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31 (生子慎入)

(三十一)

梅长苏此言一出萧景琰就愣住了,好一会儿他才慢慢反应了过来,心中欣喜交加,他激动地握住了梅长苏的手,越握越紧,梅长苏却用力将手抽了出来,低着头又说了一句:“已经两个月了……”
“两个月?”萧景琰又愣了一下,才慢慢想明白过来。
他离京两个半月,此前半个月时是最后一次与他有过肌肤之亲,按理说孩子的月份应该至少有三个月了,可是现在梅长苏却说只有两个月,那么很明显,这孩子自然不是他的。
萧景琰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梅长苏明显感觉到萧景琰的情绪由狂喜转变成愤怒,气息也越来越不稳定,他的心里也同样难过,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别说孩子可能保不住了,就连他自己也是命不久矣,这种情况下,他怎能让萧景琰承受得而复失之痛。既然他早晚要离开的,他宁愿从一开始就和萧景琰没有任何瓜葛!他们之间,有君臣之谊,就已足够了……
漫长的沉默当中,萧景琰渐渐从被爱人背弃的痛苦之中找回了应有的理智。难怪他说起上次信期没来时竟是一副心虚的模样,而他问他是否服用了药物之时他也不回应,原是他早已怀有身孕,自然省了信期之苦。萧景琰又深吸了一口气,逼迫自己冷静下来,沉声道:“那个人如今在何处。”
梅长苏抬眼看了看他,又垂下了头:“殿下问这个做什么……”
萧景琰冷声道:“如今你怀有身孕,又病重至此,他不必在你身边照料吗。”
梅长苏揪了揪被子,低声道:“他……现下不在京城……”
萧景琰又强硬地问道:“那他在哪儿。”
梅长苏低着头:“回江左了……”
萧景琰又追问:“回去做什么。”
梅长苏低声回道:“他……盟中有事,我让他回去处理了……”
萧景琰突然捏着他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你江左盟人才辈出,有什么急事要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要他亲自回去处理,黎纲与甄平却留了下来。”
萧景琰步步紧逼,梅长苏也失去了耐性,他瞪着对方:“这是我江左盟的事,与殿下无关。”
萧景琰却不畏惧他的瞪视:“你的事便与我有关!”他越说越是愤怒,“你这般虚弱,不知何时便要倒下,在这等关头,他竟丢下你和孩子独自离去,他还是人吗!”
梅长苏的脾气也上来了:“那也是我和他两个人的事,无需殿下置喙!”
萧景琰也生气了,他扣着梅长苏的双肩怒道:“你为什么就看不明白,他根本就不在乎你!”
梅长苏到底是有身子的人,乾元的怒火对他影响太大,他一时受其影响,说不出话来,只能对他干瞪眼。萧景琰到底是心疼他的,不忍伤他太过,便收敛了怒气,温柔地看着他抚摸着他的脸庞。萧景琰的眼神太过悲切,梅长苏于心不忍,也顿时消了气。萧景琰捧着他的脸看着他,低下头去想要亲吻他,而梅长苏又再一次躲开了,他下意识地往后退去,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无奈道:“别这样……”然而这一次萧景琰却不由着他了,他扣住梅长苏的后脑不准他逃离,强硬地吻了下去。
“唔——”梅长苏被萧景琰强行扣在怀里动弹不得,被他侵入口中被迫与他唇舌纠缠,梅长苏呜咽了几声,抵抗了一阵,很快就软下了身子,沉浸在自己心爱的乾元的激烈的深吻当中。
萧景琰紧紧拥抱着梅长苏放肆地吻着他,比之从前的每一次都更加霸道更加强势,梅长苏毫无抵抗之力,只能由着他索吻,到最后已伏在他的怀中气喘吁吁,再也逃离不得。萧景琰抱着他,在他腮边轻轻啄吻着,用着诱哄的语气说着不容拒绝的话:“忘了那个人,跟我在一起吧。你不必想如何拒绝,现在你已经是我的人了,孩子也是我的。”他用脸颊轻轻地磨蹭着他,动作间极尽眷恋,“我是真心爱你,往后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等卫峥这件事结束,我便向父皇请命,让他允我娶你为妻。”
梅长苏闻言甚是惊慌,正说了个“不”字,便又被萧景琰吻住了。
过了一阵,萧景琰放开他,与他额头相抵,温柔又霸道地说道:“往后只要你说出拒绝我的话来,我就堵住你的嘴。”
梅长苏睁大了眼睛:“你怎么……!”怎么变得这般无赖!
萧景琰看着他:“是你逼我的。先生太过狠心,只有这样,我才能得到你。”
梅长苏见他眼中满是伤感之情,心里也是又心疼又难过。可他这般,却是把他的计划全盘打乱了!乾元心性骄傲,眼里容不得沙子,他本以为只要告诉他自己腹中的孩子不是他的,他心中便会再也容不下自己,那往后卫峥救了出来,无论悬镜司有何动向,他都可以奋不顾身地迎击而不必担心萧景琰会因为放不下他而做出傻事来。可他没想到萧景琰对他的情意竟是这般深刻,就连知道他背叛了他都还不肯放手,甚至还变本加厉,更加霸道无赖了,可如何是好!
梅长苏心中万般无奈,只能尽力说服萧景琰了,他叹了一口气,道:“我知殿下重情意,可是苏某断不可和你——”
梅长苏的话才刚开了个头就又被萧景琰用唇堵住了嘴,很快萧景琰放开了他,对他道:“我跟你说过了。”
梅长苏愣了一下,又瞪了他一眼:“殿下,皇室血脉至重,如今苏某怀着别人的孩子,若是与你成亲,岂非混淆皇家血脉,这等大罪苏某担不起,也不想担。”
萧景琰亲了一下他的手背,却是一脸不在乎:“没想到先生竟这般守旧。但我才不管,孩子是你的,而你是我的,便是说孩子也是我的。”
萧景琰少有这样不讲道理的时候,梅长苏一时没了奈何,只能疾言厉色地说道:“殿下日后是要继承大统的人,怎能这般儿戏!况且你不在意,自然有人在意,万一此事传了出去,必定对你声名有损,为了大局着想,你不能和我——”
梅长苏的话又被堵住了,他喘了两下,只好换了个说辞,改用缓兵之计:“就算殿下心中放不下苏某,至少也要等卫峥这件事结束,等我的孩子出生,到那时你若仍对我有意,我们再讨论也不迟,但现下这个状况,确实不能——唔……!我们不——嗯……你——!”
苦口相劝的一番话被萧景琰堵了无数回,到最后梅长苏终于忍不住了,气急败坏地骂道——
“萧景琰!你有情有义,为什么就没脑子!”

随后一个下午萧景琰都赖在苏宅不肯走,梅长苏说他不赢,骂他不听,赶他不走,实在没办法了,只能不理他。然而梅长苏气归气,脸色却看着红润了不少,连饭都多吃了两口。有萧景琰在就是不一样,因此虽然他频繁惹梅长苏气恼,但苏宅到底没有一人赶他回去。
萧景琰虽不肯离开,但毕竟有公务在身,傍晚过后还是回府去了。萧景琰走后,梅长苏不知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叹了一口气,靠在软枕上满面愁容。
蔺晨端着安胎药进来二话不说便伸到了他面前。
梅长苏喝过了药,将药碗放到一边,叹了一口气对蔺晨道:“蔺晨,你说现在怎么办……”
蔺晨坐了下来,看都没看他:“谁管你,我只管我女儿,只要你把我的小烦平安生下来,谁管你要作什么妖。”
梅长苏看了他一眼,躺了下来:“还生气呢?”
蔺晨瞟了他一眼:“谁敢跟梅宗主置气呀,可不是自讨苦吃么。”
梅长苏笑了笑,然后叹了一口气,摸着肚子故作哀愁道:“唉,可怜我的女儿啊,还没出生呢她爹就开始嫌这嫌那了,以后还怎么得了哦。”
蔺晨喷了一口气,瞪他一眼:“跟我女儿胡说什么!”说罢他便趴到了梅长苏床边,耳朵轻轻贴在他的肚子上听了听,然后柔声说道,“小烦啊,你可不要听你娘胡说呀,爹爹最疼你了。爹的乖女儿可不要被你娘教坏了呀,以后也绝对不要学到你娘这种别扭的性子,知道不?”
梅长苏无奈地笑了笑,顺手摸了摸蔺晨的脑袋,蔺晨轻轻哼了一声,两个人就当和好了。
夜里气温又降了下来,房间里的地龙虽然已经烧热了,但梅长苏躺在床上还是嫌冷。就在他辗转反侧之时,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吵闹,没一会儿又安静了下来,他正是疑惑,就见外面有人进来了,他定睛一看,分明是萧景琰。
梅长苏见他从外面进来,身上的衣服还沾了雪,分明是直接翻围墙过来的,他下意识地便以为对方是有急事,便坐了起来:“殿下?这么晚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萧景琰看了看他,却一句话都没说,拍掉身上的雪,走到里面开了密道的门,然后转头出来,连同被子一起将梅长苏抱了起来,直接往密道里走去。梅长苏惊诧非常,但不敢乱动,只能向萧景琰发问:“殿下,你要带我去哪里?”
萧景琰没有回答,抱着他一路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就将他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梅长苏坐在床上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房间,仍是不明所以:“殿下?”
萧景琰站在床边看着他,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说道:“先生现在是我的人了,晚上自然要和我住在一起。”
梅长苏闻言惊诧不已,又见他一副理直气壮的态度,顿时又气又恼:“殿下不要胡闹了!”说罢他像泄气了一般,无奈地说道,“我要回去。”
萧景琰看着他,并不回话,然后突然转身就往密道走去,好一阵才去而复返。
梅长苏讶然看他,正要询问,萧景琰便说道:“密道的门被我关了,先生若执意要回去,只能翻墙了。”接着他摊了摊手,一副绝对不会相助的姿态。
梅长苏顿时气结:“你——!”
萧景琰不理他,自顾自宽去了外衣,吹熄了蜡烛,然后上了床钻进了梅长苏的被窝里抱着他躺了下来。
梅长苏正是羞恼,哪肯乖乖就范,正要与他讲理,萧景琰便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我喜欢你。”
梅长苏顿时就软了。

TBC

#…………总觉得景琰变成了熊孩子。
#第二更。

 

【占tag一天】

评论(57)
热度(488)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