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压寨夫人 109

(699)
萧景琰见他露出伤感的神情,心里顿时就软了,哪里还能责备他,正要说两句安慰他的话,梅长苏就突然说话了:“这好像是你第一次凶我。”
梅长苏的语气毫无起伏,萧景琰心里更是没底,他把他那截皓腕握在手里揉了揉,正要道歉,又听他说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萧景琰不敢看他,低下了头,手里握着他的手腕摸来摸去,一看就是正在胡思乱想。这个被人欺瞒了两年,倒过来才欺瞒了别人两个月的人这下子倒是心慌得很。
梅长苏见他不说话,径自道:“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萧景琰抬眼看了看他,又低下了头,从喉咙里咕哝了一声:“也不算太久……”
梅长苏倒是平静下来了:“既然已经知道了,为什么不跟我说?”
萧景琰又摸了摸他的手腕,沉默了片刻,道:“我原想等你自己说出来……后来又觉得,说不说,也不是那么重要。”
梅长苏就看他:“为何不重要?林殊还活着,你不高兴吗?”
萧景琰霎时握紧了他的手腕:“高兴!当然高兴!只是……”
萧景琰长久说不出话,梅长苏便接过他的话来:“只是什么?只是林殊不那么重要了吗……”
萧景琰摇了摇头,沉默了一阵之后,说道:“我本也十分气恼,你回来了,两年,竟然一直瞒着我。”
梅长苏咬了咬下唇,低下了头。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拉到自己面前用脸颊轻轻蹭了蹭他的手背,轻声道:“后来又想,你在我面前,是林殊,还是梅长苏,又有什么所谓呢。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这就够了。”
梅长苏看着他,没有说话,然后慢慢地靠近他,将头枕在了他的肩上。

(700)
萧景琰搂住梅长苏的腰将他揽到自己身上,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梅长苏安静了一会儿,轻声道:“我有想过要告诉你的,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萧景琰摸了摸他的后颈,柔声道:“我知道。那天在九安山,你说回来就跟我说的,对不对?”
梅长苏点了点头,然后偷偷看了他一眼,软声道:“可是我不敢……我怕你生气……”
萧景琰揽着他的腰,安静了一阵之后道:“我确实生气。只是后来就想,兴许你是有什么苦衷。”
梅长苏直起身来,抓住他的手贴到自己脸上:“我的脸,和从前是没有一点相像的地方了。”
萧景琰摸了摸他的脸:“我知道。”
梅长苏握住他的手腕,又将他的手摁在自己心口:“我的身体,也大不如前了。”
萧景琰点了点头:“我知道。”
梅长苏看着他:“若是当初我直接告诉你,我便是林殊,你会信吗。”
萧景琰也看着他,安静了好一会儿,没有回答,却道:“我是十分愚钝之人,所以这么久了一直没有发现,”他反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心口处,“但只要你跟我说,林殊回来了,”他的眼神真诚又坚定,“我就一定会相信。”
梅长苏看着他,许久,无奈地笑了。
是啊,他是这个世上最希望林殊还活着的人,就算机会再渺茫,他都愿意相信。也正是因此,他才轻易地相信了那个假林殊的谎言,不是吗。他并非不能分辨他是真是假,他只是,不愿意去怀疑罢了。
林殊还活着,多好啊。

(701)
梅长苏又倚回他的怀里,靠在他的肩上轻声道:“我不便以林殊的身份回京,情势如此,我没有别的选择。”
萧景琰侧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我明白。再过不久,我们就可以给赤焰军和皇长兄翻案了,到那时,你便可恢复林殊的身份。”
梅长苏并未应答,反而转移了话题:“我一直瞒着你,还有另外一个原因。”
萧景琰成功被他吸引了注意力:“什么?”
他偷偷看了看萧景琰,低声道:“我怕你会不喜欢……变成了这样的林殊。”萧景琰听了就要说话,他用食指按在他的唇上阻止了他,继续道,“所以我以梅长苏的身份来到你身边,希望你能喜欢上这个全新的我。”
萧景琰握住他的手,轻声笑道:“你成功了。”
梅长苏就问:“为什么呢?林殊和梅长苏,可谓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为什么你会喜欢上梅长苏?”
萧景琰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很认真地答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我喜欢的,就是这个灵魂,就是这个你。无论你变成了什么样,只要是你,我都会义无反顾地沦陷。”
梅长苏眯着眼睛笑了。

(702)
萧景琰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背,柔声道:“无论是林殊还是梅长苏,我都喜欢,不要再离开我了,成为我的太子妃吧。”
梅长苏枕在他的肩上抬眼看了看他,嘴唇动了动,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道:“可是陛下他……”
萧景琰摸了摸他的后脑,然后取下了他的发簪和玉冠,安抚道:“今日之后夏江是再无翻身之日了,父皇虽多疑,但他这一次抓不到我们的把柄,以后还要出手可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梅长苏顺势就问道:“今天怎么回事?你是如何让夏江露出了马脚?”
萧景琰解散了他的发辫,用五指轻轻梳理了一下他松散的头发,道:“你入宫之前我便接到了母妃的警示,她命我一定要阻拦你,我就知道出事了,就立即让战英快马加鞭去阻拦你,只是到底晚了一步。”
梅长苏入宫之后,蒙挚也被禁止入宫了,他意识到了不对劲,便去找了穆霓凰一起赶到了东宫,找萧景琰商议。梁帝先是扣押了梅长苏,又控制了京城的防卫,最后要求萧景琰入宫面圣,这种种事迹表明已有大事发生。如今卫铮劫囚一案和誉王的逆案都已尘埃落定,梁帝这时召见梅长苏,定是他的身份已然暴露,而萧景琰与梅长苏的关系如此密切,要说服梁帝相信梅长苏不是林殊,就不能只是动动嘴皮子这么简单了。

(703)
要证明梅长苏不是林殊并不难,因为夏江此前给他们送了一份大礼,如今正在江左盟的掌控之下——只要让梁帝看见了那酷似林殊的人,梅长苏的嫌疑自然就可以洗清了。
让梁帝见到那人并不难,让他相信那个人就是林殊,并且不会怀疑他出现的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萧景琰与穆霓凰他们粗略探讨了一阵,最后决定放手一搏,让那个人,自己跑到梁帝跟前去承认自己是林殊。
萧景琰吩咐黎刚故意将夏江事败被擒,如今被绑至御前受审,极有可能被当场处决的消息透露给假林殊,然后在转移他的时候故意有所松懈,让他成功逃脱。如今满城皆是夏江的通缉令,那人自然知道他的师父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风光的悬镜司首尊了,就算他能找到同党确认夏江的境况,但当时夏江就在宫中是事实,那人护主心切,定会想尽办法打探宫中的消息。自从假林殊逃脱之后,黎刚一直偷偷尾随他的身后,见他四处找不到人,心急如焚之下果真来到宫墙边上打探消息,黎刚便趁机故意引发声响,引来了巡视的禁军,顺利将假林殊拿获。
假林殊被押到御前,无论他是否会假装自己就是林殊,萧景琰他们的计划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只要揭露了他和夏江之间的关系,梁帝对夏江的信任就会荡然无存。

(704)
假林殊对夏江忠心耿耿,自然不会承认夏江就是自己的师父,相反地,为了不供出夏江,他还惟妙惟肖地扮演了一回谋逆的林少帅。
要揭露他们的身份,就需要有人在背后推他们一把,还要做得滴水不漏。当值的柴都统不是蒙挚的人,但在禁军之中,可靠的人倒还多得是。那时押送假林殊到御前的几个禁军里,就有一个是蒙挚手下的人,他看准了时机,在假林殊倒地的同时用暗器击中了夏江,让夏江倒向了梅长苏的方向。柴都统一直盯着假林殊,自然没有留意到他的举动,夏江这么一扑,柴都统便以为他意图不轨,为了制服他当场将他重伤。而假林殊见了此情此景,果然就沉不住气了,喊出了那一声让他和夏江都万劫不复的“师父”。
到了这一步,梅长苏就基本安全了,可谁都没想到,梁帝狠心到了这个地步,竟要毒死自己的儿子最心爱的人。

(705)
梅长苏听完来龙去脉,又细细推敲了一遍,发现萧景琰的这个计划在当时的情况之下,确实是最好的选择了。
那人在宫墙边上被擒,若是在梁帝面前不承认自己是林殊,那梁帝自然要细细审查他的身份,那他与夏江的关系就极有可能败露,他最好的做法自然就是直接假扮成林殊,这样他的出现就很合理了,而且绝对不会牵扯到夏江身上。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师父竟在御前指证另一人才是真正的林殊,恰恰弄巧反拙了。再退一步说,就算计划一开始就不顺利,那个人逃脱之后不去救夏江,只想着自己远走高飞,那大不了让黎刚再把他抓回来,直接扔进宫里算了,再怎么样,他的这副长相,以及和夏江的关系,就是最原始的罪孽了,即使他当时没有当着梁帝的面叫出那声“师父”,他这个人往那里一站,梁帝的注意力自然会转移到他身上,而不再注意梅长苏。
梅长苏沉吟了片刻,又朝萧景琰问道:“那万一陛下还是怀疑我呢?宁可杀错不可放过,若是他执意要我死,你又如何拦得住?”
萧景琰便道:“午时。”
梅长苏睁大了眼睛。
萧景琰坦然道:“午时一到,若我们没有平安出宫,东宫、穆王府、巡防营,剑指宫城。”
梅长苏讶然不语,好一会儿,又似无奈又似欣慰地说道:“满分。”

(706)
萧景琰见他笑得勉强,便问:“怎么了?可是我做得不对?”
梅长苏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只是突然有一种,怎么说呢……自己家的傻孩子突然长大了的感觉。”
萧景琰愣了一下,很快就理解了。
一直以来,他在梅长苏的保护之下渐渐成长,现在,他终于能够反过来保护他了。
萧景琰轻轻抚摸着他的脸,欣慰地笑着,然后突然将他抱了起来。
梅长苏被吓了一跳,赶紧圈住了他的脖子:“做什么?”
萧景琰微微耸了耸肩:“今天就拜堂可能仓促了些,就先洞房吧。”
梅长苏睁大了眼睛,萧景琰就笑着抱着他往床上走去。

TBC

#702的第一段台词致敬乌太画的我最喜欢的一张图XD 这里
#头晕得不得了,没办法干活了,就更文吧。
#是的你们的七并没有假放,叫我劳模!

 

评论(43)
热度(341)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