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性转靖苏】异世之缘 4

前文指路:

(一)

(二)

(三)

 

(四)

苏先生与七公主的初次会面让人啼笑皆非,梅长苏似乎注定是要栽在萧景琰手里的,然而苏姑娘来到另一个世界之时恰是夜晚,这才导致她和苏先生的境遇大相径庭。
自梅长苏得知此处的萧景琰是男子之身之后她便陷入了沉思当中,甄平有事出去了,就剩黎刚一人规规矩矩地坐在她的跟前,腿都麻了。至夜深,黎刚实在熬不住了,便小心翼翼地对她道:“宗主,已是深夜,您看……”
梅长苏这才回过神来,但她并未回应黎刚的话,只轻轻叹了一口气:“幸好今晚景琰没有过来……”
黎刚听见了她的自言自语,一时不知该作何回应。
幸好梅长苏也没继续耗下去,她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对他道:“今已夜深,你们也回去睡吧,明日一早请宫羽姑娘过来伺候便是。在回去之前,只能劳烦她了。”说罢她又顺口问了一句,“对了,景琰今晚怎么没来?”明明每天一得空就跑来,赶都赶不走的呀。
黎刚就回道:“宗主您今晚并未和靖王约好见面。”
梅长苏讶然,扭过头来看着他:“他平时……无事不过来?”
黎刚愣了一下,回道:“呃……多数是有事才来,偶尔闲着无事也会来看看……”
梅长苏闻言更是惊讶,又问:“为何?景琰和——和他,关系不好吗?”
黎刚也面露不解之情,他看着梅长苏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回道:“也不算不好?就是……就是正常的……呃……君臣关系?”
梅长苏闻言蹙起了柳眉,她暗自思索着,喃喃道:“怎会如此……他们的关系,竟这般疏远?这是为何……”
黎刚就看着他不说话,心里却暗想:你们关系为什么不好您心里没数么……
梅长苏思虑片刻,又转过来看着黎刚,对他道:“我问你,这里的景琰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黎刚摇了摇头。
梅长苏闻言十分惊诧,不由脱口而出:“那景琰与我,可还是眷侣?”
黎刚顿时呆若木鸡。

第二天,萧景琰拉响了密道之铃,然而前来迎接他的却不是梅长苏,而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
萧景琰站在门外看着她,心中既惊又疑,一时没有随她进去,只站在外面审视着她,神情冷峻。那女子知他疑心,便予他行了一个万福礼,柔声道:“小女子宫羽,见过靖王殿下。”
“宫羽?”萧景琰打量着她,暗自思忖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
宫羽侧身站到旁边给他让出一条道来,对他说道:“近日宗主身体抱恙,黎舵主便命我前来照料宗主的起居,靖王殿下,请。”
萧景琰又看了她一眼,迈步走进了房间里。
萧景琰走进房里,不见梅长苏坐在往常的地方等待自己,抬眼一看只见他在床上正挣扎着要坐起来,便赶紧走了过去阻止他:“先生病着,切莫起身。”
梅长苏没有说话,仍努力撑起身子,晚一步来到的宫羽便扶着他让他坐了起来,顺手抓来几只软枕垫在他的背后,又体贴地拉起了他的被子盖住他的身子。梅长苏坐好之后朝萧景琰颔了颔首,微微笑了笑,仍是没有说话。
萧景琰正要询问,搬了凳子来给他的宫羽便替梅长苏说道:“宗主得病,伤了嗓子,昨天起便不能大声说话了,请殿下见谅。”
萧景琰点了点头,坐下来问道:“先生可有大碍?晏大夫可曾说何时能够恢复?”
宫羽站在一旁,看了看梅长苏,回道:“宗主并无大碍,至于何时能正常言语,就只看宗主恢复得如何了。”
萧景琰闻言蹙紧了眉,他想了想,道:“既然先生身子不适,我也不好多作打扰,左右我此来并非有要紧事,还是等先生身子爽利了我再来——”他话说到一半,才发现梅长苏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一双美目脉脉含情,波光流转,饱含欣喜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一人身上,是如此温婉而多情。萧景琰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赶紧移开了目光,轻咳一声掩饰了自己的紧张与窘迫:“先生……何故盯着景琰?”
梅长苏这才回过神来,不由脸上一红,幸而萧景琰看向了别处才没有被他发现。他——她拉了拉身上的被子盖住自己的心口,含羞垂下了目光。
原来景琰变成了男子之后,竟是这般丰神俊朗,俊俏迷人,丝毫不输她的七公主呢。
梅长苏不说话,萧景琰也不说话,宫羽作为传话之人,自然也没有胡乱开口,一时之间气氛便有些奇妙了。梅长苏到底是稳得住的,她微微一动,宫羽便自觉地俯下身去靠近了她,梅长苏便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宫羽听完,又站直了身子,对萧景琰转述她的话:“殿下,宗主说他的身体并无大碍,若是殿下有事相商亦是无妨,宗主要说什么由我转述便可。”
萧景琰看了她一眼,又看着梅长苏说道:“我此来并无要事,只是想来告诉先生,今日高公公前来传旨,父皇将我封为五珠亲王了。”
梅长苏闻言面含笑意,朝他微微颔首,宫羽便适时向他恭贺道:“恭喜靖王殿下。”
萧景琰先向梅长苏回礼,又朝宫羽点了点头,道:“我能有今日的成就皆是仰赖先生襄助,此来是特地向先生道谢的。”
梅长苏微微仰了仰头,宫羽见了,便又立即靠近了她听她说话。梅长苏不能大声言语,像现在这样靠在别人的耳边轻声说了,再由别人转述也算正常,可不知怎的,萧景琰看来却很不是滋味。
如今他常驻京中已有一年,来往的人多了不少,对妙音坊自然也略知一二,只是不知原来也属江左盟旗下受梅长苏掌控。妙音坊的头牌宫羽姑娘貌美如花,温婉可人的传闻他也略有耳闻,只是此前从未留意,然而今日见她与梅长苏这般亲近,心中竟生出几分不快来。
他不是嫉妒梅长苏,相反的,他是——!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的薄唇分分合合,又听不见声音,一时更是烦扰,幸好此时梅长苏已说完了话,由宫羽转述:“殿下,宗主说如今您荣升亲王,自是您应得的荣宠,只是树大未免招风,此后誉王不会再对殿下放松警惕,必定将您视为眼中钉欲除之后快,希望殿下做好心理准备。”
萧景琰嗯了一声:“这些我都明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自然不会奢望还能像从前那般韬光养晦不露锋芒。誉王要向我下手还没那么容易,只是我担心先生,你与他周旋已久,现在他定已察觉你并非真心辅佐他,一旦与他撕破了脸,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梅长苏点了点头,又对宫羽耳语起来。萧景琰见状心中又是一阵不痛快,但当着他们的面不好发作,而且也不知道自己要发作什么,只好捏了捏拳,忍住了。
宫羽听完梅长苏的叙述,便对萧景琰道:“苏宅的防卫森严,此前谢玉也曾派人前来刺杀,皆是无功而返。若论武功,江左盟必不输给任何人,况且宗主身边还有飞流守着,不会有事的,请殿下放心。”
萧景琰闻言睁了睁眼睛:“谢玉曾派人前来刺杀?此事先生怎从来没有提过。”
梅长苏愣了一下,又微笑着摇了摇头,宫羽看了看她,见她似无意解释,便没有说话。
萧景琰见“他”摇头,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是此事不值一提,可他心里仍是在意,“他”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似受了不少委屈,而对方却从来没有任何怨言,这让他又是感动又是自责。萧景琰叹了一口气:“是我无能,没能保护好你……”
梅长苏听他此言却是弯着眼睛笑了,她又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萧景琰看着梅长苏盈盈含笑的双眸,心中又是一阵悸动。虽说主君庇护谋士是理所当然之事,可在这个气氛之下,他说的这句话又似太过暧昧了,萧景琰心觉窘迫,便以拳掩唇轻咳了一声:“我……既然先生不便,我就不多打扰了,先生先养好身子,我改日再来探望。”
梅长苏听他说要走了,哪里舍得,脸上就露出了万般不舍的神色来,萧景琰见了心里顿时软得一塌糊涂,连带着双腿也软了,到底没能站起来离开她。
两人相互对视,谁也没有说话,宫羽便打圆场:“殿下来了许久,还未喝上一口茶呢,请稍等,宫羽去泡茶来。”
宫羽说完便走开了,留下他们二人独处。萧景琰低了低头,起来坐到了梅长苏的床边。梅长苏第一次近距离看着变成了男性的萧景琰,心觉新奇,不由得便一直盯着他看。
这个景琰和她的七公主确实十分相像,但到底是男子之身,气质更为凌厉一些,一身的男子气概,没有女子的柔和。但那双浑圆精亮的鹿眼倒是一般无二,时刻透着无辜与纯粹,总教人心软。
梅长苏的目光太过柔和温情,萧景琰被她看得心中鼓噪,便不敢再看她的眼睛,只好低头看了看她交叠一起放在被面上的玉手,可那温润纤细的十指似也有迷人心魄的能力,他只好将目光转移到她的肩颈之上,刻意避开了她露出的半截白皙的颈子,只看着她细瘦的双肩,磕巴道:“先生似乎……似乎又瘦了点……”
梅长苏顺着他的目光看了看自己的身子,有些心虚地将被子往上拉了拉,微微摇了摇头。她这一摇头,本来松散的头发便垂下了几缕落到了肩上,萧景琰心中一动,下意识地伸手温柔地将她的头发撩到了她的耳后。梅长苏慢慢抬起头来看向他,弱态含羞,赧然不语。萧景琰只觉眼前这人百般美好,且性情温和了许多,不再像从前那般与自己生分疏远,而且眉眼之间……似乎更柔和了……萧景琰心中一动,忍不住轻轻挑起了她的下巴让她面向自己,细细观察了起来。
“苏先生……”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萧景琰着迷地看着“他”,认真地观察着“他”的面容,想看出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殊不知变得不一样了的,却是他自己。
两人姿态暧昧地互相观察着对方,直到宫羽托着茶水进来,萧景琰才如梦初醒,像是被烫到一般猛地收回手弹了起来,脸上又红又烫!
“我……!”
萧景琰语塞一阵说不出话来,又觉无颜面对梅长苏和宫羽,便捂着脸快步走了。然而他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背对着她们说了句“请先生照顾好身子”,就又捂着滚烫的脸匆匆离开了。
梅长苏坐在床上怔然看着萧景琰快步离去,愣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景琰,真可爱啊……

TBC

#景琰之前就喜欢先生了,景琰之前就喜欢先生了,景琰之前就喜欢先生了,重说三。
#只是他自己一直没发现。
#蠢。

 

开车什么的,都是遥遥污蔑! @绫 奶遥 

评论(32)
热度(161)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