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28 (生子慎入)

(二十八)

幸运的是,外面连着下了几天雪之后终于放晴了。天气渐渐暖和了些,梅长苏的状态也跟着慢慢好了起来,虽仍旧脸色苍白,但好歹恢复了意识,可以坐起来吃点东西了。
梅长苏坐在床上,肩上披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蔺晨抢过来的萧景琰的披风,手里捧着一碗粥,捏着勺子在碗里转几圈,眼见粥的热气都渐渐消失了,还不见他开始食用。
蔺晨一直站在旁边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之情:“我说你到底是吃还是不吃啊?不吃给我,浪费!”
梅长苏放下勺子叹了一口气,轻声道:“我不想吃……”
蔺晨见他这样就收起搞怪的表情,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顶:“不想吃也得吃点,你现在这样还算好了,起码没有吃什么吐什么。胃口不好也得吃点,毕竟你不吃,”他蹲下来将脑袋枕在梅长苏的大腿上,看着他的肚子接着柔声道,“我女儿还要吃呢。”
梅长苏无奈地笑了笑。
蔺晨对着梅长苏的肚子继续自言自语:“乖女儿,爹爹告诉你,你爹爹我可是这世上最聪明的人!”
梅长苏听了便道:“这才一个月呢,怎么就知道是女儿了。还有,你怎么就是孩子的爹爹了,你不是他大姨娘吗。”
蔺晨气哼哼地道:“我说是女儿就是女儿!孩子在你肚子里,我不是孩子的爹爹谁是!”
面对蔺晨幼稚的发言梅长苏只能又无奈地笑了,他把粥碗递给他,对他道:“粥凉了,你去给我热一热,我这次肯定吃。”
蔺晨接过碗哼了一声:“看在小烦的份上。”
“小烦”是蔺晨给梅长苏肚子里的孩子取的小名儿,来源就是之前说的那个“小麻烦精”,虽然听着不亲昵,但蔺晨却还郑重其事地给孩子的小名加上了自己的姓,所以全名是叫“蔺小烦”。蔺晨此前还曾笑话晏大夫要抢着当孩子的爷爷,自己这会儿倒是毫不客气地先把孩子霸占了。梅长苏虽觉无奈,但他心里明白,蔺晨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拥有自己的孩子了,所以他的孩子自然也就是蔺晨的孩子。

两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总之很快又过去了,这段时间内梅长苏的身体时好时坏,总的来说还是越来越弱了。而在外赈灾的萧景琰因勤朴廉洁一心为民而屡获赞扬,美名广传,他离京两个半月,总算是完成了赈灾任务,终于要回京了。这对梅长苏而言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但是,在萧景琰抵达京城之前,却有另一个噩耗先传到了他的耳里——卫铮被悬镜司抓捕了。
卫铮,林殊的副将,在梅岭一战中为药王谷的谷主所救,被他收为义子,后化名素玄,隐居药王谷。此时他被悬镜司擒住,仍是逆犯之身的他可谓命悬一线,对林殊情深义重的萧景琰自然不可能对他弃之不顾,而这一点,又正是誉王和夏江所预谋的,只要挑起了萧景琰和陛下之间这根名为“赤焰”的刺,就算萧景琰再有能耐,只怕也要万劫不复。
萧景琰在毫无准备之下突然得知卫铮被擒确实义愤填膺,当即御前与誉王和夏江起了争执,言语间句句维护赤焰军和祁王,最终惹恼了梁帝,被他好一顿训斥。好在梁帝的怒火被蒙挚与大太监高湛给平顺了,加上萧景琰赈灾有功,他最终并未大发雷霆,只让他退下去见他的母亲静妃了。
萧景琰在御前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和焦虑,到了自己的母亲宫里,又听闻母亲险遭皇后的毒手,一时更是激愤难平,可当他听闻梅长苏派人打退前去卫陵向陛下报信求助的戚猛,还说根本不必救助静妃之时,心中却泛起了阵阵异样之情。他片刻冷颜不语,最后直接冲出了皇宫,跑到宫外,一见到在外等候的列战英便立即朝他问道:“卫铮的事,你去找过苏先生了吗。”
列战英立即回道:“去过。可听说苏先生一直病着,属下一直没见到他,而且蔺阁主也不肯搭理我,整个苏宅上下都怪怪的。”
萧景琰一听梅长苏病了就着急起来:“苏先生病了?怎么回事!他是什么病,病得严重吗!”
萧景琰连续不断的发问让列战英应接不暇:“呃……不知道,属下也曾问过几次,可不知为何苏宅的人对此讳莫如深,什么都不肯说……”
萧景琰听他这么说就更是紧张了,生怕梅长苏是得了什么不得了的重病,他立即转身就走,想马上回去见他。可他刚走出两步就停了下来,他思考了一阵,转过头来又朝列战英问道:“母妃被皇后迫害的时候,苏先生已经病了吗?”
列战英想了想,回道:“苏先生那时候应该是还没好转,因为那几天蔺阁主特别爱作弄人……只要苏先生一病重他就这样。”
萧景琰听他说完,又沉默了一阵,最后嗯了一下,听起来倒更像是哼了一声,然后就快步走了。列战英不知他想到了什么,只能快步跟上。

萧景琰回到靖王府,他本想立即到苏宅去找梅长苏,可正要拉铃的时候又停了下来,转而向列战英问起了卫铮一事的细节。他怕自己见了梅长苏就舍不得离开了,可他又实在着急卫铮,还是先了解清楚情况再说。列战英将自己知道的事全部告诉了他,正好说完,密道的铃就响了起来。列战英还没反应过来,就见萧景琰立即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快步过去将门打开了。
萧景琰打开门走进密道,只见衣衫单薄脸色苍白的梅长苏正靠在墙边拉着绳子,他似虚弱得很,连站都站不稳了,才要扶着墙壁支撑着身子。萧景琰见状大吃一惊,赶紧扯下自己的披风裹住他的身子,然后将他抱了起来往他的房间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对他训斥道:“这么冷的天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好好躺在床上休息!”
和自己的乾元久别将近三个月,如今终于相见,瞬间将他笼罩的属于萧景琰的气息让梅长苏霎时有了重获呼吸的感觉,喜悦之情油然而生,溢于言表,对方满怀关切之意的训斥也让他感到甜蜜无比,在孕期信息素紊乱的影响之下,他甚至忍不住红了眼眶。
萧景琰抱着梅长苏快步走向他的床,将他放在床上,然后利落地拉过被子盖在了他的身上。萧景琰做完这些才发现梅长苏看着像是哭了,一时惊骇不已:“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哪里难受?”
梅长苏摇了摇头,低头胡乱抹了一把眼睛,抬头就对他道:“殿下……卫铮的事……”
梅长苏有些气促,声音也有些低哑,不知是方才激动的还是因为他还病着,让萧景琰听来更是心疼,他抱紧了梅长苏,下巴轻轻蹭了蹭他的头顶,安慰道:“你现在还病着,卫铮的事就不要管了,我自己会处理的。”
可谁知梅长苏闻言却更是激动起来,他挣开萧景琰的怀抱看着他:“殿下这是何意,你想做什么?”
萧景琰摸了摸他苍白的脸蛋,柔声道:“别急,我会想办法的,你好好养病,千万不要再操劳了。”
然而梅长苏却更是着急:“殿下!你可千万不要轻举妄动!卫铮这件事,你还是听我慢慢分析了再做决定,好吗?”
萧景琰给他轻轻拍了拍背,他不想让他操心,可又怕再拒绝他会更着急,只好道:“那你慢慢说,我听着。”
梅长苏松了一口气,开始对他认真劝解起来:“殿下,我知道你着急卫铮的处境,可这些年来,你因为赤焰之案受了多少委屈和打压,如果此时挺身而出,必定会惹怒陛下,毁了当前的大好局面。”
萧景琰便道:“可今天我在御前已经因为此事惹恼了父皇,现在才想退缩,怕是来不及了。”
梅长苏又道:“今天殿下能够全身而退实属万幸,只要卫铮还被关在悬镜司,誉王他们就始终占据先机,无论殿下用什么方法去营救,都会落入他们的圈套!”
萧景琰咬牙道:“我当然知道。赤焰之案就是横在我和父皇之间最深的一根刺,夏江以卫铮相激,就是想让父皇明白,我心中仍旧怀有旧恨,一旦父皇给了我权势和地位,我就是一个对他有威胁的皇子,因为当年在那个案件当中,责任最大的,就是父皇他自己!”
梅长苏便宽慰他:“殿下心系赤焰中人,天下皆知,所以今日陛下才没有多虑,可他并非心中宽广之人,一旦殿下再有所行动,他必定会感到自身的权威受到挑衅,那当年祁王的殷鉴,就在殿下眼前了!”
萧景琰喷了一口气,身上的信息素开始变得愈发暴躁不安起来,孕期的梅长苏对此十分敏感,可他逼自己忍住了没有软弱倒下。萧景琰又沉默了片刻,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些,沉声对梅长苏道:“可是卫铮我不得不救,请先生谅解。”
梅长苏早就知道萧景琰不会轻易退缩,可正想继续劝说的时候萧景琰便阻止了他:“我知道营救卫铮是百弊而无一利之事,但在我的眼中,这是一件无需犹疑,必须要做的事。”
梅长苏蹙紧了眉:“殿下的意思是,非要救出卫铮不可吗?”
萧景琰果断答道:“是。”
梅长苏又问:“可若要救出卫铮,必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甚至把自己搭进去,都未必能把他救出来。就算这样,殿下还是坚持要做吗?”
萧景琰还是毫不迟疑地答道:“是。”
梅长苏的眼眶又微微湿润了,他微微低下了头,移开了和萧景琰相对的目光:“卫铮只是一个赤羽营的副将,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萧景琰平静地回道:“等我死后,见到赤羽营的主将林殊,如果他问我,为什么不救他的副将,难道我能回答他说,‘不值得’吗。”
梅长苏彻底低下了头,他艰难地忍了许久,才将喉头的哽咽压了下去,然后轻声对萧景琰道:“我知道了……既然殿下心意已决,那就让我来安排吧……”
萧景琰沉默了一阵,回道:“不,不行。”
梅长苏闻言惊诧地抬起了头:“为什么?”
萧景琰看着他仍旧泛红的眼眶,忍不住捧着他的脸轻轻拭去了他眼角的泪水,他无奈道:“你现在身子太差了,经不起折腾,再这样下去,就——”
他没有说完,但梅长苏知道他想说什么,他道:“殿下请放心,我答应你,我会养好身体的。”现在孩子的父亲回来了,他的情况应该不会更坏了。
萧景琰拧眉:“可是你再这般日夜操劳,怎么可能养得好。”
梅长苏摇了摇头:“就算殿下不让我参与,我也会日夜记挂着,倒不如就让我放手去筹划,或许还能想到更为稳妥的办法。”
萧景琰到底被他说服了,只好应承下来,他看着梅长苏比自己离开时更为清瘦的身子,心中是一阵疼惜:“夏江捉拿卫铮的目的就是要逼我动手,只要我不动,相信卫铮就还是安全的。你不用太急切,今天就先休息好吧。”
梅长苏还有话想说:“可是……”
萧景琰又阻止了他:“听话。你看你,”他抽了抽鼻翼,忽然靠近梅长苏,埋进他的颈边深嗅了一口,“你身上的味道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到底是得了什么病?”

TBC

#终于码完一章,虚脱……
#“蔺小烦”是从亲王的“马小烦”里得到的启发,觉得特别有爱XD
#从上一章就开始蓄力准备骂景琰的人白蓄了233,因为这里的景琰信任自己的爱人,所以剧情走向就不一样了嗯。
#虽然暂时无关,但还是先解释一下,景琰和林殊当年只是好朋友好兄弟,还不是情侣,具体后面会说到。
#先生的情绪变得这么不稳定和脆弱是因为孕期激素的关系,文中描述为孕期信息素,反正就是差不多的意思。
#七为什么又这么忙呢……em……哦,对了,考完小学的期末考,就要开始初中的期末考了嘛!

 

评论(54)
热度(442)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