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你好,我的压寨夫人 104

(663)
六月十六,册立太子的当天,梅长苏自然早起了,在萧景琰入宫之前亲自为他换上储君冕服。
不同于他的两个皇兄,萧景琰一直勤加锻炼,是而身姿挺拔,体态健美,身材匀称,红底金纹的太子服穿在他身上更衬得他气宇轩昂,英姿飒爽。梅长苏细心地替他抹平衣服上的每一个褶皱,一点一点地调整着腰封的位置,每一个动作都认真而严谨。萧景琰看着他认真的神情,心里是又好笑又感动,他什么都没说,只看着梅长苏全神贯注的模样,偶尔配合他的动作抬起或放下双手,眼神里只剩无边的温柔。
梅长苏帮萧景琰穿好了衣服,然后退后一步上下审视了一遍,又围着他绕了一圈,还认真地替他拉了拉衣袖,摆了摆头冠,最后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萧景琰无奈地笑起来,走前去伸手抱住了他。
梅长苏张着手急忙道:“哎哎哎,别乱动,一会儿衣服要乱了。”
萧景琰没有理会,捧着他的脸就亲了下去。

(664)
梅长苏被吻得迷迷糊糊,早把要维持萧景琰的衣服整洁这事儿给忘了,双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埋在他的怀里轻轻喘息。萧景琰爱怜地在他头顶落下一吻,柔声道:“长苏,今天之后,我们离目标又更近一步了。”
梅长苏抬起头来看着他,轻声道:“我早就知道,你会令我骄傲的。”
萧景琰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笑了起来:“当然。”
梅长苏又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我没有资格参与册立仪式,所以……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萧景琰抱着他,温声道:“不过是册立东宫罢了,待我登基为皇,站在我身边的人必定是你。”
梅长苏在萧景琰怀里笑了起来,点了点头,毛茸茸的脑袋蹭过他的脖子,让他眸色更深。

(665)
宫中旌旗摇摇,仪仗森森,新太子萧景琰面容肃穆,步履沉稳地走进奉天殿,近御前叩拜,大太监高湛宣读诏书,中书令柳澄下阶,将太子玺绶授予新太子,太子接印,再次叩拜谢恩。梁帝面含欣慰的笑容,欲起身走向自己曾经不争气但如今大放异彩的儿子,可猛然动作间竟无法站立,引得近旁的萧景琰与蒙挚一同投去了关切的目光,但老皇只摆了摆手,再次发力站了起来。
也许是九安山归来疲劳未消,兼之一日冕礼的劳累,册立太子后的第二天梁帝便病倒了。他毕竟年事已高,如今太子已立,他似也没什么值得操劳的了,便下令由太子监国理政,大梁的朝政由此便开始了新的局面。

(666)
萧景琰成为了太子,监理国事,局势已经基本稳定了,政事上甚是和顺,梅长苏也终于安下了心。
然而他始终没有找到勇——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将自己的身份告诉萧景琰。
梅长苏一直给自己找借口拖延着,萧景琰知道他的心态,可不知怎的,竟就由着他拖延,而且只要梅长苏不主动提起,他就不去追问,而且也不再试探,倒让梅长苏越发忐忑,然后越发不敢告诉他。
关于林殊的事情梅长苏还能拖延,可聂锋的病可就拖不得了。宫羽的伤已经好了,册立太子之时梁帝也已宣布大赦天下,他们便找了时机,将牢里的夏冬换了出来。

(667)
萧景琰成为了太子,但他并未立即搬入东宫,而是借前太子将住处布置得太过奢华需重新整修简俭之由,仍然住在他简朴的靖王府里头。他真正的心思其实也很简单,就是梅长苏尚未过门,没有资格住在皇城之内,但留在靖王府他就能继续和他住在一起。
曾经门可罗雀的靖王府如今变成了门庭若市的太子府,人来人往人多眼杂,而夏冬又是牢里的犯人,新太子刚刚上任,若被人发现夏冬进出王府就又是一场风波了。这时与王府后墙仅一墙之隔的那个宅子就又发挥了作用,梅长苏事先让蔺晨带着聂锋过去候着,让蒙挚直接带着夏冬去那边见他。难得的重逢,卫铮和穆霓凰也一起来了,而作为聂锋的亲弟,聂铎,也同样在场。

(668)
在知道了自己的长兄还活着的时候,聂铎便从云南紧赶慢赶一路跑到了金陵,先是抱着自己的大哥嚎啕大哭了一场,然后就被穆霓凰打了个脸青鼻肿。等待大嫂前来之时他本缩在自己的长兄身后,时不时偷偷看一眼一脸冷峻的穆霓凰的,后来在她的眼神的威吓之下只能乖乖地站到了她的身边去,被她牢牢地扣住了肩膀,被迫像个小媳妇一样别扭地屈着身子靠在了她的肩上。聂铎顶着一脸青紫可怜兮兮地用眼神一一向自己的少帅自己的长兄自己的战友求助,统一遭到无视之后,只能吸着鼻子继续靠在穆霓凰的肩上博取宽大处理,而这诡异的一幕倒是让催人泪下的聂锋与夏冬的重逢增添了不少欢乐。

(669)
夏冬曾以为自己的夫君早已命丧梅岭,如今得以夫妻重聚,已是莫大的欣慰和感激,就算他容貌已变,身覆白毛,她也心满意足了,只要人还活着,就是好的。往后他们还有很长的路可以一起走下去,而今当务之急,就是要先把聂锋的病治好。
聂锋的火寒毒要解,而怎么解,又有两种方法。
蔺晨先是向在场之人解释清楚了火寒毒的来源与症状,随后,又说明了解毒方法,分为彻底解毒和不彻底两种。
“……想要彻底解毒,需将火毒寒毒碎骨而出再行重塑,之后至少要卧床一年多,用于骨肌再生。这种解法最大的好处就是解毒后容颜与常人无异,只是相貌会与以前大不一样,而且舌根恢复柔软,可以正常说话。这种碎骨拔毒的方式对人体的伤害极大,不仅内息全催,再无半点武力,而且从此多伤多病,时时复发寒疾,危及性命,不能再享常人之寿。”
蔺晨稀松平常地解说着,而旁边的穆霓凰与蒙挚听得,早已是变了脸色。

TBC

#其实毛团聂锋很萌的……幸好选择了保留白毛——不是,选择了不彻底的解毒方式嗯。【薅毛】
#火寒毒的设定真是太不科学了,彻底解毒了还时时复发寒疾,我开始还以为先生选的那种方法才是不彻底的拔毒方式呢,所以才会经常犯病,结果竟然是相反!
#em……最近七为什么都没有更新呢……对了,期末考!七要参加小学的期末考嘛,所以一直没空!

 

评论(24)
热度(301)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