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29 (生子慎入)

(二十九)

萧景琰这突然的举动让梅长苏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冷静了下来,不着痕迹地稍微远离了他。
梅长苏抬眼看了看萧景琰,又移开了目光,轻声回道,“我没什么事,就是身子弱了些罢了……”
萧景琰不疑有他,又轻轻摸了摸他脑后的长发,在他额上亲了一记:“你就是太过劳累了,身子才会一直养不好。不过我却没有资格说你什么,毕竟你操劳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梅长苏赶紧用手抵住他的胸膛不让他靠得太近:“殿下客气了,这些事本是苏某的职责所在,谈何操劳。”
萧景琰并不介意他的推拒,抱着他又摸了摸他的后脑,接着他似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对了,你上一次信期……如何了?”
萧景琰突如其来的提问让梅长苏心中一跳,顿时警铃大作。
萧景琰离京之时他已经怀孕,本三月一期的信期自然就不会来了,而他怀孕之事他并不想让萧景琰知晓,毕竟卫峥一事已让他混乱不已,若是再让他知晓自己已怀有身孕,怕是只会更加混乱。而且,如若真能顺利救出卫峥,那之后他也很可能——总之,他怀孕的事,萧景琰还是不要知道的好。至少能瞒一时是一时。
梅长苏一直没有说话,萧景琰免不了就担心起来:“怎么了?可是出什么事了?”
梅长苏深思片刻,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抬眼偷偷看了看萧景琰,露出了一副心虚又不自在的表情:“没有,就是……上次信期,没有来。”
萧景琰自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他蹙眉想了想,问:“你用了之前说的,那种抑制性征的药物?”
梅长苏沉默着,没有回应。
萧景琰见他沉默,就当他是默认了,眉头拧得更紧。他知道那种药物伤身,可是此前梅长苏也说过了,不用药物,就是煎熬,而且自己也不在他身边……无奈,他只好抱紧了梅长苏以示安慰。
换作之前梅长苏定是不肯随他这么抱紧不放的,但他太久没见他,他想念他,渴望他……当然主要是孩子想念他。梅长苏给自己找了个借口,放松了身子偎进了他的怀里,贪婪地汲取着他身上的竹叶香,感觉每一次呼吸之后身体都更加温暖。
梅长苏异常的顺从让萧景琰有些疑惑,但更多的是欣喜,他抱紧怀中瘦弱的人,放肆地嗅闻他身上令人怀念的梅香,不知怎的,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放不开他了,除了对他的眷恋日益加深之外,对他的保护欲也与日俱增,也许是因为他早已把他看成了自己的坤泽,所以自然而然地想要疼爱他保护他。
现在的萧景琰还不知道自己的变化是由于乾元爱护受孕的坤泽的天性使然,只知道自己实在离不开他了,只想抱紧他好好疼着宠着,一刻也不肯放开。
萧景琰抱着梅长苏好一会儿,又蹭了蹭他的头顶,对他道:“现在我已经回来了,你就不要再服那种药了,若是信期来临,我再陪你一起度过便是。”
萧景琰这大胆的话语让梅长苏尴尬非常,苍白的脸上渐渐有了些血色,他轻轻推了他一把,低声道:“殿下莫胡说……现在情势紧张,容不得半点疏漏,怎能……”
萧景琰沉默了一阵,觉得他所言在理,只好嗯了一声:“那就等卫峥之事解决了之后。”
梅长苏抿着唇,没有说话。
萧景琰又往他颈边蹭了蹭,深嗅了一口,含糊道:“唔……你现在和以前果然是不一样了……”他想了想,忽而问道,“对了,你以前服药之后是完全没有信香的,但现在却可以闻到,这是为什么?”
萧景琰的这个问题梅长苏哪能回答,他扭过头躲避了他的目光,转移了话题:“关于解救卫峥,有些事苏某还得和殿下说清楚……”
说到这事萧景琰便严肃起来,他直起了腰,一脸认真:“先生请讲。”
梅长苏暗暗松了一口气,道:“无论我们的计划有多周密,但只要有人抢卫峥,陛下就必定会怀疑到殿下头上。既然夏江挑起了事端,殿下便难逃干系,你要做好准备,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殿下恐怕都要承受冷落和打压了。”
萧景琰却并不在意,反而十分坚定:“这个我已经习惯了。成事在天,但谋事在人,不到最后一刻,我绝不放弃。”
梅长苏点了点头:“年关将近,夏江占得先机,应该不会轻举妄动,但殿下需记得,无论他如何挑衅,你都要稳住,只要忍过了这几天,等夏冬回来就可以了。”
梅长苏给萧景琰分析了夏冬的性情和她行止的可能,决定亲自去劝说她帮助营救卫峥,她亡夫的战友。然而萧景琰听了他的分析,却提议由他亲自出面前去劝说夏冬。他的理由是,他和夏冬一样,也是赤焰一案的局内人,当年夏冬痛失爱人,而他也失去了兄弟和至交,他们彼此都能明白对方的痛苦,由他出面,成效应比会比梅长苏这个局外人去劝说要好很多。梅长苏听他此言,虽心中凄切,但到底辩驳不得,只能干巴巴地说了一句:“既然如此,苏某就先谢过殿下此番辛苦了。”
然而萧景琰听他言谢,却露出了不解之情,他直勾勾地盯着他,问:“谢我?明明是先生在帮我,这谢字何来。”
梅长苏不应,再次移开了目光,转移了话题:“殿下才刚回来,肯定还有很多事要处理吧……”
萧景琰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心虚,就含糊地唔了一声:“都不急……我再陪你一会儿。”
梅长苏何尝不想他留下,可再由他抱着不放就要出事了,只好道:“正事要紧,苏某也还要斟酌一下营救卫峥的事,殿下请先回吧。”
萧景琰不想走,但又怕惹梅长苏不快,只好同意:“那我先回去了……你要好好休息,不可勉强自己,知道吗。”
梅长苏乖乖地点了点头。
萧景琰站了起来,正想扶他躺下,但看着他一副又瘦又弱的模样不知怎的就是离不开。
萧景琰站在面前一动不肯动,梅长苏疑惑,便抬起头去看他,就见萧景琰压下头去来要吻自己!梅长苏反应极快,他立即伸手捂住了萧景琰的唇,扭开了头轻声无奈道:“殿下别这样……”
萧景琰没有成功亲到爱人,心中一阵惋惜,只好退而求其次,在他手心上亲了一口。

萧景琰走后梅长苏感到一阵失落,可如今并不是依赖自己的乾元的时候,他用力晃了晃脑袋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然后便陷入了沉思之中,开始在心中认真推演解救卫峥的方案。
梅长苏到底体弱,萧景琰走后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来冷,最后干脆倒在床上缩进了被子里。蔺晨进来见了他这副模样,没好气地喷了喷鼻子,坐到他床边去从被子里摸出了他的手,一边给他把脉一边问道:“怎么回事你,萧景琰呢?他不是回来了吗?”
梅长苏委屈地呜咽了两下,没有说话。萧景琰回来之前他就让人把他的被子和披风都送回去了,还特意让蔺晨叮嘱列战英要守口如瓶,不然不好对萧景琰交代。列战英确实听蔺晨的话,不如说,蔺晨着实有手段,所以自己的棉被和衣物在自己离京之后就被强行征用了这件事萧景琰并不知情。如今没了自己的乾元的抚慰,连聊以自慰的贴身物都没有了,怀着身子的梅长苏自然越来越难受了。
蔺晨早知道梅长苏很能折腾自己,但仍旧每次都能被他的作为所震惊。比如这次,他盼星星盼月亮地好不容易盼着萧景琰回来了,竟然还能把他推开将他赶走,这种自作孽的程度,当真是无人能及了。
他就不信,真没人能治他了?
蔺晨嚯地一下站了起来:“你给我等着,我去把萧景琰叫回来!”
梅长苏想阻止,可是一开口就是一阵咳说不出话来,但仍挣扎着拉住了蔺晨的袖子。蔺晨怕他乱来,只得停住了脚步。梅长苏咳过了一轮,好不容易喘过了气,就立即对蔺晨道:“你、咳——你不要胡闹!我……我怀孕的事情,不能告诉景琰!”
蔺晨睁大了眼瞪他:“你以为你能瞒得住?!”
梅长苏慢慢顺好了气,说话又平顺了些:“我知道他早晚会发现,但是……但是他自己发现,和我主动告诉他,不一样。”
梅长苏的意思蔺晨是明白的。梅长苏不想肚子里的孩子与萧景琰有牵扯,自然就不能承认这是他的孩子,既是如此,当然就不好主动告诉萧景琰他怀孕了。若是直接向萧景琰坦诚梅长苏有孕了,作为唯一一个与梅长苏有过肌肤之亲的人,萧景琰当然就知道他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但如果梅长苏一直不声张,直到瞒不住了才向萧景琰交代,才更像是他背叛了他的样子。
梅长苏向来想得多,许多根本不必在意的事情他也能一道考虑了,蔺晨了解他这一点,自然就更加生气:“你这情况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驾牛归西了,还能有心思想这些?!”
梅长苏又轻轻咳了两声:“总之你别给我添乱,我心里有数的。”
“我给你——我!”蔺晨听了他这句话就更是七窍生烟,“你还敢说是我给你添乱?!你这——!”他在气头上,恨不得狠狠地掐一把梅长苏的脸,可手伸过去了,见他脸色苍白得不得了,到底是心疼,最后还是恨恨地收回手拍了一把自己的大腿,气呼呼地跑出去了。
梅长苏看着蔺晨跑出去,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自己太过苛刻了,可是——他看了自己不由自主地轻颤着的双手——他不得不对自己苛刻啊……

TBC

#接下来更压寨。

 

评论(80)
热度(38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