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苏ABO】《有“种”别跑!》 27 (生子慎入)

(二十七)
十五天很快过去了,梅长苏身上被萧景琰落下的临时标记终于失去了作用,现在他身上的萧景琰的味道已经彻底散去,梅长苏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免又感到些许寂寞。萧景琰却是不管这些,照例每天都来苏宅报道,就算无甚大事相商,他也只有见过了梅长苏,才肯回到自己房里去继续办公。一天夜里,萧景琰照例忙碌到深夜,终于处理完了手上的事情正打算休息的时候,沈追却突然来访,与他说起了五州灾荒一事。
第二天,萧景琰未能依照和沈追的约定夺得赈灾的资格,只好转而到苏宅找梅长苏求助。最后在梅长苏巧妙的安排之下,本已落于誉王之手的主理赈灾的资格终于转移到了萧景琰的手上。往年国内有灾患发生之时,主理赈灾的不是太子就是誉王,而无论是他们中的哪一个争得了这个差事,都会毫不客气地瓜分赈灾款项,最后到达灾民手中的钱粮已不足十分之一,结果往往是饿殍遍野饥民四散,有时还更有暴乱发生。萧景琰为人正直不阿,更有仁人之心,让他主事赈灾,无论是他还是底下之人,都绝无贪赃枉法的可能。
萧景琰知道自己是主理赈灾的最合适的人选,自己对此也是义不容辞,可不知怎的,好不容易接下了这个任务,他又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梅长苏自然看出了他的不对劲,便问道:“殿下,怎么了?可是对这次赈灾还有什么不懂的地方?”
萧景琰回过神来,抬眼看了看他,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梅长苏又问:“那是担心自己无法胜任这份工作?”
萧景琰又摇了摇头。
梅长苏见不得他这副模样,急忙问道:“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不妨和我说说。”
萧景琰看着他,犹豫了一阵,终于开口了:“我这一去,至少得两三个月才能回来了……”
梅长苏嗯了一声:“这次灾情严重,受灾范围广,殿下是要辛苦些时候了。”
萧景琰摇了摇头:“我不怕辛苦,我只怕……”他顿了顿,看着梅长苏,“我走了,你怎么办……”
梅长苏就愣了一下:“我?”我能有什么事?
萧景琰鼓起勇气对他道:“还有不到两个月,你的下一次信期就要来了吧。”
梅长苏又是一愣,很快就红了脸,他咬了咬唇,蹙起眉对他怒道:“这不是殿下现在需要关心的事!”
萧景琰立即道:“我知道我现在应该将全部注意力放在赈灾之上,可我就是忍不住担心。”
梅长苏瞪了他一眼,脸上的红晕仍旧未散:“殿下担心也没用!况且这是苏某的私事,与殿下无关!”
萧景琰听他这么说脸上的表情顿时就不好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何处无关。”
梅长苏就道:“殿下莫不是忘了,临时标记的作用早就消退了!”
萧景琰才不管这些:“那又如何,我对你的心意又不会随之而变。”
萧景琰这无赖的态度让梅长苏简直无言以对,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心底始终是有几分甜蜜的。
萧景琰没等他回应,又道:“如果你信期到了,我又还没回来,你要怎么办?别说你要去找那个男人,我不允许。”
这人霸道又蛮不讲理的宣言让梅长苏甚是无奈,他想到了许多反驳他的大条道理,可是一看他坚定的眼神,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末了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对他道:“殿下尽管放心地去赈灾吧,我不会有事的。”萧景琰听了又要说话,便被他摆了摆手打断,“这么些年我都一个人过来了,我自然有办法应对。”
梅长苏的言下之意是他会自己一人应对信期情热,不会再去找其他的乾元,萧景琰自然是听懂了,可他仍旧不放心:“有药物可以抑制坤泽发情我是知道的,可是我也听说过,那种药会很伤身体……”
梅长苏便漠然看他:“那殿下是想如何,让苏某不要吃药,在熬不住的时候,随便找个人就算了吗。”
萧景琰抓了抓衣袖,犹豫道:“一个多月的话,我有信心可以解决大部分问题,到时候我可以把工作暂且交由其他人处理,先回来几天——”
“不行。”梅长苏打断了他,眼神锐利,“到了灾区那边,殿下要为了灾民勤勤恳恳一心一意地奉献一切,而不是瞻前顾后,私心为己,这可不是我认定的靖王殿下。”
萧景琰愣了好一会儿,低下了头:“先生教训得是,是我轻率了……”
梅长苏见他诚心检讨,便又放柔了话语:“殿下别担心,苏某身边有两个好大夫,他们会照顾好我的。灾区环境险恶,殿下才更要照顾好自己才是。”
萧景琰看着他,安静了一阵,忽然挨到了他的身边去,梅长苏且是一愣,正要后退的时候就被他搂进了怀里。
“殿下……!”梅长苏赶紧用双手抵在萧景琰的胸前阻止他靠近,但萧景琰抱着他不肯放开,又轻轻叹了一口气。梅长苏听见他叹气,便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挣扎。萧景琰在他头顶亲了一口,无奈道:“等我回来……”
梅长苏没有说话,但似有若无地嗯了一声。萧景琰似乎是听见了,他挑起他的下巴,低下头去就想吻他。梅长苏扭开了头,避开了。萧景琰也不强求,就在他额侧轻轻碰了一下就退开了。

两天之后,萧景琰出发去赈灾了,为了方便随时应对京中的突发状况,他还特地让心腹小将列战英留守京中。
誉王这次吃了个大亏,算是彻底明白了麒麟才子根本就不是为自己卖命的,怒火中烧之下还曾派人趁夜去苏宅突袭意图铲除梅长苏,但他派出的杀手无一例外有去无回。与誉王彻底决裂之后梅长苏倒更是自在了,他本就厌恶誉王,不必与他相见自然更好。但萧景琰走了之后没过几天,他就病倒了。
天气越来越冷,梅长苏畏寒的症状更加明显了,而且他很容易就感到疲乏无力,还时常头晕嗜睡,有时早上起来还会感觉恶心想吐。梅长苏自己觉得这些症状都是小事情,就没有太在意,但蔺晨发现了之后就当即拉过他的手给他把了脉,把完脉还皱着眉什么都不说,直接出去找了晏大夫来。晏大夫瞅了他们一眼,坐下来给梅长苏把脉,把完脉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先是喜后是优,也是什么都没说,摸了摸梅长苏的头,又拍了拍蔺晨的肩膀,走了。梅长苏看他们两个像打哑谜一般的表现,心中隐约明白了什么,他搓了搓被子,幽幽问道:“蔺晨,我是不是……”
蔺晨看了他一眼,从喉咙里挤出了一声沉闷的咕哝,算是应了。
梅长苏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嘴角忍不住慢慢勾了起来,脸上浮现喜色。他轻轻抚摸了一阵,又抬起头来看向蔺晨:“这不是好事吗?怎么你和晏大夫都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蔺晨抹了一把脸,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问题是萧景琰走得太不是时候了,你身子这么差,自己一个人要怎么熬过头三个月……”
梅长苏便轻轻拍了拍他的手,安抚道:“我不是还有你们吗,没问题的。”
蔺晨抬起头看着他,心里有好多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又含糊地嗯了一声。
一向没个正经的蔺晨竟然都没有口无遮拦地开玩笑了,意味着梅长苏的情况甚是不乐观。他怀孕了,还不到一个月,孩子的父亲,他的乾元,萧景琰就离京了,他的身子这么弱,再没有乾元的呵护,孩子很有可能就——但梅长苏不愿多想,他本就是想自己一人养育孩子的,就算萧景琰不在身边,他也会努力把孩子平安地生下来,毕竟这是他期待已久的生命,他的孩子,他和景琰的孩子……

尽管梅长苏十分乐观,为了孩子也十分配合蔺晨和晏大夫的治疗,但到底敌不过身子虚弱,没多久就卧床不起了。他的房里点上了许多火盆,对旁人而言他的房间简直有如火牢,但梅长苏的身子却始终是冷的。因为他的肚子里多了一个“小麻烦精”——蔺晨说的,因为梅长苏是大麻烦精——晏大夫他们两个都不敢轻易给他用药。熬了几天,梅长苏的身子越发虚弱了,甚至出现了下腹疼痛和不正常的流血现象,最后还发起了高烧,急得苏宅上下团团转。
梅长苏躺在床上,脸因为高热而烧红,他的意识已经不清醒了,一直胡乱呓语,多数时候喊的都是“景琰”。
一直守在他身边的蔺晨心里急得不得了,可没有丝毫办法,他给梅长苏换了湿巾,又听见他开始说胡话了。
“景琰……景琰……”梅长苏哑着嗓子唤了两声,脸还是红红的,他双眸紧闭,眉头微微蹙起,看着甚是可怜。
蔺晨无奈地轻轻抹了抹他滚烫的脸颊,没好气地低声咕哝道:“萧景琰萧景琰,你就知道萧景琰,当初人在的时候你又不要,现在人都跑了你还叫什么叫……”
蔺晨的话梅长苏自然是听不到的,他仍是胡乱呓语:“景琰……我要景琰……”
蔺晨险些没忍住戳他的额头:“想要也没用,我去哪里给你弄一个来——”他这么说着,突然停了下来,下一刻就嚯地一下站了起来,扔下湿巾就跑到密道门边开了锁,然后又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
蔺晨跑到外面去,又熟门熟路地翻墙去了隔壁靖王府。他从墙上跳下来的时候列战英正巧路过,顺手就抱住了他,可他一句话也没说,急急忙忙推开他,落地就往萧景琰的房间跑去。
“蔺阁主,你这是做什么?”列战英追着他过去,就见他暴力地撬开了萧景琰的房门冲了进去。列战英一脸惊诧,又赶紧追了进去:“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苏先生的身体还没好?”
蔺晨还是不理他,跑到萧景琰的卧室去抱起床上的被子就跑,但他没有原路返回,而是去开了密道就冲了进去,而另一边的门锁他事前已经打开了,所以就自己开门跑回了梅长苏的房间。列战英见他行为怪异,自然也跟着他跑了过来,可他刚来到门口就被蔺晨瞪了一眼:“你跟来做啥!给我回去!有空就给我去烧香拜佛祈求萧景琰这混账早点回来!”说罢他就啪地一下把门关上了,也不管门外的列战英会怎么想,抱着被子就跑到梅长苏的床边,撤走了他原本盖着的被子,换上了从萧景琰房里拿来的那床棉被。
换上了萧景琰的被子之后,慢慢地梅长苏就没有再胡乱呓语了,兴许是闻到了被子上残留的萧景琰的信息素,就算微不足道,对目前的他来说也算是一个安慰了。
蔺晨趴在床边看着梅长苏紧皱的眉头终于慢慢舒展了,松了一口气之余心里又再一次将萧景琰骂了个狗血淋头。

TBC

#不急,景琰很快就回来了。

 

评论(50)
热度(484)
 
 
 
 
 
 
 
 
 
© 木七月 | Powered by LOFTER