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无能不能 (PWP一发完)

“你、你说什么……?”
苏宅,一向清俊高雅、沉稳悠然的麒麟才子梅长苏此刻竟露出了一副既是惊诧又是惊慌的模样,全然没有了往事的冷静自持。而坐在他面前的他的主君,萧景琰,却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他似完全不觉得自己方才说的话有多么惊世骇俗,反而认真又严谨地对梅长苏重复了一遍——
“我似乎不能人事,望先生打救。”
梅长苏双唇微张轻颤了一阵,到底说不出话来,脸上赤红一片。许久,他终于从思维停顿中反应了过来,他掩唇轻咳一声,低头轻声道:“殿下若是身有隐疾,应当去找太医诊治才是……”
然而萧景琰只睁着乌黑浑圆的大眼睛看着他,一脸正直地说道:“此事并不光彩,我不想让外人知晓,所以才来找先生商量。”
梅长苏的声音更低了:“那……殿下可曾咨询过静妃娘娘?娘娘毕竟是医女……”
萧景琰摇了摇头:“我虽与母妃亲厚,但这种事始终不好与她商量,先生应该明白吧。”
梅长苏想了想,点了点头:“既是如此,苏某便请晏大夫为殿下诊治如何?或者蔺晨也可以,他们二人都是不可多得的好大夫……”
萧景琰便道:“先生误会了。景琰今日与先生商量此事,并非想要先生介绍名医,而是希望先生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梅长苏抬头看了看他,见他正直直盯着自己,禁不住又移开了目光:“可是苏某……苏某对此一窍不通,怕是不能帮上忙……”
萧景琰稍微靠近了他,不知怎的声音也压低了些,细细听来隐含蛊惑之意:“先生可以的,不必给我诊脉开方,我只是想在先生身上试验一下。”
“试验?什么试——”梅长苏愣了一下,很快反应了过来,脸上的红潮更甚,他又别开了头,硬声道,“殿下不要胡闹了!这种事,怎可找苏某试验!”
萧景琰却认真道:“因为我只信任先生一人。”
梅长苏又是一愣,但他很快又拒绝了:“殿下岂能利用对苏某的信任试验这——这方面的……况且殿下一人亦可尝试,为何非得找人相助!”
萧景琰的表情是一脸无辜:“我自己试过了,就是没用才想着找先生帮忙的。”
然而梅长苏的态度却是更加强硬,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总之不行!殿下若想尝试,随便找个什么人不行,而且殿下府里不是还有两房侧妃吗?”
萧景琰又靠近了他,还大胆握住了他的手:“我不想随便找个人,我怕她们嘴巴不严实,说出去对我声名有损。至于那两个侧妃,她们从进门到现在,我未曾对她们多加理睬,此时遇到问题才想到要找她们帮忙,怕是有失仁义。但先生不一样,先生你是我唯一的……谋士,而且我信任先生,你绝对不会背叛我的,对不对?”
梅长苏脸上羞红一片,他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可这人力气大得很,而且似铁了心不肯放开,他只好一边挣扎一边道:“苏某并非医者,还是个男人,怕是不能、为殿下解忧!”
但萧景琰却得寸进尺,不顾他的挣扎干脆将他往怀里一揽抱住了他,看着他的眼睛诚挚而温柔地说道:“先生,你是景琰唯一的依靠了,真的不能解救景琰于水火吗?”
梅长苏被他近在咫尺的无辜双眸紧锁着,霎时间所有的坚持都被瓦解了,但他仍是不肯就范:“什么水火……殿下明明……只要找大夫看看就可以了……”
萧景琰见他的态度已经软化,便趁热打铁,继续柔声诱哄道:“只要先生和我尝试一次,要是还不行,我一定乖乖去找大夫治病,好不好?”
梅长苏抿了抿唇,没有说话。他早在是林殊的时候就已心系萧景琰,这种事,与他……也不是不行……可他现在是梅长苏啊!而且他早已打算好,等翻了案,他就离开金陵,不再与他有任何瓜葛,现在怎能与他……不行!
梅长苏坚定了信念,正要开口再次拒绝,可谁知萧景琰竟突然含住了他的耳垂吮了一把!梅长苏浑身一颤,险些软下了身子。
“唔……!殿下你……放开……”梅长苏浅喘几下,又在他怀里挣扎起来,可仍旧于事无补。
萧景琰搂抱着他,放开了他的耳垂,改为在他耳根处轻轻一舔。不出意外地梅长苏这次彻底软了身子,萧景琰便抱着他的腰将他揽到自己身上,在他耳边低声蛊惑:“先生就帮我一把,事后若无用处,景琰定不再勉强,可好?”
萧景琰的声音低沉好听,满是磁性,听得梅长苏心中的坚持摇摇欲坠,他又胡乱推拒了几下,但很快又被萧景琰黏腻的亲吻弄得没了抵抗的力气,
“先生,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萧景琰一边亲吻着他的耳朵一边继续蛊惑着,梅长苏本就容易对他心软,这下子心中的防卫彻底崩塌。

 
长微博
打不开就wb搜索:七七不爱学习

 

END

#啊啊啊啊啊啊因为已经很晚了时间来不及,就仓促地结尾了,各种转折也很突兀,实在抱歉OTZ
#感觉还是柴……但好歹写得很顺畅,舒心。
#就个pwp已经写了9千字,七也是棒棒的。

备注:景琰假装不能人事然后把苏骗着吃了这个梗在鱼总和夏夏的联文《君子好逑》里也有,七已经向二位取得授权,就当是同人发散吧XD

 

评论(69)
热度(423)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