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36 (生子慎入)

(三十六)

过年之前梅长苏已经安排了身手了得之人,令其在除夕夜一连盗走了几个京中权贵府中的珍宝,其中还包括礼部宝光阁的火凰珠。宝物失窃,萧景琰治下的巡防营便是疏忽职守,但如此一来,他便有光明正大的理由请求陛下允许他加强京中的布防了。这是营救卫铮的计划中重要的一环,所以萧景琰一早起来就去宫中“请罪”了。
梁帝最是看重朝廷脸面,如今在京中出了这种事,他自然十分重视,当即令萧景琰彻查,早日缉拿盗匪。萧景琰得了令,当即加派人手四处巡视。但说是全城戒严,实际上巡防营大多数兵力都布置在了悬镜司门口。老谋深算的夏江自然知道萧景琰的目的,但这是经过陛下首肯的兵力调动,他不可有异议,也没有异议。他费尽心机抓捕了卫铮,为的就是引萧景琰动手劫囚,如此他才有机会在陛下面前作文章,让他万劫不复。
这个年没有几个人过得安稳的,但计划已经开始了,就要进行下去。到大年初五之前,所有人都按兵不动,梅长苏也一直待在家中,没有四处走动。本来他从备孕开始就假病没再出过门,也不允许外人前来探望,怀孕之后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本应在大年初一这天去国舅府拜访言家父子的,但他不想让外人知晓他怀孕之事,便在过年前几天趁所有人都忙着办年货的时候偷偷去了。他拜访言家父子,请他二人在解救卫铮一事上出力相助,当时言侯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倒是言豫津这才知道他是坤泽,如今还有了身孕,惊得半天缓不过神来。
言豫津自己也是一个坤泽,他年幼丧母,又是家中独子,在言侯心灰意冷避世修道之时他便成了家中主事,自然吃了不少苦。因此他完全能够想象梅长苏掌管着一个江湖大帮是如何不易,而今他又入京择主而事,还要设计劫悬镜司的囚,这种境况之下,他甚至还怀着身孕!言豫津震惊至极,一时激动起来,连卫铮的事都不甚在意了,只抓住梅长苏一直问东问西问长问短,一时问他是如何办到又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一时又问孩子多少个月了父亲是谁,但梅长苏只是笑了笑,并未解释太多。
总而言之,如今他们有了言家父子相助,可谓如虎添翼,再加上悬镜司内部的夏冬,计划成功的几率是大大提升。目前为止一切按照计划进行,接下来只需安心等待初五的到来。

初五当天,言侯使计将夏江与其大弟子夏春引出了城外,而夏冬也找借口让其兄长夏秋离开了悬镜司,她自己上山拜祭完亡夫之后,重又回到悬镜司让守卫打开了大门,更引开了当值的少使,如此一来悬镜司的守卫便松散了许多,一旦出了差错,更是群龙无首。当日对悬镜司发动强攻的都是药王谷的好手,擅长用药使毒,轻功也是了得,就算不慎被擒,也不会牵扯上靖王府。
强攻开始的时候梅长苏就在自己房里点上了一支香,他看着那支香慢慢燃烧,心里的忐忑也跟着逐步升级。坐在他身旁的萧景琰同样是心急如焚,他手中不自觉地握紧佩剑,神情紧张肃穆。随着时间推移,香灰一截一截往下掉落,萧景琰坐立难安,在房中来回踱步,心中不得片刻安宁。萧景琰紧张不安,信息素也顾不上收敛,梅长苏自身心中亦是惴惴不安,本没有察觉,可他怀孕之后较之从前是更为敏感,在乾元焦躁不安的信息素包围之下身子愈发不适,他回过神来,捏着额头深吸了几口气,无奈地唤萧景琰回来坐下。萧景琰仍未察觉,他看了看还剩半截的香,还是乖乖地回到梅长苏身边坐了下来。梅长苏见他如坐针毡,还不晓得收敛自己的气息,不由轻叹,敛着狐裘挪到他跟前去,拨开他握着剑的手,将自己埋进了他的怀里。
萧景琰眼见梅长苏主动蹭进了自己怀里,一时茫然失措,双手不知如何安放。直到梅长苏将头枕在了自己肩上,他才如梦初醒,赶紧收敛了自身躁动不安的气息。
“抱歉,我疏忽了。”萧景琰将他的身子连同狐裘一起拥抱着,下巴蹭了蹭他的额头。
萧景琰到底紧张,没能像往常那般将他庇护在安抚和保护的气息当中,梅长苏自己也忐忑,并未要求太多,感觉身子舒缓一些了,很快又陷入了沉思当中。
打破满室紧张氛围的,是从外面兴冲冲地跑进来的黎纲和列战英。卫铮真的被救出来了,并且没有让悬镜司抓到任何把柄,所有人都喜上眉梢,但欢喜了没多久,他们又凝重了起来。悬镜司丢失了逆犯,夏江自然不会善罢甘休,这件事萧景琰本就嫌疑最重,就算夏江没有确凿的证据,但只要他在御前巧言几句,就可以将他牵扯进来。萧景琰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御前与夏江对质之时沉稳而镇定,没有露出丝毫破绽。为了彻底击垮萧景琰,誉王和皇后甚至设计将静妃也牵扯了进来,企图来个里应外合将他们母子一同铲除。可谁知梁帝到后宫走了一趟,回来之后非但没有表现出要处置静妃的意思,对萧景琰的态度也缓和了许多,萧景琰便趁热打铁,与夏江言语争锋之间条理清晰地一步一步将自己摘了出来。夏江和誉王在萧景琰和静妃身上都没有讨到便宜,一时怒气填胸,但他们也并非易于之辈,既然动不了他们两个,夏江便三言两语地将矛头扯到了梅长苏身上。
“你要提审谁?梅长苏?”
梁帝侧了侧头,显是一脸不解。
夏江用余光看了看一脸愤然的萧景琰,心中冷哼一声,面上不动声色,只朝梁帝一拱手:“陛下可记得此人?”
梁帝点了点头:“当然记得。朕曾命梅长苏执掌郡主的文试,此人确系才华横溢,也有济世报国之心,若不是他身体不好,朕都要重用他了。”他顿了顿,又问,“怎么,你的意思是,他在京城养病期间,和景琰走得过近吗?”
夏江又一拱手:“臣回京不久,不敢妄言,但梅长苏是谁的人,大家心知肚明。”说罢他转头看着萧景琰,一副心照不宣的态度。
萧景琰面色不善,他握紧了拳头,慢慢深出了一口气。

苏宅内,梅长苏显然已经准备好了,他换上了外出穿着的披风,手里握着一只小瓷瓶慢慢摩挲着,神态淡然,全然没有大祸临头的迫切感。倏忽之间,他看见一个身影在屋外一闪而过,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出声对外喊道:“蔺晨,进来吧。”
躲在门边的蔺晨犹豫了片刻,终究是现了身。
他们两个曾在大年初一的晚上吵了一架。不如说,是蔺晨单方面朝梅长苏大吵大闹了一通,只因他知道了梅长苏极有可能会落入夏江手中,而他却不曾考虑过想办法化解危机。梅长苏的说法是,若是萧景琰能够侥幸脱身,他担心夏江得不到任何好处会狗急跳墙,不知还会有什么恶毒的手段等着他们,所以他要把夏江的注意力从萧景琰身上引开。夏江抓到了他,自会转移目标选择从他身上找突破口。他自认可以在悬镜司撑上个两三天,只要拖到计划的下一轮开始实施,他就能全身而退。但蔺晨却不这么认为,他怒骂梅长苏不自量力,斥责他不顾自身安危更不顾腹中孩子的性命,还威胁他如果不想办法保得自身周全他就要向萧景琰告密。但梅长苏对他的大吼大叫全部无动于衷,蔺晨怒火攻心,当晚就翻墙去了靖王府,后来就好几天都没见到他人了。梅长苏不知道他去了哪儿,总之他知道蔺晨是绝对不会出卖自己的。
蔺晨挪进屋里,看了一眼梅长苏手中的药瓶,冷哼了一声,不说话。
梅长苏抬眼看了看他,道:“过来。”
蔺晨不动,翘起了双手面色不善地回道:“干嘛。”
梅长苏又道:“过来。”
蔺晨喷了一口气,不情不愿地挪到了他的身边。梅长苏见他黑着脸,却忍不住笑了,侧身靠在了他的肩上,蹭了蹭他的肩膀。蔺晨见他一副讨好的姿态,心里又软了。他就是禁不起梅长苏撒娇,就算被他气得死去又活过来,还是没办法对他狠心。
这肯定是坤泽的什么邪术!
蔺晨无比肯定自己的这个发现。他侧头看了看梅长苏柔和的眉眼,心里更软了,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肚子,轻叹一声:“唉……我的小烦哪,跟了这样的娘,真是命苦。”
梅长苏又讨好道:“可她有个你这么好的爹啊,岂不是她的福气。”
蔺晨又哼了一声:“撒娇也没用,我可还生着气呢!”
梅长苏嗯了一声:“等我回来再好好向你赔罪,可好?”
蔺晨又待说他什么,房中的铃铛就响了起来!二人双双转头看过去,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这个时候密道的铃怎会响起来?难道萧景琰已经回来了?
就在二人沉思之际,铃铛又连着响了好几声,蔺晨与梅长苏对视一眼,先行站了起来,道:“我去开门,你在这里等着,若有不对,立即往外跑。”
梅长苏点了点头,也站了起来。
蔺晨走到密道门前,看了看还在急切地跳动的铃铛,又转头看了看站在外面的梅长苏,见他对自己点头,便将密道的门打开了。
门的另一边是列战英。他神色略显惊慌,看了一眼蔺晨,就直接闯进了屋里,跑到梅长苏跟前对他道:“苏先生!陛下有请!”
梅长苏一愣:“陛下?”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何意,说清楚!可是殿下在宫里出事了?!”
列战英急道:“我也不清楚,但来接您入宫的是蒙大统领!他还说,这是殿下的意思,还特意吩咐了,要到靖王府来接您!”
梅长苏的思绪转得飞快。若是蒙挚前来迎接,便可不必担心是宫中设下的埋伏,可萧景琰怎会让人来接他入宫?在外人看来,他们两个本无丝毫瓜葛,如今出了逆犯被劫这等大事,陛下召他进宫的缘由自然不会是等闲小事。难道陛下怒火中烧,根本听不进萧景琰的解释?他总不至于已经被捉拿下狱了,否则不会让人来接他。可又是为何到靖王府来接而不是苏宅?
梅长苏想不通萧景琰在宫中究竟经历了什么,一时心急如焚,手里摩挲着衣袖不发一语。列战英见他不动,转而看向蔺晨向他求救,蔺晨想了想,对梅长苏道:“长苏,既然是萧景琰让你入宫的,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且随蒙挚入宫去看看,我们在外面做好准备,随时接应便是。”
梅长苏想了想,点了点头:“战英,我走后,你立即清点巡防营和靖王府的兵力,让他们做好准备,若有异动,就算拼了命也要护得殿下和静妃娘娘的周全!”
列战英抱拳回应:“是!”
梅长苏又对蔺晨道:“蒙大哥那边我会跟他交代清楚,你去让甄平他们集结江左盟的兄弟,切莫声张。”
蔺晨应了声,转身出去了。
梅长苏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对列战英道:“你先回去让蒙大统领稍候,我换身衣裳就过去。”
列战英点了点头,通过密道回到王府去了。
屋里就剩梅长苏一人,他深吸了一口气,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脸上一片焦虑之色。

TBC

#太久不码字真的会生疏……
#昨日惊觉原来本文已经连载一年了!顿时吓到腿软,赶紧更了一发压压惊。

 

评论(45)
热度(355)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