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34 (生子慎入)

(三十四)

萧景琰下朝回来的时候梅长苏还在他的房里,知道他进来了就连头也没抬,只看着面前摆着的一个空碗发着呆,旁边的炖盅已经凉透了,没有一丝热气。
萧景琰本以为他已经回去了,毕竟以往每次他都趁着他去上朝的时候就逃跑了,这次难得见他还在,心情是十分愉悦。他快步走过去由后抱着他,顺势就在他颊上亲了一口。当温热的唇碰触到他细腻的腮颊,萧景琰这才知他的脸蛋毫无温度,而且脸色苍白似雪!他吓了一跳,握住他的手摸了摸,也是入手冰凉,就更是着急了。“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萧景琰急切地抱紧了他,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脸上给他取暖。
梅长苏总算有反应了,他抬眼看了看他,头微微摇了摇,又停住了,看着他好一阵,才又叹气一般吐了一口气。萧景琰见他这样就更是害怕了,他赶忙脱下自己的披风将他裹住,然后将他抱到了床上,“我马上让人请蔺阁主来!”他一边说着一边给他盖好了被子,然后就冲出了房门,没多久他就又回来了,跑到他的床边去握住他的手安慰他:“大夫很快就到了,别怕……”
梅长苏躺在床上,见他神色惊惶,心中不忍,指尖轻轻摸了摸他的脸,又闭上了眼睛。
萧景琰见他这样心里实在害怕,靠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被匆匆而来的蔺晨赶到了一边。
“怎么回事?又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了?”蔺晨一边说着一边抓起梅长苏的手给他摸脉,摸着摸着就蹙起了眉,然后二话不说把萧景琰赶了出去。
萧景琰担心梅长苏的身体,自是不肯走,但大夫的话毕竟还是有点分量的,蔺晨随便吓唬了他几句就把他赶走了。萧景琰一走,蔺晨便翘起手对梅长苏道:“说吧,又怎么了?”神思郁结,这个人的老毛病了,简单来说,就是又想太多了。
梅长苏躺在床上,苍白的脸蹭了蹭萧景琰的披风上的毛领子,许久才开口道:“蔺晨,我突然开始害怕了……”
他的声音又轻又软,任何一个人听了都要心软了,蔺晨也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好端端的,谁又惹我们梅宗主生气啦?”他嘴上虽跟以前一样贫,但语气却不由变得柔和了,更多的是安抚的意味。
梅长苏没有回答,反而问道:“蔺晨,我还可以活多久?”
蔺晨也没有回答,只问:“你想活多久?”
梅长苏闭上了眼睛:“我知道自己活不长久了,我也不怕死。以前我总是想,只要翻了案,看着景琰君临天下,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他说着,声音渐渐变得哽咽,“可是现在,我突然发现,只要我一离开,景琰他就又是孤单一人了……”
蔺晨看着他眼角泛起的泪光,轻轻叹了一口气,趴到他的身边握住他的手贴在他的肚子上,轻声道:“不会的。他还有你们的孩子啊。”他俯下身去,耳朵轻轻贴在他们交叠的手背上,“血缘关系是非常奇妙的,就算以后你们不在一起了,他也不会是独自一人。”
梅长苏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睁着眼睛茫然地看着屋顶,轻声道:“蔺晨,你是否觉得我太过绝情?”
蔺晨却道:“绝情又如何?这是你自己的决定,只要你认为是正确的,再错又如何。”
梅长苏笑了,眼里却没有笑意。
是啊,他此生背负太多,身上的担子那么重,又该如何再承受起一份情?

因为梅长苏身子不适之事萧景琰紧张了许久,虽然蔺晨再三承诺他没什么要紧事,可他总忍不住担心,就一直贴在梅长苏身边嘘寒问暖。梅长苏没什么精神,对他也不多搭理,午后身体好些之后他就不顾萧景琰再三挽留,回苏宅去了。萧景琰自然也跟过去了,可梅长苏并不像前几天那般生动,对他也不那么依恋了,就好像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话语间透着疏远。萧景琰自然察觉了他的改变,可他明白梅长苏正是不适,他不想平白增加他的烦恼,便没有询问,也没有离开,仍是一如往常那般细心呵护着他。梅长苏心思复杂,但到底不忍拒他千里之外,两个人就这么一冷一热地相处着,直到外面传来了夏冬回京的消息。
夏冬回来了,营救卫峥之事就要开始着手安排了,梅长苏又让人设法秘密与夏冬取得联系,又教萧景琰和她打交道的技巧,又和药王谷的人商讨事宜,这样那样的事情处理下来都已经入夜了,萧景琰想让他早点休息,正要把他抱回房的时候被他阻止了。
梅长苏揉了揉额头:“我们的计划一步都不能出错,我需要头脑冷静地再仔细推敲一下。”
萧景琰见他已累极了,心疼不已,把他的手拉下来握在手里揉了揉:“现在已经很晚了,你需要休息。左右这件事急不来的,明天再想好不好?”
梅长苏叹了一口气:“今夜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整理一下思绪。”
萧景琰仍未被说服:“可是你状态不好,我不放心……”
梅长苏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我让蔺晨陪着,没事的,殿下请回吧。”说罢他便扭开了头不再看他。
萧景琰见他心意已决,再说无益,只好在他额上落下一吻,叮嘱他照顾好自己,然后恋恋不舍地自己回去了。
萧景琰走后,梅长苏独自一人躺在冰冷的床上,睁着眼睛一直没有合眼,不知道在想什么。到了半夜屋里的烛火都燃尽了,他终于昏昏沉沉地睡去。夜里他睡得不是很舒坦,下意识地就往温暖舒适的地方靠近,才又渐渐陷入了沉睡。
第二天,他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睁眼只见外面已晨光微熹,而他非但没有半点不适,反而感觉身子暖洋洋的,一如前几日在萧景琰的怀中醒来一般。他微微动了动身子,而这一动,才发现自己确实是正被人怀抱着!他扭头一看,身后赫然是萧景琰近在咫尺的睡颜。他又四处看了看,发现自己还在他自己的房间,不是靖王府。也就是说,他不是半夜又被萧景琰抱过去了,而是萧景琰半夜里偷偷爬上了他的床。
都没有人阻止他吗?
梅长苏抚着额头叹了一口气。
罢了,现在无论是蔺晨还是晏大夫,苏宅的每一个人都对萧景琰欢迎之至,也就是飞流对他还有点意见,但他却不敢忤逆蔺晨。
梅长苏叹气的时候萧景琰就醒了,马上撑起身来看着他,柔声问道:“怎么了?可是又不舒服了?”
梅长苏睁着眼睛看了他一眼,到底没生气,就摇了摇头。

两天后,和夏冬约定见面的时间到了,萧景琰独自一人去城外的小屋与她相见。在营救卫峥的计划之中夏冬起到关键作用,然而她毕竟是悬镜司出身的人,性情刚烈不屈,曾经与萧景琰的关系也是势同水火。虽然出发前梅长苏又一次叮嘱过萧景琰要与她耐心交流,但他始终放心不下,就悄悄跟着去了。他坐在马车上,隐藏在僻静的街道旁静候着,差不多一个时辰之后,夏冬先从屋里出来,她的神情十分平静,让人看不出心思。夏冬出来之后并未多加停留,看了看无人注意,上了马就走了。没过一会儿萧景琰也出来了,他的脸上也没什么表情,梅长苏正担心他们两个是不是话不投机不欢而散了,没想到萧景琰就发现了他,径自走了过来。
萧景琰一上马车就把他往怀里带,在他额上亲了两下,握住他的手柔声道:“天气这么冷,你怎么还亲自过来了。”
梅长苏没有在意,只问:“结果如何?夏冬同意了吗?”
萧景琰点点头,嗯了一声。
梅长苏这才松了一口气,很快神情又变得严肃起来:“接下来就是动真格的了,殿下准备好了吗。”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坚定地点了点头。

TBC

#其实这篇文最好的结果就是先生实在不忍心再离开景琰了,一天也好两天也好,往后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然后皆大欢喜HE完结。可我偏偏要作。【眼神死】

 

评论(30)
热度(379)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