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30 (生子慎入)

(三十)

萧景琰回到王府,处理了他离京之间积累的大小事务,又和列战英互相讨论起了卫峥被捕入京之后的细节。谈话之间,换好了衣服的戚猛进来向萧景琰请安,萧景琰见了他,便顺道向他问起了静妃被囚时他去卫陵报信之事。
“……属下和那小丫头紧赶慢赶,都快到卫陵了,就有一个人追了上来拦住了我们,让我们不用去报信儿了,说是苏先生的意思。他说——我、我不同意,他就把我打晕了……”戚猛说完,不自在地捏了捏脖子,又偷偷看了萧景琰一眼,没再说话。
那天发生的事萧景琰已经从静妃的贴身侍女小新那儿听过了一遍,他沉思了片刻,又朝戚猛问道:“那人说不用去卫陵求助,可有说是什么原因?”
“呃……”戚猛作为靖王府的一员,也知道萧景琰对梅长苏的心思,因而方才刻意隐瞒了将他打晕的那人说的那番话,这时萧景琰特意问起,他便有些不自在了,他又看了看列战英,见列战英示意,就只好硬着头皮将那人转达的静妃不用救,让她受些委屈才更好让皇上宠爱的意思说了出来。
萧景琰听了倒没有太大反应,他闭眼沉默了一阵,又问道:“那个人,你可认识?”
戚猛便摇了摇头:“不认识,是个没见过的。”
列战英想了想,道:“难道殿下怀疑,此人是受他人指使而来,并非真是苏先生的手下?”
萧景琰嗯了一声。
列战英见他点头,便道:“若真是如此,那夏江和誉王这一次可真是准备万全啊……他们这么做的目的,难道是想让您和苏先生——”
萧景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戚猛跟不上他们的思路,一脸不解:“殿下,你们这是……这是在说什么呀?”
萧景琰正是愤怒之时,冷着脸没有理他。列战英知道萧景琰烦心,就把戚猛打发了:“我晚些再与你解释,你先去巡防营,多派几个人手到苏宅附近巡逻,务必护得先生周全。”誉王他们的挑拨离间没有成功,难保不会还有第二招。
戚猛抓了抓脑袋,嘀咕起来:“可是苏宅的防卫不是最森严的吗,那边还有飞流呢,我们十个兄弟也不顶他一个啊……”
列战英听见了,催促道:“叫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去就去呗……”戚猛又咕哝了一句,行礼告退了。
萧景琰后来一直没有再说话,他心烦意乱得很,心中总一直挂念着梅长苏。在离京前去赈灾之时他便有些不对劲,不知怎的他十分不愿离开梅长苏。而这次回来见了他,他的毛病就更是严重了,恨不得时刻伴在他的身边,拥抱他,保护他……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这是所谓的……小别胜新婚?萧景琰叹了一口气,捏着拳头犹豫了片刻,最终一拳砸在了桌子上,好不容易按下了立即跑到隔壁去找梅长苏的冲动。

萧景琰在书房忙碌到夜里,回到房里准备睡觉,可进房一看到密道就又想起了梅长苏,心里痒痒的,就想见到他。可深夜时分梅长苏应当已经睡下了,他这时候贸然拉铃,怕是会扰了他的好梦。忙碌着的时候无暇多想,一旦清闲下来了,对梅长苏的眷恋又占据了心头,萧景琰暗叹自己这般实在太不正常了,可又始终没有办法将梅长苏的身影从脑海中抹去。他一时半会儿也没有睡意,便想出去走走让自己冷静一下。
白天刚下了大雪,后院的积雪还未清扫干净,到了夜里更冷了,在外徘徊的萧景琰却没觉着冷,满脑子只想着极度畏寒的梅长苏不知今夜可还睡得舒坦。他似久病未愈,今日在密道见到他时他的脸色如此苍白,想来是身子还不利索,今晚这么冷,他的病会不会又严重了?萧景琰一边走着一边胡思乱想,直到走到了后院墙边才惊觉自己无意之间就来到了与苏宅距离最近的地方。只要翻过这道墙,另一边便是苏宅了,在那里,他就能找到自己日夜挂念的那个人……萧景琰抬头仰望着墙头,心里蠢蠢欲动。
不如偷偷过去看一眼?只要不被发现,那苏先生就不会生气了。
萧景琰这么想着,正要蓄力起跳,就听到了身后传来一人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就见列战英打着灯笼走了过来。萧景琰只好作罢。
列战英走来,向他行了礼:“殿下,这么晚了,天又这么冷,您在这里做什么?”
萧景琰咳了一声,有些不自在地回道:“我就走走……没什么事。”
列战英看了看墙头,心下了然:“您是想去找苏先生?”
萧景琰沉默了一阵,嗯了一声。
列战英便道:“那您怎么不从密道过去?”
萧景琰叹了一口气:“这么晚了,苏先生也许已经睡了。”
列战英点头:“也是……”
接下来两人都不说话了,各自沉默了好一会儿,可两个都不想走,就这么站着。
过了一会儿,萧景琰打破了平静:“那战英你呢?这么晚了,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列战英的神色被灯笼的烛火映照着,似有些变化了,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属下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今天蔺晨不大高兴……就想过来看看。”
萧景琰点了点头:“我能理解……”他沉默了片刻,忽然又问,“你有没有觉得,我今天很奇怪?”
列战英就愣了一下,很快回道:“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殿下心绪不宁也是自然。”
萧景琰摇了摇头:“不是卫峥的事。我对苏先生似乎越来越眷恋了,有一种……无法控制自己的感觉。”
列战英想了想:“我对蔺晨也——”说罢他叹了一口气,“应该是我无法控制他吧,他这人……实在顽皮得很。”
萧景琰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算了,回去睡吧。”
列战英点了点头。

萧景琰没有见着梅长苏,夜里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一早就起来了。他去上朝回来,早就不管避讳了,直接去了苏宅找梅长苏。然而进门就听见了梅长苏卧床不起的消息,他便不顾黎刚的拦阻,执意要去探望他。本来黎刚也只是奉宗主之命前来阻拦,他心里到底是不想拦他的。萧景琰毕竟是梅长苏肚子里的孩子的父亲,让他与梅长苏亲近,梅长苏的病也能好得快些,所以黎刚只是象征性地阻挠了一阵,就由着萧景琰进去了。
萧景琰快步跑进梅长苏的房间,进去就见晏大夫和蔺晨正双双给梅长苏把脉。躺在床上那人见了他,顾不得身虚体弱,就坚持着撑起了身子想要下床:“殿下……你怎么来了,可是在朝上发生了什么——咳咳……”
梅长苏的脸色苍白如纸,说话也是虚弱至极,萧景琰哪里看得他这样,当即跑过去扶住他的身子不准他起来:“你都病成这样了,还顾着这些!”本坐在一旁的晏大夫早就识趣地给他让了个位,他便顺势坐了下来搂抱着他,“朝中无事,你别紧张,当务之急是养好身子,不可再逞强了,知道吗。”
梅长苏靠在他的怀里轻咳了两声:“我没事——咳咳……我没事,只是天气冷,早上刚起来,没什么力气罢了……”
明眼人一看便知他已经虚弱至极,萧景琰可不受他欺骗:“身子好坏不是你说了算,这里有两位大夫,让他们跟我说说你的情况。”说罢他抬头看着跟前的蔺晨。
对于梅长苏这等轻视自己的性命的行为蔺晨是早就看不过眼了,这时他显然还在生气,说话都带着火气:“他是什么情况他自己心里没数吗?”他看着梅长苏冷声道,“长苏,你到底是什么情况,萧景琰早晚要知道的,你就直接告诉他呗,何必藏着掖着。”
梅长苏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唇瓣,不发一语。
萧景琰见他这样就急了:“蔺阁主,他到底怎么了?先生不肯说,你告诉我!”
蔺晨就哼了一声,也不理他,拉着晏大夫就走:“老头儿我们走,别理这两个索命鬼!”
蔺晨和晏大夫走了,萧景琰只能问梅长苏,可见他白着脸满面忧愁,心里是又疼又惜,哪里还舍得逼他:“你若不想说就算了,你只需告诉我,你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会不会有生命之虞,好让我心里有个底。”
梅长苏沉默了一阵,抬头看了看他,自他眼里看到浓浓的担忧之情,复又低下了头。好一会儿,他终于开口了:“殿下……我现在这般虚弱,其实不是因为病……”
萧景琰摸了摸他的后脑,柔声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梅长苏又沉默了,手指慢慢摩挲着被面,正在思量到底要不要说出真相。
萧景琰久等不得回应,便捧着他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嗯?”
梅长苏一看他的眼睛,心中的思路就断了,他只好放弃,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对他道——
“我怀孕了……”

TBC

#坤泽怀孕之后信息素就会改变,对乾元会有所影响,所以景琰下意识地不想离开先生,都是保护欲作祟。

 

#占tag一天删#

评论(64)
热度(418)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