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无脑小饼干一块

打开压寨的文档码字,但剧情进行到金殿鸣冤,写不出花儿来,就想写个小甜饼安慰自己……
帝后设定,琰帝妻奴设定,十分不严谨,而且完全没有逻辑,极度OOC,大概是跟一下压寨的设定。

——

养居殿里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当今天子正端端正正地跪在皇后面前,还露出一副讨好的面容,而皇后则气呼呼地坐在椅子上对他横眉瞪眼!这一幕若是让外人见着了,不必说就要翻天了,可天子之躯万民之上的皇帝陛下却丝毫不觉得这么做有何大不妥,只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神情讨着他的皇后的欢心。
“皇后,不要生气啦,我下次再也不敢了嘛……”
萧景琰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梅长苏,又是认错又是讨好,可座上的梅长苏仍是气恼不已。
“那可是黎崇老师的手稿!你竟然拿去给小孩子玩!”
萧景琰有些心虚,又有些不服,撅了撅嘴,道:“没有给小孩玩……我也不知道会出意外的嘛。”说罢又嘟哝起来,“况且那还是萧景桓送的,再怎么珍贵……”
梅长苏听到他的咕哝,气得一拍桌子:“谁送的又如何!恩师的遗物便是宝物!你可是不服!”
萧景琰见他更气了,生怕他着急气坏了身子,赶忙道:“没有没有!是我错了!宝宝别生气,当心身子……”
梅长苏抚着心口顺了几口气,又瞪了他一眼。
其实这件事说来也简单,庭生日渐年长,要学习的知识也越发深奥,前几天他跟萧景琰闲谈时说起了当年的太傅,大儒黎崇老先生是如何学识渊博,只恨生不逢时不能在其座下受教,萧景琰便想起皇后那里有好些黎崇老先生的遗稿,只是恰时皇后到太后宫里去了不在场,他便自作主张拿了出来。当时他二人正认真地一同研习,恰巧言豫津带着他三岁的儿子前来请安,三个大人闲谈起来忘了事,万万没想到言豫津的顽皮娃儿竟趁人不察将手稿给撕成了好几块!
言豫津知道自己摊上大事儿了,当即连儿子也不要了一溜烟跑回了家,然后在自己的爹爹面前撒了一会儿娇,就让言侯亲自入宫带着孩子向皇后请罪了。
梅长苏确实生气,若是来请罪的是言豫津,他肯定毫不犹豫地就把他挂上树吊他个两天两夜了。可来的是言侯,对方一脸正经地带着孩子跪下请罪,气场却比他这个接受道歉的人还高上两米,梅长苏只能赶紧扶他起来还陪着笑脸说无妨无妨孩子不懂事。
言家祖孙二人不能骂,庭生自己已经自责不已他也不好骂,可他一肚子气肯定是要撒的,就只能逮着皮糙肉厚经打的皇帝陛下出气。可皇帝陛下皮糙肉厚,连带着脸皮也厚了,跪着也没反省,就一味撒娇讨好,没个正形。梅长苏见他又睁着大眼睛装无辜,正待说他两句,便听外面的人通传太子庭生请见。梅长苏立即站了起来,利落地走到一旁让萧景琰坐到了他方才坐的位置上。
在其他人面前,还是要给他颜面的。
庭生进来,跪下请安,然后将自己连夜修复好的手稿奉上:“儿臣粗心,毁坏了母后的心爱之物,儿臣心中愧疚难当,只能尽力修复,虽无法复原得与损坏前毫无二致,好歹并无缺损……”
梅长苏接过手稿看了看,对他道:“庭生,好孩子,起来吧。”
庭生谢恩起身,看了看端坐着的萧景琰,又看着梅长苏:“此事全因儿臣而起,与父皇无关,母后若要责罚,罚儿臣便是。”说罢他弯腰拱手。
梅长苏摇了摇头,道:“我知错不在你,岂会胡乱降罪。至于你父皇,”他转头看着萧景琰,扯了扯嘴角,“我已经不气了。”
萧景琰自然看见了梅长苏的小动作,但他毫不畏惧,只道:“是啊庭生,你母后的性子你还不知道么,就是嘴硬心软,哪里舍得责罚你。”说罢他还伸手拉过了梅长苏非要他坐在自己腿上。
梅长苏挣扎了一下,可是他抱得紧,挣不动,再用力点闹起来让庭生看着也不好,他便只好咬着牙停了下来,朝庭生干巴巴地笑了笑。
庭生不笨,一下子察觉了气氛不对,便也干巴巴地笑着告退了。庭生一走,梅长苏立即挣开了萧景琰的怀抱站了起来,冲他怒道:“给我回去跪好!”
“遵命!”萧景琰麻溜地站起来到蒲团上跪好,脸上还是一副乖巧的面容。
他自然是有恃无恐的,毕竟他的皇后罚他跪,还特意给他找了蒲团呢。
萧景琰知道梅长苏不是真气,面上就更是无辜了,他眨了眨浑圆明亮的大眼睛,自下而上可怜地看着皇后,软声道:“皇后,我还要跪到什么时候嘛……”
梅长苏转过身来瞪了他一眼,脸上泛着可疑的薄红,怒道:“跪到你软了为止!”
萧景琰:

 

END

#皇后不会这般无理取闹,可是我想看陛下被罚跪,就无逻辑了……

评论(29)
热度(21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