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璞臣】倒霉女婿! 4 (倒霉媳妇儿番外)

今天出去浪了一天,文包还没有整理好,就拿这个来顶替一下好了www

《倒霉媳妇儿》完兽啦,谢谢各位的捧场~!这本不会二刷啦,说今年会公开番外一的后续,然后才1月1号就迫不及待地放出来了233

不是很懂规矩,是要一次性放完,还是一天一章这样放的呀?

 

 

——

(一)

(二)

(三)

 

(四)
后来他们又回到了镇上,石太璞因为压力过大导致胃痛,回到客栈就回房歇下了,一直到傍晚时分才起来。
这家客栈已经被萧景琰他们包下了,连店小二也没留一个,全是他们的人,所以石太璞也没有拘谨,直接下了楼来去找他们。石太璞找到他们的时候梅长苏正坐在萧景琰的腰上替他按摩肩背,见他进来了便爬了起来对他道:“你来得正好,采臣很快也要到了。”
石太璞先是一愣,继而激动起来:“采臣要来了?!”
“嗯。”梅长苏拍了拍萧景琰的背叫他起来。
“他能出来?可是他爹……”想到宁采臣的父亲石太璞就一阵犹疑。
“放心吧,他是光明正大地出来的,他爹还欢天喜地地送他出门呢。”
“怎么回事……”
“等他来了你就知道了,等着吧。”
梅长苏笑眯眯地泡了茶,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可石太璞可就没那么轻松了。
要说他不想宁采臣那是假的,从他俩相识至今,何曾分开过这么长时间。要不是他想名正言顺地将采臣娶回家,早按皇后说的,把人拐走就算了。可他不能这么自私,那毕竟是采臣的父母,以后也会是他的父母,他不能因为自己想要采臣就害他们原本幸福美满的一家三口产生矛盾与隔阂。
一想到宁采臣,石太璞的心就柔软了起来,等待的时光亦变得更加难熬。好在没过多久,便有人前来禀报汇报宁采臣已经到了,石太璞按耐不住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就差没冲出去了。很快门从外面打开了,站在门外的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宁采臣。石太璞激动起来,跑过去伸手一拉就将他拐进了怀里紧紧拥抱住。
“哎——?”
刚刚站在门口还未明白发生什么事的宁采臣一下子就被人揽入了怀里,他是一头雾水。最初的惊讶过后,他定睛一看,就见正怀抱着自己的人正是自己的石大哥,他高兴得立即扑到他身上抱住了他:“石大哥!”
“采臣……我的采臣……”石太璞不顾还有人眼睁睁看着,也不顾帝后就在屋里等着,就这么不顾一切地紧紧拥抱着自己的心上人,再也不肯放开。
宁采臣被他抱得紧,就连呼吸都有些难过,但他没有挣扎,也没有放开,反而十分享受这种被牢牢抱紧的安心感,只想就这么一直待在他的怀里,哪儿也不去了。
屋里的梅长苏靠在萧景琰的身上,看着这对紧紧相拥的不算久别重逢的恋人,一脸感慨:“哎呀,年轻真好啊。”
萧景琰笑了笑,挑起他的下巴低头在他唇上亲了一记:“皇后也还很年轻呀。”
靠在石太璞怀中的宁采臣听见了他们的声音,从人怀里探出小脑袋来,定睛一看,不由惊讶:“陛下!还有皇后殿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梅长苏笑嘻嘻地伸出手朝他挥了挥:“采臣,好久不见。”
宁采臣被石太璞拉着走到屋里坐下,仍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还和石大哥一起?”
梅长苏笑眯眯地道:“我和陛下特地来帮你们的呀,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
宁采臣愣愣地点了点头,然后才回过神来要向他们行礼,可才举起手就被梅长苏拉住手亲昵地晃了晃:“这么久没见,好像圆润了点啊,看来过得还不错。”
宁采臣羞涩地笑了笑:“殿下才是,气色越来越好了。”
“我在宫里吃好喝好,又没事干,身体好是好了,但快无聊死了!”梅长苏抱怨了一下,然后高兴地看着宁采臣,“所以一收到太璞的飞鸽传书,我们就马上过来找你们啦!”
“呃……”宁采臣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帝后,又扭头嗔怪地看了石太璞一眼,“原来是石大哥请你们来的呀,他也真是,这么一点小事,还要惊动你们,实在惭愧……”
石太璞握住他的手没说话。
梅长苏道:“哪儿的话,刚才都说了在宫里没事干呢,我们早想出来走走了,是吧陛下。”
萧景琰暗想这句话你敢不敢在太子面前说一遍,但还是应道:“皇后说得是,是我们自己决定要来的,你不必自责。”
宁采臣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才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如此说来,县令大人有事找我其实是你们安排的了?”
梅长苏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你爹定是不肯轻易放你出来的,我便派人跟他说镇长要找一个聪明伶俐的读书人帮忙办些要紧事,能找上你他当然高兴了,还不欢天喜地地把你送来。”
宁采臣恍然:“原来如此……”
萧景琰:“既然是官家的人出面,他自然不会怀疑到太璞头上来,你就放心吧。”
石太璞听了,朝萧景琰递去了感激的眼神,萧景琰朝他点了点头。
宁采臣扭捏道:“呃……我爹和石大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啊……”
“当然知道,我们就是来给你们出谋划策的。”梅长苏没形没状地压在萧景琰腿上探过身子去取来了茶壶和杯子,“今天太璞走后你爹有什么表现?可有说些什么?”
“唔……”宁采臣回忆了一下,“爹好像还是很生气的样子,但他这次没有说什么,就是很安静地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梅长苏将茶递给宁采臣:“那你爹是嫌太璞什么呢?是嫌他不会说话还是嫌他家世不好?”
宁采臣摇摇头:“这些应该都不是……爹爹好像没有嫌弃石大哥什么,可偏偏就是生他的气……”
萧景琰和梅长苏齐齐看向石太璞:你到底做了什么?
石太璞愣了一下,露出了一副无辜的神情:我什么都没做啊……虽然是欺负了采臣,但这件事他还不知道啊。
宁采臣也是十分茫然。
梅长苏便道:“慢慢来不着急,总会发现问题所在的。”
宁采臣看了看石太璞,点了点头。
接下来他们四人便一直在屋里叙旧,开了一壶酒,说一下分别一年之后各自的生活,说一下生活中遇到的趣事,也说一下互相认识的人的近况,就这样一聊便聊到了天黑。晚饭后宁采臣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夜色,有些不安,梅长苏看出了他的心不在焉,便道:“不用急,今晚你就在这儿住下,明天再回去也不迟。”
宁采臣当然也想留下了,可总是心有顾虑:“可是……”
梅长苏:“别担心,我已经让人跟你父母说了,你会在镇上留一晚,不会让他们担心的。”
宁采臣这才放松了心情。
后来他们又谈天说地一直耗到深夜,直到萧景琰看不过眼了,直接把梅长苏强行抱走带回房间睡觉,他们的聚会才算告一段落,石太璞便也拉着宁采臣回房休息了。
人一闲下来就开始感觉到困了,加上又喝点酒,宁采臣在房里坐着又是打呵欠又是揉眼睛,铺好床的石太璞便过来哄他去睡觉:“累了一天了吧,来,睡觉了。”
宁采臣揉了揉脸蛋,点点头,解开外衣乖巧地躺到了床上。石太璞给他盖好被子,解开他的发带给他散了头发,轻轻抚摸了两把。石太璞看着他安详的面容,好一会儿,明白是怎么看也看不够的,也不急着一时,于是便打算回房歇下了。谁知他刚站起来,宁采臣便睁开了眼睛,见他要走,顺手就拉住了他的袖子。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看着他:“石大哥……去哪儿?”
石太璞俯身轻轻摸了摸他的额,柔声道:“我不走远,就在隔壁房间。乖,睡吧。”
谁知宁采臣还是拉着他的袖子不肯放开:“你……”
石太璞看他困得迷糊的样子,心里十分柔软,对他比平时更多了几分耐心:“嗯?怎么了?”
宁采臣往被子里缩了缩,好一会儿,小声道:“你今晚就在这儿睡吧……”
宁采臣的声音极轻,但石太璞耳力好,还是听见了,只是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算之前他和宁采臣同住一屋,但两人还是规规矩矩地分房睡的,即使后来宁采臣不再排斥他的靠近,他也没有过过分的举动,顶多在情浓正好的时候拉拉他的手,或在他脸上偷亲一记,与他同床共枕这事他是想都不敢想的,可是今晚……!
果然还是听错了吧?
就在石太璞天人交战的时候,宁采臣便侧过身朝床的里面挪了挪,给他空出了一个位置。
石太璞看着背对着自己躺着的宁采臣,好一阵手足无措。过了好一会儿,他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吹了蜡烛。

第二天,由于昨晚太晚睡,梅长苏没那么早能醒来,然而习惯了早起的萧景琰一早就醒了,自己一个人在屋里喝着茶看着从京中传来的快报。没多久石太璞也进来了,萧景琰抬头,正想跟他打招呼,却被他眼下的一圈紫黑吓了一跳。
萧景琰:“这是怎么了?昨晚没睡?”
石太璞晃过来坐下,无奈地点了点头。
萧景琰狐疑地看着他,忽作恍然貌:“昨晚跟采臣一起睡的?”
石太璞一脸恍惚地又点了点头。
萧景琰笑了笑:“难怪。”
石太璞抹了一把脸:“没有,你想多了。”
萧景琰又是恍然:“哦,明白了。我就说一物降一物,现在你懂了吧。”
石太璞忙不迭点头。
他懂,不能更懂了。

 

TBC

评论(18)
热度(14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