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35 (生子慎入)

(三十五)

日近年关,宫里宫外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在萧景琰他们采取行动之前,悬镜司果真没什么动作,倒是宫里出了两道旨意,其一是废了萧景宣的太子之位,谪为献王,令其迁居献州;其二是加封萧景琰为七珠亲王,与誉王比肩。出了萧景琰为了卫铮公然顶撞圣上这样的事之后,梁帝仍旧给他恩宠加封,这就多了些警告的意味,意在让他牢记他今日所得的地位都是圣上恩泽,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可萧景琰岂是贪图名利而枉顾情义之人,无论前景如何凶险,他都愿奋力一搏,只求无愧于心。
为了营救卫铮,梅长苏前前后后想了好几个计划,推演了一遍又一遍,力图找到损伤最小的方案。这一次和悬镜司的博弈赌注太大,他不得不小心谨慎步步为营。在各种紧张压力与忧虑的打击之下他越来越难以入眠,睡眠不足的后果直接反应在他的健康之上。萧景琰看在眼里,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后退的余地了,他只能在听从梅长苏的安排的同时对他更加呵护备至,晚上一到时间就抱他回去睡觉不准他熬夜,也不准他拒绝。
除夕当天又是年终尾祭又是年宴,萧景琰一直待在宫里没回来,年夜饭之后梅长苏陪蔺晨和飞流放了一会儿烟花,后来实在受不了困倦了,就让甄平安排好了要紧的事宜,自己就先回去睡了。他独自一人回到房里,看着空荡荡的床铺,不知怎的忽然感觉甚是气愤,就唤来蔺晨指使他翻墙去了隔壁靖王府。
当萧景琰守完夜从宫里出来回到自己的房间,看见蜷成一小团缩在自己的床上的梅长苏的时候,心里是又惊又喜,就算一晚没睡脸上也笑成了一朵花。正是半夜,他不想吵醒梅长苏,就静悄悄地褪了衣裳,掀开被子的一角慢慢上了床,然后就像对待易碎的珍宝似的小心翼翼地将他拢到了怀里。梅长苏实在太累了,加上被萧景琰释放着安抚的信息素包裹着,就一直安心地睡着没有醒来,只是转了个身,将自己蹭进了他的怀里。这段日子梅长苏一直甚是冷淡,也确实是忙,除了抱他回来睡觉之外萧景琰都没什么机会与他亲近,这下子他主动投怀送抱,萧景琰简直要热泪盈眶了。他轻轻揽着他的身子,在他头顶连着亲了好几下,见他仍睡得安稳,便渐渐加重了双臂的力道将他紧紧拥抱着。梅长苏动了一下,没有挣扎,反而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剩下的部分乖乖上锁了!】

 

TBC

#不是应该办正事了吗怎么又谈恋爱谈了一章……
#牙痛……

 

悄咪咪地再发一小段……lof爸爸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顺利的话,晚上再解锁iwi

评论(12)
热度(244)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