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压寨夫人 105

(670)
穆霓凰抓紧了身旁聂铎的手臂,眸中不知何时已浮现了泪水,可她咬着唇,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要选择这种彻底的解法,其实就是拿命在换,如果好好保养的话,活到四十岁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蔺晨的解说还在继续,然而蒙挚却是已经忍不住了,他冲向梅长苏,朝他咬牙切齿道:“你说!你是不是……是不是——!”
梅长苏没有看他,轻唤了他一声:“蒙大哥……”
“你别叫我!”蒙挚怒不可遏地打断了他,怒吼道,“你当初是怎么对我说的?!你说你身子虚,说你养养就好了,可是现在呢?!你竟然病得这么严重!还不肯告诉我们!”
梅长苏知道他正在气头上,此时不宜与他搭话,便沉默着没有出声,但蒙挚的火气却没有那么容易消除,他看看卫铮,看看聂铎,又朝他们两个发难:“你们两个也是!啊?十二年了,为什么没有看好他阻止他胡闹!”
卫峥和聂铎不敢辩驳,倒是蔺晨插了一句嘴:“行了,你也别骂他们了,他是多有主见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就算当时你也在,你能拦住他吗?”
“我当然——!”蒙挚知道林殊的个性,一时之间也说不出大话来,但他又立即道,“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真相!我们在京城那么多人,个个都能帮得上忙,他——!”他又转向梅长苏,冲他怒道,“你何至于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辛苦煎熬十二年!你不顾自己的身体,不顾自己的命,你想过我们吗!”
梅长苏终于站了起来,但他没有辩驳蒙挚的话,只对他和穆穆霓凰道:“蒙大哥,霓凰,你们两个跟我来,我跟你们解释。”说罢他便向聂锋与夏冬一颔首,率先朝外走去。
穆霓凰看着聂铎,聂铎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只在她额上亲了一下,让她和蒙挚一同尾随梅长苏而去。

(671)
“我还能怎么办呢……这是我唯一的选择,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做,我需要正常的容貌和声音,难道你让我找个地方躲起来,苟且度过余生吗?”
梅长苏的语气十分平静,就好像当年的那些苦和痛全部都已忘却,现在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崭新的生命,对自己曾经经受的一切没有丝毫怨怼。
穆霓凰靠在门边看着外面,一直没有出声,此时蒙挚的火气已经尽数消去,剩下的只有心疼,还有后悔和自责:“你应该告诉我的……要是我早知道——!”
梅长苏宽慰他道:“你要是早知道,许多事情你就不会听我的。况且我在江左的时候,身边也不乏帮手,蒙大哥,我真的没什么事。”
蒙挚听他这么说反而又开始置气:“我以为你只是瞒着靖王,没想到你连我都瞒着!那十二年你在外面那么辛苦,我竟然——!唉,还是靖王好,什么都不知道。”
梅长苏摇了摇头:“我总觉得景琰已经有所察觉了,一旦他知道九安山的病人就是聂大哥,我就彻底瞒不住了。”
蒙挚便道:“我早就跟你说,你把真相告诉他,纸是包不住火的!”
梅长苏抿了抿唇:“我想过要和他坦白,只是……”他又下意识地开始给自己找借口了,“他现在不能分心,只有当他的势力足够稳固之后才能找时机重翻旧案。”
蒙挚到底是个单纯的人,听他这么说便道:“实际上找不到时机也没关系,只要靖王登基——”
“不行!”梅长苏立即打断了他,“赤焰之案只能在当今皇上在位时才能重审,否则在后世眼中,子翻父案必然不妥,况且景琰和祁王的关系这么好,难免有偏私之嫌。赤焰中人要清白,就一定要彻彻底底的清白!”
蒙挚思考了片刻,想不到辩驳的话,只能放弃:“你这人哪……我说不过你!”他又看了看一直靠在门边没有出过声的穆霓凰,想他们定还有话说,便找借口离开了,“我再去看看聂锋。”

(672)
蒙挚走后,梅长苏走到穆霓凰的身旁,轻轻唤了她。他的这个妹妹从小就十分坚强,任何时候都不输给男人,但无论她如何强势,到底还是个女孩子,在他心中,也一直是个需要自己疼爱的小女孩。然而穆霓凰却没有追问他任何事情,她站了起来,对他说了句“我出去走走”就离开了。
穆霓凰沿着宅子的墙一路走到和靖王府相连的方向,直接翻墙过去了。她在王府里头茫然地绕了一圈,走了许久才想到自己是要找萧景琰,可认真一想,他此时应是在宫中处理政事的,想到此处她的心情又更沉重了些。她浑浑噩噩地打算往回走,走着走着竟正好遇见了刚回到府中的萧景琰,她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二话不说便朝他冲过去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

(673)
被突然出现的穆霓凰撞了个正着的萧景琰痛呼一声,就要揪着她的耳朵教训她一顿,可当他看到他们家的小姑娘埋在自己的怀里一动不动的时候,他就冷静了下来。
萧景琰回抱着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柔声问道:“怎么了?好端端的……”
穆霓凰没有解释,只埋在萧景琰的怀里摇了摇头。
妹妹的脸埋在他的颈边不肯动,萧景琰感觉到了一阵温热的湿意,明显是她偷偷地哭了,但能让他这个妹妹哭泣的理由,还有多少个呢?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又拍了拍她的背:“你也知道了,是不是……”
穆霓凰听他此言,反而十分惊诧,她抬起头来看着他,带泪的脸庞满是惊疑之色。
萧景琰却十分平静,他伸手轻轻拭去她脸上的泪,对她道:“霓凰别怕,他变成了什么样子,以后又还有多少时间能和我们一起走下去,这些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回来了,现在就在我们身边,以后也不会离开我们,这就够了。”
穆霓凰抿了抿唇,眼泪再次夺眶而出,于是又埋回了萧景琰怀里,任由泪水肆意横流。

TBC

#霓凰不肯和她林殊哥哥说话,是因为知道他要骗自己的,还不如去找水牛哥哥发泄。
#明天早起,短更一发。

 

评论(21)
热度(268)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