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压寨夫人 110

(707)

[上锁了你们看不见]

(708)
梅长苏再次醒过来,揉了揉迷蒙的眼睛,才见萧景琰躺在旁边一直看着自己,便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然后就往他怀里缩了缩,要他抱着自己。
萧景琰搂着他的腰在他额上亲了一下,道:“我有样东西给你看一下。”说罢他伸长了手,打开了床头的暗格在里头摸索着。
梅长苏睁开眼睛好奇地看着他:“什么东西呀?”
萧景琰摸索了一阵,取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他:“打开看看。”
梅长苏接过小盒子,看了萧景琰一眼,在对方期待的眼神之下打开了盒子。
里面放着一颗珍珠。
一颗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
那颗珍珠似放得久了,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光泽,恰恰勾起了梅长苏久远的回忆。
那时候,他仍是林殊,萧景琰也不过刚满十九岁,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年纪,可那时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那时对未来,都还充满了希望。那时候,他正准备出征梅岭,而萧景琰则要去东海练兵,临行前,他曾半开玩笑地要他给自己带一颗鸽子蛋那么大的珍珠回来给他当弹珠玩儿。萧景琰答应了,他真的把珍珠带了回来。只是林殊却没有回来。
现在他看着那颗珍珠,心中千头万绪,可他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萧景琰看着他怔愣的模样,便问:“你不说点什么吗?”
梅长苏这才回过神来,他看了看萧景琰,然后合上了盖子,手里紧紧握住这只小盒子,然后伸手抱住他,双腿慢慢缠上了他的腰。
萧景琰慢慢压下身去,柔声道:“还不累吗?嗯?”
梅长苏抿了抿唇,又把他抱得更紧了。
萧景琰笑起来,低头吻了下去。

(709)
当他们终于从床上起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晌午了,虽说梅长苏最近身子是好了许多,但也经不起这么折腾,起来之后整个人迷迷糊糊的,后来被萧景琰抱着喂了点东西,就又回去睡了。今天赶上休沐,萧景琰不必上朝,但他趁着梅长苏睡着,去牢里看了那个假林殊。
一直以来他觉得自己恨极了这个人,也有许多问题要问他,可是真的站在他面前之后,又好像并不是那么恨他,也什么都不想问了,于是他只是站着,看着他,什么都没说。
假林殊坐在铁窗投落的窄小的阳光之下,仰着头看着他,眼神十分平静,没有丝毫怨怼,倒像看着一个陌生人。
说起来,他们本就是陌生人。
萧景琰吐了一口气,问:“你可曾后悔?”
那人想了想,耸了耸肩,回:“没有。”
萧景琰哦了一声,咂了咂嘴,道:“好吧,那我走了。”
萧景琰刚转身要走,那人便喊住了他:“等等。”
萧景琰停了下来,回过头来看着他。那人撑着下巴看着他,笑道:“你不打算把我放了吗?”

(710)
萧景琰眨了眨眼,眼神澄澈:“没这个打算啊。”
那人便歪了歪头——这个动作,真是像极了林殊——又道:“可是我跟林殊长得一样啊,留下我,不就可以经常看到他了吗?”
萧景琰慢慢回过身去,看着他,好一会儿,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张了张嘴巴,又停住了,他低着头沉默了许久,终于回道:“朱信芳。”
萧景琰点了点头,说了句“这就对了”,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朱信芳怔然看着他的背影远去,直到消失不见,才收回目光看着阳光之下自己的影子,笑了。

(711)
萧景琰回到王府的时候梅长苏已经起来了,他斜靠在几个软枕上,正和蔺晨讨论着什么,见他回来了也没起来,只是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了句:“回来啦?”然后又继续和蔺晨讨论起来。
萧景琰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来,抱起他的上半身将他揽到怀里来让他靠在自己身上,然后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梅长苏安然靠在他的怀里,瞟了一眼对面的蔺晨,道:“蔺少阁主夸下海口,说在谢玉的死讯传回京之前帮我清扫干净滑族的眼线,结果现在……”说罢他摊了摊手。
蔺晨就啧了一声:“有脸没有?天天光顾着和某人谈恋爱,”说着他瞟了一眼萧景琰,“就会使唤单身鸽!”
梅长苏就着萧景琰的手喝了一口茶,悠然道:“反正你答应我了,可不能食言。你知道的,食言而——”
梅长苏的最后一个字并没有说出来,只做了个口型,蔺晨自然懂,因此当场撸起袖子要把他掐死,但不必说自然落败于这个“恃宠而骄”的人。

(712)
梅长苏肆无忌惮地嘲笑完蔺晨,然后惬意地躺回萧景琰的身上,仰头看着他,问:“你方才去哪儿了?”
萧景琰托住他的脖子让他把脑袋摆回去,然后坦然回道:“去牢里看那个人了。”
梅长苏喔了一声,笑道:“去怀念林殊?”
萧景琰也笑了,他捧着梅长苏的脸,一脸正经地说道:“是啊,小殊的面相多单纯呀,哪像梅宗主,就连眼神都带着勾儿……”他说着就去亲他的眉眼,亲着亲着就落到了他唇上,就要烈火燎原的时候,旁边的蔺晨重重地咳了一声打断了他们。萧景琰与梅长苏双双转过头去看他,就见他黑着脸怒道:“不要这么旁若无人好不好!”
梅长苏眨了眨眼:“旁边有人吗?”
蔺晨又撸起了袖子。

(713)
过了几天,正是言侯的寿辰,梅长苏与言豫津交好,私下与言侯本人亦有深厚的交情,自然是要去祝寿的。于情于理,萧景琰其实也应该去的,但他代理朝政之后就甚是繁忙,加上他与梅长苏的关系在京中已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此就让梅长苏自己带着人去了。
梅长苏在国舅府待了一天,回来的时候还带回了重要的消息。夏江的夫人回来了。那位夫人带着自己的孩子离京多年,一直行踪不定,是蔺晨设法找到了她,并将夏江伏法一事告知了她。夫人与言侯乃是故交,这次回来,也向他揭露了多年前滑族在宫中安插的眼线。有了夫人提供的名单,没过多久,滑族的暗桩就基本被清除了个干净。
大局已定,剩下的,就只等翻案的时机来临了。

TBC

#第一次出现真名的时候就是退场的时候,如果没有遇到夏江,朱信芳这一生会截然不同。他说他不后悔,其实是因为他没有后悔这个选择。一路走到了这里,从来就不是他自己的选择。em……一个被我写歪了的小boss沦为了小配角,太惨了。

#太久没码字,头脑都干硬化了,果然应该封笔了。

 

评论(73)
热度(280)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