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我就是在逗你们玩

既然你们胆儿辣么肥,就接前文继续写写吧。前文戳这里
阅读提示是反正你们从上一章存活下来了还要什么阅读提示。

——

梅长苏的身体调养得不错。
但他始终没能想起从前的事。他时而从蔺晨处听一些自己的过往,总觉新奇有趣得很,对从前的自己充满了好奇,对接下来的日子也甚是期待。他心情不错,恢复得很好,不时幻想一下与旧友重逢的画面,一想到他们得知自己还活着的时候的表情他就觉得更高兴了。但他想得更多的,还是蔺晨口中的那个他的“相好”。他问过蔺晨,可是对方始终不肯多说,说是要保持神秘感,但梅长苏可以从他贼兮兮的表情里判断出来这之中绝对有什么猫腻。他偷偷问过飞流,那孩子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反复喊着水牛水牛的,让他更是迷惑了。
我的相好总不至于真是一头水牛吧……
梅长苏托腮望天,浮想联翩。蔺晨从外面进来瞟了他一眼,径自坐了下来给自己倒茶。
“又思春了?”
“要你管。”
“嘿?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我就是你爹!还管不着你了?”
梅长苏收回目光冲他吐了吐舌头,“老不修,不要脸。”
蔺晨气急,伸手作势要打,“你就这么对你的救命恩人和衣食父母?”
梅长苏赶紧缩了回去,但还是又冲他吐了两下舌头,“呸略呸略。”
蔺晨恨铁不成钢,“你呀你,跟飞流学坏了!你说我怎么就有操不完的心呢啊?就是你们不成器!一个比一个调皮,一个比一个难教!”
这时飞流突然从阳台的屋檐下探出头来,“飞流,好孩子!胖鸽,呸略呸略!”
蔺晨立马撸袖子,“你给我下来!”
飞流立即缩了回去,梅长苏也不管他,径自端起蔺晨泡好的茶就喝了起来。
自梅长苏失忆之后蔺晨就经常给他灌输他从前很尊敬他的思想,但总的来说,梅长苏只是失忆,又不是傻。加上还有飞流从中作梗,无论蔺晨给自己编造些什么光辉事迹,最后总会被无情地拆穿,他时常是被他俩气得抓耳挠腮。
所以当蔺晨的爹从外面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蔺晨正骑在梅长苏身上掐着他的脖子,然后被飞流从后面扣住肩膀反锁住脖子的状况。
老阁主瞥了他们一眼,开口就道:“晨儿胡闹什么,不要打扰长苏休息,快去熬药!”
蔺晨本也不是真的敢掐梅长苏,只是做个样子罢了,但飞流却当了真,所以他一松开手就被飞流扣押着往后倒在了地上,“飞流!我投降!投降!哎哎哎!要死要死要死……”
梅长苏不管他们闹,顿时直起了身子正襟危坐,端端正正地对老阁主行了个礼。
老阁主点点头,到他身边坐下,让他伸出手来给他把脉,好一会儿又欣慰地点点头,“恢复得不错,再喝几天药还能比现在好上许多,注意休息,啊。”
梅长苏乖巧地点了点头。
老阁主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站了起来,扭头对蔺晨道:“晨儿不要闹了,一会儿过来拿药去煎了端来给长苏喝。”
蔺晨趴在地上,撅了撅嘴,等他爹出去了,他就马上掀开飞流爬了起来,冲梅长苏道:“哎,我说你,怎么在老头子面前就这么能装呢?一秒切换人设,挺溜啊。”
老阁主走后梅长苏又恢复了懒懒散散的姿势斜躺着,“这就是一种趋利避害的应激反应,有什么奇怪的。”
“反应什么,老头子还能害你不成。”
“他当然不会害我……”梅长苏说着直起身来稍稍挨近了他,刻意压低了声音,“但是你没看到他的腰包吗?里面有一百二十枚银针呐!”说罢他还缩了缩脖子,一副害怕的模样。
蔺晨就睁大了眼睛,“银针腰包我也有啊!”说着他还掏了出来抖开来给他看,“看!”
梅长苏瞥了他一眼,“但你这只有八十枚啊。”
蔺晨不服气地收起了包,嘀咕起来,“要不是针塞太多腰包会涨起来显腰粗,我甚至可以带两百枚好吗。”
梅长苏自然听见了,“这不一样,我随时可以让飞流打你一顿出气啊。还有你的腰显粗不是腰包的问题你确实知道吧?”
蔺晨就瞪他,“本来还想告诉你过几天就有人来看你了,现在我不想说了!”
梅长苏眼睛都亮了,“有人要来?谁!我认识的吗?是我以前的朋友吗?”
“说了不告诉你。”蔺晨哼了一声,“我去煎药了!”
“别呀蔺晨,要不我叫你一声大爷?不好?那姨妈?大姨妈!蔺晨!蔺晨!”
两天之后。
“蔺晨,你就告诉我嘛,到底是谁要来看我呀?”
房间里,梅长苏锲而不舍地问着两天来同一个问题。
蔺晨扶额,“你都问了两天了,就不能换个问题?”
“哦。”
蔺晨扬起了眉。
“那要来看我的是谁呀?”
蔺晨一手捂住了脸,另一手把药碗递了过去。梅长苏接过咕噜咕噜地就喝完了药,一抹嘴,又问,“说嘛,你跟我说了,我才好准备要用什么姿态迎接自己的旧时好友呀。”
蔺晨接过药碗,“我教你。笑,张开双臂,拥抱,然后眼泪鼻涕一起流。重逢都这么个套路,你练好这个就行了。”
梅长苏撅嘴,“可我觉得这个太普通了嘛,就不能来个震撼的,或者意外的重逢么。”
蔺晨挑眉,“你想怎样。”
梅长苏兴奋地说道:“比如等对方激动地跑过来抱住我,我也抱住他,拍拍他的肩膀,然后跟他说,‘嘿,老兄,你认错人了!’你觉得如何?”
蔺晨的脸有点抽搐,“你想死回去?”。
梅长苏又撅起了嘴,“所以才问你来看我的人是谁嘛,知道了我才能开始写剧本呀。你有空还可以帮我排练一下!”
蔺晨喷了一口气,端着药碗站起来,“没有剧本,没有排练,更没有‘嘿老兄你认错人了’,人最快都要明晚才能到,你现在就给我睡觉!”
梅长苏蹙着眉鼓着脸。
蔺晨不理他,端着药碗出门去,才刚走到门口,就被外面冲进来的人撞了个正着,碗都掉了,“嘿!急什么!”蔺晨稳住身,转头一看,就见刚刚急急冲进来的那个人站在门口直直盯着梅长苏,粗喘着浑身发着抖,眼里开始浮现泪光。
蔺晨:“啊哦。”
完球了。

END

#你苏失忆之后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恢复了本性。他本性是什么?林殊啊!
#这么调皮的苏有点吓人,幸好又END了。

 

评论(34)
热度(260)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