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压寨夫人 113

#大家新年快乐呀٩(๑•̀д•́๑)۶!!跨年的时候七就在码字哦!是不是个好兆头!!

 

(738)
萧景琰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回去看见飞流和庭生以及蔺晨三个人静静地蹲在他的房门口,就走了过去。
“他睡了?”
三个人整齐划一地点了点头。
萧景琰没赶他们走,自己悄声进了房,然而房里的梅长苏根本没睡着,他斜躺在床上靠着软枕,明显是一直在出神。梅长苏见他回来了,便支起了身子。
萧景琰走过去在床边坐下,又抓过两个软枕垫高让他靠着:“睡不着?”
梅长苏调整了一下姿势,回道:“嗯。总不停地东想西想,心里太乱。”
萧景琰摸了摸他的额头:“回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梅长苏回道:“我听高公公宣完旨就走了,知道你要忙。”说罢他又问,“怎么样了?”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揉了揉,柔声回道:“父皇不肯见任何人,只能让母妃看顾好他。我让其他人在真相出来之前不要大肆张扬以免以讹传讹。言侯他们领了旨就立即着手准备了,但姑母太过劳累,我就先送她回了府。”
梅长苏点了点头:“姨母今日能够坚持下来,已经筋疲力尽了吧。”
萧景琰嗯了一声:“她很勇敢。你也是。”
说到此处梅长苏叹了一口气,用指尖轻轻点了一下他的额头:“你呀,实在胡来,怎能用自己的身体去挡陛下的剑呢。”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颊上,柔声道:“我岂能让他伤你。”
梅长苏摸了摸他的脸。

(739)
“我回来想了很多事,从前的,以后的,想着想着才又突然想起,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梅长苏的声音轻轻的,就好像在谈论别人的事情一样,没什么情绪。
“十三年的恩恩怨怨,是该全部了结了,结束之后,我们会有新的开始的。”萧景琰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有些担心他今日经历了太多而影响了身体,“言侯他们会把事情办好的,我们且安心等待,你莫想太多,还要注意身子,嗯?”
梅长苏看着他,忽然沉默了,好一会儿,又忽然开口道:“你从未问过我的身体是如何变成了这样。”
这句话并非疑问,萧景琰知道他的意思。自他们相认至今,萧景琰从未问过他是如何从林殊变成了梅长苏,也从未问过他到底得了什么病身子才会弱成这样,他不会不想知道,只能是别人已经告诉了他真相。
萧景琰看着他,指尖轻轻抚过他右眼眼皮上的伤痕,柔声道:“你的属下宫羽告诉我了。”
梅长苏并未觉得意外:“我就知道,那晚你实在太奇怪了。”
从九安山回京前的一晚,萧景琰和宫羽见了一面,回来之后就一直盯着他看,连觉也不肯睡,就这么睁着眼睛紧锁着他,紧紧抱着他,一点都不肯松动。那时候他太累了,否则早就撬开他的嘴了。

(740)
“那我就是林殊的事情呢?也是她告诉你的?”梅长苏蹭了蹭身后的软枕,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萧景琰摇了摇头:“不是的。那天她来见我,并未打算暴露你的身份,只是跟我说……”他停了下来,沉默了片刻,似在稳定情绪,才又继续道,“说你打算离开我……”
梅长苏睁大了眼睛,抿了抿唇,说不出话来。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紧了紧,继续说道:“我追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你身子不好,在入京以前,好几次险些熬不过去,”说到这里他哽咽了一下,很快又忍住了,“若是不好好养着,只会越来越差,到时候,你就……我问她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她起初不愿说,我便跟她说,我已经知道了。在你抱着你的弓睡着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是林殊。就算你真的要走,我有资格知道原因。”
梅长苏撑起身子将自己埋进了他的怀里。
萧景琰搂住他,蹭了蹭他的头顶:“我知道你如何从梅岭活了下来,也知道你如何从林殊变成了梅长苏,那十二年你是怎么熬过来的,我也都知道。”
梅长苏轻声道:“都过去了。”
“十二年,那么漫长的岁月……”想到他在那段时间受过的苦,萧景琰的心一抽一抽地疼痛起来,“你为什么不回来找我?为什么要一个人煎熬那么久,你承受的一切,我都可以为你分担的。”
“我那时候没有把握,不敢回来。”梅长苏轻轻抚摸着他的胸口,轻声道,“我失去了一切,只剩下你了,若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怎敢回来连累你。”
他失去了太多,就算有万分之一的机会让他失去萧景琰,他都承受不起了。

(741)
“你不用担心,这两年我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晏大夫也很久没凶我了,这都是你的功劳呀。”梅长苏讨好似的用指尖在萧景琰的心口上画着圈圈,又习惯性地撒起了娇。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指亲了亲:“以前你受苦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现在我才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梅长苏靠在他的怀里,安静了许久,忽然说道:“景琰,我不想离开你……”
萧景琰亲吻他的额头,柔声道:“那就不要走。留在我身边,让我好好爱你。”
梅长苏闭上了眼睛,又沉默了一阵,开口说道:“今天我答应了你父皇,林殊不会出现在朝堂之上……”他停顿了一下,接着道,“还有你的身边。”
萧景琰听了心中猛然一跳,他扶住梅长苏的肩膀让他直起身来看着他的眼睛,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梅长苏也看着他,没有闪躲:“这是他答应翻案的条件。他已经知道了我就是林殊,不可能再接受我的。我自己也……实在无法称他为父。”
萧景琰没有太激动,轻轻嗯了一声:“我能明白。但我还是不能同意你们的约定。”
梅长苏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早就说过了,我此生只会娶你一人。无论是靖王妃还是太子妃,还是将来的皇后,都只能是你一人。”萧景琰认真地说道,用指尖阻止了梅长苏想说的话,又道,“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逆来顺受的萧景琰了,往后我还会做更多父皇不会同意的事,比如公布庭生的身份。”
梅长苏无奈道:“你这又是何苦……你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就知道我陪不了你多少年的,还不如——”
萧景琰又阻止了他:“我已经说服自己了,你还有多少年都无所谓,我不会再强求。但是这一点,我不会妥协。”他重新将梅长苏揽回了怀里,“庭生他很聪明,我也一直把他当成继承人来栽培。况且若是皇长兄仍在世,他便是未来天子,而庭生,自然是他的接任人,我只是把原本属于他的还给他罢了。他的个性像极了皇长兄,以后他也能成为像他父亲一样的贤王。”他挑起他的下巴,低下头去在他唇上轻轻摩挲着,低声道,“你也是不要再想离开我了,我不允许。”
萧景琰的声音又低沉又带着磁性,心再硬的人都要被他融化了,梅长苏哪里抵抗得了,唯有主动送上了吻。

(742)

[连个吻都不让写!生气。]
“景琰……这件事,你要怎么跟你父皇说?他毕竟是你父亲,若他坚决不同意,你要怎么办。我也已经答应他了,若此时反悔,恐再起波澜……”
萧景琰爱怜地啄了几下他绯红的脸蛋,柔声安抚道:“别担心,我已经有对策了。林殊答应了他,可是萧景琰没有答应。还有,梅长苏也没有答应。”
梅长苏看着他,慢慢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萧景琰见他睁大了眼睛,不由轻笑,俯下身去在他耳边柔声道:“林殊不想嫁给我,那梅长苏呢?梅长苏愿意嫁给我吗?”
梅长苏抿了抿唇,又红了脸。

TBC

#大过年的,就应该虐狗!
#其实很肉麻。恶……【喂,作者】

评论(43)
热度(310)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