吧!”
萧景琰见状便侧身挡住了梅长苏,对他们道:“这其间有些误会,两位先随我们回客栈去吧,我们会解释清楚的。”
宁父看了看他,又看看宁采臣,缓缓点了点头。

客栈里,宁采臣的父母坐在一边,仍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宁采臣给他们倒了茶送到他们面前:“爹,娘,先喝口茶吧。”
宁母宁母恍惚地接过茶,眼睛还是忍不住看向坐在对面的梅长苏和萧景琰。
这边的梅长苏正拉着萧景琰的手掀开他的袖子,心疼地看着他手臂上的鞭痕:“怎么样,疼不疼?”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安抚道:“不碍事的,我皮糙肉厚,就是些淤痕,很快就散了。倒是你,有没有哪里疼?”
梅长苏摇了摇头:“没有,都没打到我身上。”
萧景琰搂过他的腰:“真的?可不许骗我,哪里疼要跟我说。”
这边宁父看他们这样就忍不下去了,插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采臣,这个人是谁?”
宁采臣见自己的父亲指着梅长苏,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宁母也道:“是啊采臣,你不是说他……”她看了看萧景琰,又道:“他怎么又跟和你一样的人在一起?”
宁母想问的是石太璞明明说喜欢她家采臣,怎么好端端的,就跟另外一个人卿卿我我的呢?虽然这人和自家采臣长得一样吧,但好歹不是同一个人啊!
这时萧景琰便放开了梅长苏,两人正襟危坐。他轻咳了一声,对石太璞道:“太璞,你把面具摘下来吧。”
这时大家的目光便都集中在了一直坐在侧旁没有说话的石太璞身上,他看了看宁采臣的父母,又看了看梅长苏,见他点头,于是便伸手摘下了脸上的面具。
石太璞的面具一摘下,宁采臣的父母皆是倒抽一口气!
“这——!”
宁母看到石太璞的脸之后是险些背过气去,幸好宁采臣一直轻拍她的背给她顺气,这才没有晕过去。宁父也是一脸惊诧,不知该作何反应。毕竟有人跟自己的儿子长得一模一样也就算了,没想到竟然还有人,和那混小子也是一样!正巧又都是认识的,怎会有如此巧合?!
梅长苏知他们震惊,待他们都喘过气了,才开口道:“二位感到惊讶也是正常,老实说,我们第一次见太璞和采臣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后来才知这世间原来真有如此巧合。”
宁母回过神来,看了看说话的梅长苏,然后又转头摸了摸自己的孩子的脸,不由又是一阵感叹。太像了。若不是孩子就是自己生的,她还真的以为这是一对双生子呢。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看了看石太璞和萧景琰。采臣和那人不是双子,那太璞和另外那个呢?
“你们……你……”宁父道出了她心中的疑惑,他看了看石太璞,又看了看萧景琰,“你们可是双生子?”
萧景琰摇了摇头:“不是,其实我和太璞的年纪相去甚远,家族也没有什么渊源。”
宁母犹豫道:“那……”
萧景琰笑了笑:“正如长苏所言,这一切都是巧合。”
“长苏……”宁母喃喃念了下梅长苏的名,看向他的眼神不由就多了点慈爱。
梅长苏愣了一下,然后朝她笑了笑:“我叫梅长苏,伯母直呼我的名字也无妨。”
宁母正想点头,一旁的宁采臣便急切地道:“这——这不行!娘亲不过是寻常百姓,直呼您的名字就太无礼了,此乃大不敬,万万不可!”
梅长苏眯着眼倚进了萧景琰怀里笑道:“没想到采臣这么古板。”
宁母甚是疑惑叫梅长苏的名字怎么是不敬,可是没问出来,一旁的宁父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将梅长苏的名字在舌尖滚动几回,若有所思:“梅……这个名字怎么好像在那儿听过……”
宁父还未想通其中的关窍,宁母便问道:“你和采臣长得如此相像,我们也常到这镇上来,怎么就没有听说过?”
萧景琰:“我们并非会稽人士,只是听说了太璞和采臣的事,特地过来的。”
宁母疑惑:“咦……?”
梅长苏:“是这样,太璞本想向你二老提亲,和采臣共结连理,可遭到拒绝,一时束手无策,这才写信向我们求助。”说着他用头顶蹭了蹭萧景琰的下巴,再看着宁父道:“本来我和我家这个傻瓜已经结亲了,太璞和采臣都是好孩子,双方都有感情,又和我们长得一样,我们当然希望他们也能喜结连理。”
宁父看了看他,又看看一旁的低着头的宁采臣和石太璞,喷了一口气:“哼,我不答应,他们就想都别想!”
宁采臣张了张嘴想说话,被梅长苏打了个眼色,于是又沉默了。梅长苏又对宁父道:“所以伯父您的顾虑到底是什么呢?是嫌弃太璞配不上你家采臣,还是觉得男子之间成婚不妥当?”
宁父:“这些都不是!要说我们家采臣那肯定是好孩子,比谁都好!但我们也不过是寻常百姓,哪有说什么配不配得上的。再说了,如今我们大梁的帝后不也是男子成婚,不是照样家国和睦,还不比别人差。”
梅长苏眨眨眼:“所以您到底为了什么不能同意他们两个的婚事呢?”
宁父看了看正殷切地看着自己的石太璞,又扭开了头,不甚自在地道:“总之不行,我是绝对不可能让采臣嫁给他的。”
梅长苏:“采臣再喜欢也不行?”
宁父的表情松动了一下,可仍是沉默不说话。
梅长苏自然没有错过他的表情,他转了转眼珠子,问道:“您不肯让采臣嫁给他,那他嫁给采臣呢?”
宁父想了想,大手一挥:“那就没问题!”
宁父此言一出,四座皆静。
梅长苏:那就没问题吗……
萧景琰:那就没问题吗……
石太璞:那就没问题吗……
宁采臣:那就没问题吗……
宁母:那就没问题吗……

 

TBC

评论(52)
热度(187)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